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NBA復播爭議北京進退失據,缺乏定力損害權威性

2020-10-13
路易
傳媒人
 
AAA

34343.jpg

去年10月,NBA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達雷爾·莫雷(Daryl Morey)一條支持香港反修例運動的推文讓北京震怒。中央電視台當即無限期停播NBA比賽,中國政府與這個世界上最有價值的籃球聯盟的關係瞬間墮入谷底,國內大部分與NBA有關的商業活動隨之停擺。

然而,在剛剛過去的10月9日中國官方突然宣布復播NBA,引發巨大爭議。當晚新浪微博不得不刪帖、關評論、撤熱搜,十分狼狽。

網民的反應在意料之中。很多當初宣誓「國家面前無偶像」的球迷們大跌眼鏡。央視發言人自知難以服眾,列出NBA「國慶中秋雙節向中國球迷表達祝福」和「抗疫過程中向中國捐款」兩個蹩腳理由,試圖合理化該決定,更加尷尬。

可以想見,後疫情時期的中國內外需求薄弱,經濟下行壓力大,任何提振經濟的方法都被擺在檯面。NBA是中國市場最有影響力,也可能是價值最高的單一體育聯盟。據2018年統計,NBA球隊在中國市場有3億球迷和將近40億美元的估值。這麼大的市場,不僅為NBA帶來巨大收益,也在中國創造了大量周邊產業與就業。如此高的價值一直憋着不釋放出來對社會也不是好事,解禁並不出奇。

但是,當初既然做出決定要強硬應對,官方表態「事關主權無迴旋餘地」,就要等NBA公開道歉或主動「鋪台階」再和好。然而這次在NBA未針對莫雷事件有任何公開表示的情況下,北京就主動「迴旋」了,難怪網民驚呼被玩弄了感情,「軟骨頭」,「跪」等字眼充斥各大社交媒體,甚至有聲音批評國家煽動民族情緒,用完即棄。

早知今日,不如當初將封殺令限制在可控範圍。發表不當言論的是莫雷,禁止他一切與中國有關的活動,或者擴展到禁播火箭隊比賽足以,這樣既維護國家尊嚴,又保持正當合作。NBA雖曾「維護」莫雷的「言論自由」,但卻明確與其觀點做了切割,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美國政治正確的受害者,不必一棍子打死。

中國在世界存在感越來越強,不可避免會有反對聲音。應該如何面對?「韜光養晦」和「敢於亮劍」都有道理,無非是鴿派和鷹派的思路不同。但任何策略都必須有連續性,有統一標準,有原則,有進退的依據,這樣才能保持權威性,讓人信服。進退失據會損害政府權威性,削弱其政治能量。總之一句話,硬就要硬到底,否則就應制定可控的反制措施,以防事件過度發酵。

此原則應貫穿所有對外交往。但客觀來講,在近期幾次外交事件中,中國都有陷入這種「進退失據」的風險。例如,八月底捷克參議院主席維特齊率團訪問台灣,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稱捷克挑戰一中原則將「付出沉重代價」。然而了解歐洲政治的人士就應該明白,捷克是分權制,總統、總理、外長等在維特齊訪台前就表達了反對。維特齊並不代表捷克官方意見,只是操縱政治。

果然王毅的回應遭遇了強烈反彈,畢竟此種威脅有傷對方自尊心。捷克政府立即召見中國大使交涉,歐盟其他國家亦加入發聲力挺捷克。該事件發酵成了中國與歐盟之間的衝突。

中方當然可以制裁捷克,但這個中歐國家是「一帶一路」重要驛站,中歐班列的關鍵節點,如果關係轉差,對中國國家利益也有損害。如果對方不道歉,又重啟與捷克的合作又將引起國內對政府權威性的質疑,得不償失。

類似的例子也發生在英國拒絕華為5G設備時。很明顯,這是在美國以終止戰略合作為威脅「逼迫」英國做出的動作,非英國本意。在決定發出前,英國剛剛批准了華為在劍橋的研發中心,中英本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然而駐英大使劉曉明卻發出了英國必將「付出代價」的聲音,引發兩國對立情緒。

有關NBA復播的爭議也是好事,政府應檢視此事件的決策過程,為未來類似情況定下標準,這更符合真正的國家利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中美關係全面惡化的情勢下,代表官方立場的央視突然復播NBA賽事,顯然不是央視自己就能作出的決策。它的背後應該有更大的政治考量。

    于澤遠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