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只講政治不講專業 教協背棄成立初衷

2020-10-12
 
AAA

TEACH1.jpg

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教師由於製作的教案及教材宣揚「港獨」,遭教育局「釘牌」。教育局長楊潤雄在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課堂不需談「港獨」,即使提及亦應指出「港獨」實際上不可能,認為是事實問題,而非政治問題。教協則指教育局說法嚴重誤導市民,該教師雖然安排了85分鐘介紹「香港民族黨」及「港獨」思想,但也有20分鐘是用於播放新聞片段,包括建制派及政府人士的意見,並非一面倒,批評教育局的做法違反程序公義,要求立即撤回「釘牌」及道歉云云。

看來,教協是鐵了心包袱這名「播毒」教師。教協自己也承認該教師用了大量的課堂時間去介紹「港獨」,儘管也有播放一些政府回應,但有相反意見不代表在課堂宣揚「港獨」就是合理。而且,整份工作紙都具有明顯的傾向性,要求學生收看「香港民族黨」主席陳浩天的訪問,再回答香港「獨立」的原因,該教師想得到什麼答案,想灌輸什麼思想,還需要問嗎?

更重要的是,「港獨」不是學術討論的問題,是一個違法的問題、是一個鼓吹分裂的問題,「港獨」本身違反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教師在課堂要學生回答「港獨」的原因,這等如要學生為「港獨」尋求理據,這已經不是學術討論,而是灌輸違法「港獨」思想。全世界政府都不會容許教師在課堂上向學生灌輸分裂思想,更何況是小五學生?這名教師監守自盜,毫無師德與專業操守,「釘牌」已是最基本的懲罰。

現在教協卻要「盲撐」這樣一名喪失專業操守的「釘牌」教師,以所謂程序正義提出上訴。但這次「釘牌」事件根本無關程序,而在於教師是否可以在課堂上宣揚「港獨」,事件與程序正義風馬牛不相及。或者,教協也知道從教師操守而言,該教師根本無從辯解,惟有將事件上綱上線,聯繫上政治打壓,找一些程序理由企圖推翻教育局決定,但對於教師的操守,對於教師向學生「播獨」的問題,教協完全不當一回事,這是將政治凌駕專業,反映教協已經遺忘了當年成立的初心,為了政治目的出賣了專業和良知。

教協全稱「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是一個由香港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各級學校教師組成的工會,會員人數近十萬,由前市政局議員錢世年於1973年倡議創立,及後由司徒華成為首任主席。教協是一個「三為一體」的團體:既是一個教育專業團體;也是一個為教師爭取權益的工會組織;同時亦是一個社會團體。這個「三為一體」的特點,讓教協成功吸納大批教育界人士加入迅速壯大。雖然教協是「三為一體」,但其根基始終是維護教師的專業和權益,這才是教協成立的初衷,沒有這些,教協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泛民組織而已。

既然是一個教師專業組織,教協在政治和專業面前,應該所有選擇。但近年教協卻不斷以政治凌駕專業,由2014年的「佔中」,到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以及近年興起的「港獨」思潮中,教協有哪次是從教師專業出發,有哪次是從教師和學生的利益出發?恰恰相反,在「佔中」之初,教協就製作大量文宣教材,讓教師宣揚在課堂上「佔中」;去年反修例風波,教協更發動罷工,鼓勵教師學生參與這場違法風波。在「港獨」問題上,教協從來沒有明確表達反對,沒有要求會員警惕不要觸碰紅線,反而縱容、鼓勵他們逾越紅線。教協的所為是在不斷鼓動會員火中取粟。

這次教協「盲撐」該名「播獨」教師,是否認同他向小五學生灌輸「港獨」思想是符合專業?是否認同教師在課堂上介紹、宣揚「港獨」都是沒有問題?如果教協認為這些行為符合法律、符合教師專業操守,這樣教協還有什麼資格以教育專業自居?

教協成立是維護教師的專業和權益,而不是為某些政治勢力作打手,教協及其會員當然可以有政治立場,但如果教協因為政治目的,不惜捨棄專業,將教師推上抗爭前線,讓大批教師因為為觸碰紅線而前程盡毀,這樣背棄初心的教協還有什麼存在價值?如果教協仍然不改弦易轍,恐怕更多教師會被其推向「釘牌」的結局,而教協也將一鋪清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通識科檢討是個持續的過程。該科已實施超過十年,是時候要改變。筆者認爲,教育政策需要定時審視,才能讓社會各界一起探討如何幫助下一代面對未來的挑戰;通識自然也不例外。

    政策‧正察  2020-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