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NBA轉播的重啟會是中美關係重啟的開端嗎

2020-10-12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424.jpg

10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改變了美國大選的軌跡,更打亂了特朗普的競選議程。原定10月15日的第二場辯論因辯論委員會要求在線舉行,遭到特朗普的拒絕。至此,兩個候選人的辯論只剩下最後一場。

離大選投票還有三個星期,現在最着急的是特朗普,他的民調支持率大幅度落後於拜登,而當過節目主持人的特朗普最擅長即興發揮,而不善於對着電腦闡述政策,這等於是自暴其短。白宮前官員早就透露,特朗普對下屬工作彙報的關注度不超過兩分鐘,更別說是長篇大論了,這迫使他的部下不得不用簡單的圖表解釋一些複雜問題。可見,特朗普年輕時缺乏這方面的培訓,到了這個年紀再來改變工作習慣簡直比登天還難。

拜登雖然不是一個學霸,且他的大學成績單也以C、D居多,不管怎麼說,拜登年紀輕輕就當上了聯邦參議員,在華盛頓官場熏陶多年,對於相對靜態的發言還是揚其所長,對線上辯論當然樂於接受。當拜登聽到特朗普拒絕這種形式的辯論時,斥責特朗普「無恥」。對於特朗普團隊要求加賽一場的要求,也是斷然拒絕。

總統候選人之間的二辯尚無着落,而副總統候選人的對決仍有許多問題值得回味。當主持人佩奇問兩位副總統候選人如何定位中國、是把中國視為競爭對手、合作夥伴還是敵人時,兩位均刻意迴避。這種迴避至少透露了三個信息:一是,的確中美關係太過複雜,不是用競爭對手、合作夥伴或敵人這幾個詞就能概括得了的。二是兩位候選人都為中美關係的未來走向留有迴旋餘地。哈里斯對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多有批評,她認為,美國發動的這場貿易戰是以美國完敗而告終,美國對中國加征的關稅也最終由美國老百姓來承擔。很顯然,哈里斯不同意美國現有的貿易政策。可以預料,一旦民主黨上台,其對華貿易政策的調整勢將提上日程。第三,無論民主黨上台還是共和黨繼續執政都面臨著重啟中美關係的問題。

「重啟」這個字眼是2009年時用來描述美俄關係的。當時國務卿希拉里送了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一個紅色按鈕的紀念品,預示着美俄關係的重啟。但十多年過去了,美俄關係依然在原地打轉。可見重啟雙邊關係並不容易。更何況,美國大選進入白熱化,大病「初愈」的特朗普並沒有放緩對中國的攻擊烈度,這兩天,他開口閉口就是「中國病毒」,甩鍋中國成為他抗疫領導力缺失的唯一借口。英國《金融時報》發表文章稱,特朗普繼續推行錯誤的抗疫政策,主要是因為他服用了過多的類固醇,導致其精神障礙,更多地表現出難以抑制的興奮與妄想。

在大選結束之前,指望重啟中美關係看來極不現實,但兩國關係「自由落體」並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美國大選很快就要塵埃落定,如果特朗普順利當選,沒有了連任的包袱,在對華政策上或出現調整,並不會讓人十分意外。

就民主黨而言,對現有對華政策作出改變也是必然的政策選擇。儘管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鷹派將對華強硬政策制度化、法律化,為下一屆政府發展對華關係設置了諸多障礙,但並不意味着民主黨就無所作為。從這個意義上講,重啟中美關係也是大勢所趨。

前兩天,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舉行的會議上發表了視頻講話,呼籲中美兩國要設定交往紅線,「在什麼狀態下不要向對方發出進一步威脅,以免重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覆轍」。作為一位老資格的美國戰略家、政治家,此時提出這個問題,表明他對中美關係的未來充滿了憂慮。另一位重量級人物、美國前常務副國務卿佐利克於10月8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認為「美國對華發動的新冷戰徹底失敗」,文章強調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更多的是玩「花架子」,把對華的敵對姿態變成了戰略。在小布殊任期內擔任副國務卿的他,提出中國要成為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Responsible Stakeholder),主張美國加大對華接觸,促使中國加快融入世界。美國一些重量級政治家都在反思中美關係及美對華政策,這對雙邊關係重回正軌並不是一件壞事。

10月10日,中方釋放了善意,恢復了NBA在中國的實況轉播,也算是向美國發出了積極信號。美國主流媒體均進行了報道,認為「是中國緩和與NBA關係的重要一步」。

眾所周知,「乒乓外交」曾融化了兩國關係的堅冰,以小球推動了中美關係的大球。當下的中美關係也是處於自兩國建交以來的最低谷,這次「籃球外交」會不會給中美關係帶來積極作用,還需要繼續觀察。

國之交在於民相親,中美交往有着廣泛的群眾基礎。特朗普政府推行的現行對華政策完全是短視之舉。其政策核心是,「走美國的路,讓別的國家無路可走」,這是中美關係惡化的根本原因。

物極必反是被歷史反覆證明的規律。50年代初猖獗一時的美國參議員麥卡錫,陷入了對共產主義的歇斯底里,製造了一系列冤假錯案,最後連美國總統都被懷疑成「赤色分子」。但麥卡錫主義只不過是過眼煙雲,失寵後的麥卡錫終日借酒澆愁,最後得了肝硬化,48歲就匆匆結束了自己不光彩的一生,留得一世罵名。

特朗普政府在21世紀的今天掀起的反共、反華浪潮只不過是麥卡錫主義的迴光返照。美國圍堵中國、違反市場規律及貿易規則的行為,終究會遭遇美國資本家的反抗,反過來會對中美關係的矯枉過正進行一些糾偏。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對重啟中美關係不必過於悲觀,而NBA的放行或可視為給中美關係的冷灶進行一次預熱。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