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台灣炒作導彈試驗「無限高」有何用意?

2020-09-10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9-10 at 18.14.42.jpeg

近日,台灣「中科院」發佈公告,在屏東九鵬基地進行「火炮試射」,其中最大彈道高度設定為「無限高」。但就在此敏感時機,解放軍卻連續兩日派出戰機進入台西南空域。有所謂軍迷認為,解放軍戰機選在「無限高」試射日,出動今年最頻繁的「擾台」攻勢,兩者間很難說沒有關係。這名所謂軍迷還腦補認為,已顯見台軍自行研發的武器及軍事實力,都讓中國大陸感到相當不安,只能採取干擾的方式挑釁。

首先要說一點的是,解放軍戰機頻繁訓練是戰備巡邏,與台軍試驗導彈無直接關係,不存在干擾台軍試驗之意,如果需要去「干擾」,解放軍也會派運-8系列特種電子偵察機親自前往搜集電磁頻譜信息,而無需殲-10和蘇-30戰鬥機代勞,這兩者不需要混淆。

對於此次「無限高」試射,外界普遍關注台灣是否要發射「天弓三型」防空導彈,而台軍一度不願評論。「天弓三型」防空導彈因具有較強的攔截能力,被稱為台版「薩德」,但如此稱呼「天弓三型」為台版「薩德」足以凸顯其無知。「薩德」導彈的最大射高是150公里,屬於中高空末端攔截系統,而「天弓三型」依然還在大氣層淺層內飛行。

據稱,台灣9、10日在屏東九鵬基地試射導彈的最大彈道高度為「無限高」,外界猜測是測試增程型「天弓三型」防空導彈。雖然台灣不願證實確切彈種,但台軍現在擁有自造「天弓二型」、「天弓三型」防空導彈,並尋求開發後者增程型彈種的契機。其中,9日、10日最大彈道訂為「無限高」,也讓外界猜測是否試射「天弓三型」增程防空導彈。台灣「中科院」研發的「天弓三型」增程防空導彈,由原有「天弓三型」導彈的基礎進行性能提升,將射程高度從45公里增程到70公里,可在大陸彈道導彈進入大氣層時,予以攔截擊毀。

由此可見,「天弓三型」導彈的「無限射高」就是指的是70公里的最大射高。「天弓三型」導彈本身仿製脫胎於美制的「霍克」導彈和「愛國者」基本型導彈,「愛國者」基本型導彈的最大射高為30公里,但並不具備真正意義攔截彈道導彈的能力,難道仿製的台灣貨色就具備攔截彈道導彈的能力。就目前而言,美國的「愛國者二型」和「愛國者三型」導彈只具備初步的彈道導彈攔截能力,而且並沒有在實戰中得到檢驗。最典型的戰例就是最近完全具備「愛國者」導彈和「薩德」導彈的沙特阿拉伯竟然對煉油廠的保護能力是零,結果在「低慢小」等目標的打擊下損失慘重,這不得不說是美製防空武器的奇恥大辱。既然連美製的武器都無法有效對付空氣動力目標,「天弓三型」談何來對付攔截難度更大的彈道導彈。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那只是台灣當局一句夢話罷了。

近日,美國國防部公布2020年中國軍力報告,指出台海軍力失衡、差距持續擴大。但美國Forbes則發表文章分析稱,該報告完全忽略了台灣的導彈實力,低估了台灣戰力。台灣的優勢包括:台灣少有合適登陸海灘的地理特性,可致力於發展「不對稱戰力」;台灣可靠水雷或隱藏的機動反艦飛彈,擊沉中國兩棲突擊艦,陸戰隊可用反戰車飛彈伏擊;台灣的「雲峰」導彈也不可忽視等等。

看了美國國防部報告和Forbes發表的文章,最大感覺就是美國國防部故意低估台灣軍力是為了賣武器,Forbes高估台灣軍力則是無知。這裡依然拿「天弓三型」來舉例說明。一方面,離開了美國技術的支持,「天弓三型」就不可能有戰鬥力,美國只是滿足台灣當局「自造」的虛榮心罷了,台灣科技部門千萬別當真,既然如此,「天弓三型」如何能真正批量生產,可以不斷的研製,只要不批量列裝就符合美國利益。另一方面,美國必然無情打壓台灣當局的「自造」軍工項目,不然「愛國者二型」和「愛國者三型」賣給誰,有台灣這麼好的凱子和冤大頭,美國當然不會允許台灣對美製武器說不,不斷要求台灣當局提高軍事預算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就是要求台軍「買買買」,這才是硬道理。因此,所謂的「無限高」試驗只是滿足心理虛榮的高度,一旦實戰就立即變成了「無限低」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期,官媒披露了陸軍華陰武器試驗中心進行多型反坦克導彈試驗發射的畫面。多款主戰反坦克導彈亮相。

    甘若水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