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特朗普回到白宮幹的第一件事

2020-10-07
 
AAA

4444.jpg

特朗普入住里德軍事醫學中心三天之後,於北京時間10月6日早晨回到了白宮。在離開醫院之前,他發了一個令世界驚掉下巴的推特,號召人們不要害怕新冠,更不要讓新冠主宰你的生活。美國在他的領導之下,有了更多的新葯並掌握了更多的醫療知識。

「以身試藥」的特朗普在短時間內被他的競選團隊打造成「國家英雄」及「王者歸來」的硬漢形象,令他的支持者興奮不已。但更多的人則批評特朗普在疫情面前如此不負責任,畢竟21萬美國人之死是血淋淋的事實。承認與不承認,死亡的數字就擱在那兒。在疫苗出現之前,對新冠保持高度警惕是唯一正確的選擇,舍此別無它法。

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第一時間表示,拜登沒有資格出任下一屆總統,「因為他沒有感染新冠的親身經歷」。作為一國總統,染上新冠本是國家抗疫不力的最直接表現,而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居然把這個醜聞美化為英雄般的敘事體,把染疫作為美國下屆總統任職資格的硬指標,其荒唐程度令世界瞠目結舌。

在短短的244年歷史中,美國總統被暗殺的人數不算少,最後一個遭到暗殺的總統是里根。其實,早在肯尼迪總統被射殺之後,美國總統的安保措施就得到了迅速強化。57年過去了,如今在安保極其嚴密的情況下,能直接接觸到總統的人少之又少。可見,特朗普總統感染上新冠,完全是自己過於輕視的結果。在他的影響之下,他身邊的特工保鏢、新聞秘書、競選團隊也都對防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至於出現白宮全軍覆沒的慘狀。

回到白宮的特朗普,幹的第一件事就是摘下口罩,全然不顧身旁御用攝影師的安全。從白宮記者拍攝的錄像看,摘下口罩後的特朗普喘着粗氣,看來肺功能並未完全恢復正常。但離大選投票日只有短短的27天,特朗普急於展示強悍的形象,尤其是在疫情綿延不絕的情況下,選一個帶有新冠抗體的候選人會讓不少美國選民放心。為了改變目前的民調劣勢,特朗普寧願豁出老命,也要為家族利益作最後的一博,但家族裡並不是每個成員都支持他這樣做。至少他的長子小特朗普私下表示,他父親出院的舉動完全是「瘋了」,但特朗普的女兒和女婿卻非常支持他的父親,認為做得很棒。從這個意義上說,特朗普最喜歡伊萬卡是有一定道理的。

此前很多媒體預測,活過來的特朗普一定會利用他感染新冠的題材為競選服務。但沒有想到的是,出院後的特朗普表現得如此瘋狂,居然現身說法,呼籲更多的人走出來,趕緊投票和復工,試圖讓美國人民徹底忘掉疫情。大病之後回到白宮的特朗普,早晨起床看來心情不錯,連發了幾個推特,為他年初的判斷正名。他說,「儘管流感也有疫苗,但美國每年死亡的人數甚至超過10萬,也不見我們要封鎖城市,因為我們學會了適應它,就像我們正在學會適應新冠病毒一樣,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個病毒遠沒有那麼致命!」可見,特朗普一直淡化疫情,並不僅僅是為了減少人們的恐慌,恐怕骨子裡真是這麼認為的。

但特朗普有沒有想過,你的支持者只是普通百姓,哪有你那麼好的醫療待遇。在短短的3天之內,你用盡了世界上所有的前衛治療方法。又有多少人可以承受得起那麼昂貴的醫療費?據說,你用掉的地塞米松就達到8克,而別的患者在使用這劑藥物時都是以毫克為計量單位的。

染上新冠給人帶來的痛苦是實實在在的,就像英國首相約翰遜所經歷的那樣。從鬼門關里走一遭的約翰遜仍心有餘悸,出院後對英國的防疫政策作了大幅度的調整。而特朗普靠着特級護理,度過了最困難的時刻,現在居然讓全美人民向他學習,表現得更加「勇敢」一些。如果更多的美國人乃至其他國家的人接受特朗普這一套做法,想必將有更多人要付出生命的代價,這既是美國選舉政治的悲哀,也是特朗普帶給美國及全世界人民的災難。這筆賬該怎麼算?

特朗普的團隊表示,總統本人堅持將按計劃參加北京時間16日在邁阿密舉行的第二場辯論會。拜登表示,一切聽專家的安排。如果科學家認為是安全的,我覺得就沒問題。

特朗普真的等不急了。據10月6日CNN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與拜登之間的差距擴大到了16個百分點,即57%比41%,比九月份的8個百分點又有所擴大。難怪特朗普大罵這些假民調,怎麼能讓他在里德醫院安心養病呢?

當然,並不是每家民調都認為特朗普落後,譬如他的喉舌之一的「民主研究所」搞的民調就讓特朗普很開心,稱特朗普以46%領先拜登45%。但又有多少人信呢?信與不信,特朗普就是要通過一次又一次的奇蹟來改變人們的認知,這就是特朗普,不服不行!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扭盡六壬,無非為了做多四年總統,一場快閃式染疫出院,或者令他可以改變選情如願連任,但卻改變不了美國抗疫失敗的事實,又或者點票結果是特朗普無力回天,卻不願意承認落敗交出權力,結果可能更難收場。

    郭一鳴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