施永青:北京應樂見特朗普連任

2020-09-07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90878.jpg

雖然特朗普競選策略是:他會比拜登更堅定不移地敵視中國,並會不顧一切用盡最惡毒的手段來制約中國的崛起;但我相信,北京仍是樂於看到特朗普在今次大選中取得連任的。

中國上下大都已經意識到,不管下一任的總統是誰,美國都是要制約中國的。這是客觀的大環境使然,美國總統個人的選擇有限。中國的崛起實在來得太快、太猛,美國不可能意識不到,自己的老大地位快將不保。如果美國一旦沒法收取作為老大的紅利,美國的國力會下降得很快,美國人很難保得住今天那樣的生活水平。在這種情況下,中美不可能因換了一個總統就和好如初,非要弄出誰勝誰負,失敗的一方才會真正罷休。

這種較量,短的也需時十年八載,長的可能要二十多三十年。中國要考慮的是誰做美國總統,會對最終的勝負產生甚麼影響,而不會只看眼前有沒有機會鬆一口氣。中共在做策略部署時會考慮得比較長遠,因為習近平已擺脫了任期的限制,但特朗普做多四年後必須下台。他計劃不了這麼遠,並且會下意識地有風駛盡?,把「蘇州屎」留給下一任算了。

拜登上台,北京或許能鬆一口氣。因為拜登沒有特朗普那麼瘋狂,處事的手段應該會文明一些,理性一些。特朗普的殺傷力無疑會更大;但他的做法會考慮不周,對美國自己亦會帶來很多不良後果。有些事情,北京尚沒有條件做得到,要靠特朗普幫手做。

特朗普強調美國優先,美國的一般選民對此當然非常受落;但美國的盟友卻要為此付出代價。美國只顧自己優先,卻不願意再照顧兄弟,大佬的地位就不易保得住。大陸樂於看到美國與盟友之間有矛盾,沒法團結一致對付中國。

特朗普有明顯的種族主義傾向,總覺得白人比黑人優勝。這會激發美國內部的種族矛盾。另一方面,特朗普又維護商界的利益,令美國的貧富懸殊加劇。這些都會增加美國的內耗,令美國沒法集中力量對付中國。

北京最樂於看到的是,特朗普不斷破壞美國自己的軟實力。自八十年代開始,美國就不斷借助經濟上的全球化,把自己那套政治理念向全球推廣,藉著一套所謂普世價值,而佔領道德高位,好讓自己出師有名,干預別國內政也振振有詞。但特朗普的很多做法都與美國一直在宣傳的價值理念背道而馳,令世人愈加看清楚美國的真面目。

特朗普獨斷獨行,不尊重民意,還公開表示希望有習近平一樣大的權力。特朗普歧視非法入境者,以不人道的手法對付難民,令美國失去人權鬥士的地位。特朗普又背信棄義,退出很多國際協議。最離譜的是,當美國被國際法庭裁定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行後,特朗普竟下令制裁國際法庭的工作人員與直系家屬。這種破壞美國全球形象的事情,除了繼續讓特朗普任總統外,別的總統未必做得出。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扭盡六壬,無非為了做多四年總統,一場快閃式染疫出院,或者令他可以改變選情如願連任,但卻改變不了美國抗疫失敗的事實,又或者點票結果是特朗普無力回天,卻不願意承認落敗交出權力,結果可能更難收場。

    郭一鳴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