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全球多邊貿易體系豈能被私利綁架

2020-09-25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trump1.jpg

9月15日,世貿組織(WTO)裁定,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商品徵收約2000億美元的關稅違反貿易原則。

根據WTO規則,世貿成員國對組織內貿易夥伴應徵收相同關稅稅率,而「美國徵收的額外關稅僅針對中國,並且高於美國承諾的最高稅率。」 

由3名專家組成的WTO小組委員會認為,美國調整對華商品加徵的關稅,確保相關行為符合WTO的規定和美國作為WTO成員國的職責。同時,委員會鼓勵中美兩國通過談判解決貿易爭端。

此前,美方一度強調,美中1月份已達成臨時貿易協定,WTO不應再裁決此案,但中方不以為然。WTO的裁決結果雖不會產生任何實際作用,也不會直接影響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條款,但仍具有積極意義,至少辯明了是非曲直。

裁決公佈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發表聲明稱,WTO沒有能力阻止中國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美國加徵關稅是為了反制中國竊取智慧產權以及強迫美國公司透過技術轉移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美國必須捍衞自身利益,避免受到不公平貿易行為的侵害。美國政府不會讓中國利用WTO佔美國工人丶企業與農場主便宜。

特朗普總統聽到這一消息後表示,「我一直對WTO不感冒。或許他們幫了我一個大忙。」 

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發推文稱,這一裁決提供了「更多證據證明WTO已經過時、僵化,總體上對美國有壞處。美國應該退出,牽頭推動廢止這一機構。」

美國繁榮聯盟總裁邁克爾·史圖莫認為,「今天WTO的裁定顯示日內瓦的官老爺們不想讓美國保護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利益,」「WTO保護中國國家主導的經濟持續不變,其重要性和作用進一步受到質疑」。

上述表態,從官方到民間,都反映了保護主義、民粹主義在美國早已大行其道。不難看出,WTO機制已難以對美國的貿易行為進行實質性約束。不排除特朗普有可能借題發揮打退群牌,或加大力度施壓尋求全面改革WTO。

這種判斷並非捕風捉影。長期以來,WTO 一直受美方詬病,多屆美國政府批評WTO上訴機構伸手過長。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更是對WTO不依不饒,調侃WHO和WTO是「鮑勃西雙胞胎」,指責WTO放任中國利用多邊貿易程序損害更為開放的經濟體的利益,批評WTO在全球貿易已發生很大變化的情況下貿易規則卻未能與時俱進,還動輒以退群相要脅。

此外,美國還斷然拒絕了歐盟就WTO改革進行討論的提議,故意不推薦新人接替任期已滿的法官,致使上訴機構沒有法定數量的成員正常工作。對美方的破壞性行為,歐洲盟友也只能徒喚奈何。

美國對WTO頻頻發難,很大程度上矛頭是指向中國的。美方一些人固執地認為,中國棄「入世」承諾於不顧,一直試圖通過雙邊和多邊外交改變現有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經濟模式違反競爭中立原則,遲遲不履行改革承諾,遵守WTO規則行為有詐,試圖蹭美國的免費午餐,對美國構成直接威脅。

正是出於這種心態,早在2017年,特朗普就指示商務部長正式對中國啟動301調查,以確定中國在技術轉移、智慧財產權及創新等領域的行為、政策和做法是否合理或具歧視性。

今年以來,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進一步刺激美方相信,中國是全球化進程和WTO體制的主要受益者,全球化進程並不能促進美國利益,必須部分逆轉,在不完全放棄全球化理念的同時,推動WTO改革是反制中國崛起、促進公平貿易必不可少的一步。

美方要求改革WTO包括下列熱點問題:一是現有貿易規則沒有充分解決國家資本主義帶來的挑戰;二是如何在啟動改革前先圍繞稅率約束進行重新談判;三是WTO爭端解決機制在烏拉圭回合協定之外又創建了新的規則和責任,上訴機構權力越來越不受約束問題。四是如何改革WTO貿易救濟制度中對發展中國家的待遇問題,以反映當前的全球貿易現狀。

進入9月,離任期結束還有整一年的總幹事阿澤維多正式掛冠而歸,WTO群龍無首,進入了更為艱難的時期。眼下雖有八名候選人有意接替此職,但美方堅持必須由美國人擔任總幹事職位。值此特朗普政府單邊主義持續發酵、全球貿易戰硝煙彌漫之際,WTO要發揮多邊談判、監督和解決爭端職能恐力不從心

按遴選程式,WTO總幹事人選應在11月7日前敲定,但考慮到11月3日正逢美國大選,屆時能否就繼位人選達成一致意見尚難預測。然而,不管誰上位,若不按照美國的要求進行重大改革,WTO要與下一屆美國政府建立更為緊密的合作關係不容樂觀。

新任總幹事任重道遠,必須集聚人心,平衡利益,團結成員國,在解決漁業補貼問題、制定電子商務和數位貿易規則等方面有所建樹,為WTO注入新的活力。同時,還需公平持正,確保貿易爭端解決機制恢復正常,以防有些國家拒不執行WTO的裁決。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意欲調整 「特殊和差別待遇」政策已成為發達經濟體與發展中經濟體在WTO改革問題上的重要分歧。事實證明,這種制度性安排「有利於發展中成員國通過多邊貿易體系對外開放,走上脫貧致富之路,對人類社會經濟發展貢獻巨大。

毋庸置疑,WTO急需改革,但關鍵是如何改。如果美歐日選擇性地使用某些經濟和貿易數據來簡單否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差別勢必誤入歧途,阻礙全球經濟更為均衡地發展。當然,發展中國家也應協調立場,提出更為合理、細緻的國家分類方案,因應形勢變化,制定更為合理的「特殊和差別待遇」規則。

令人遺憾的是,美方一方面指責中國破壞遊戲規則,另一方面在觸及自身利益的問題上又不惜踐踏規則。作為一個有164個成員的國際組織,即使WTO規則存在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在現有規則沒有修訂之前,成員國首先就有責任遵守規則。否則,各國都從本位主義出發自行其是,豈不亂套?

在路加福音6章中,耶穌用一個比喻開示世人,「你不見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神諭發人深省。確實,無論是誰,都不能拿鏡子只照別人,不照自己。美國是WTO的最大貢獻國,也是全球頭號強國,有責任以身作則,尊重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用實際行動維護多邊貿易體制,推動世界經濟穩定健康發展,不能為了一國的戰略考量而綁架全球多邊貿易機制,將WTO推入危機深淵。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無論花落誰家,WTO將迎來成立25年來首位女性掌門人。無論誰勝出,在履職過程中,都將面臨日益增長的保護主義,尤其是美國經濟民族主義的巨大挑戰,縮小信任赤字後的貿易多邊機制能否戰勝單邊主義考驗其智慧。

    張介嶺  2020-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