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美「群體免疫」成真,後果不堪設想

2020-10-15
 
AAA

323.jpg

10月13日,聯合國新一屆人權理事會產生,包括中國在內的15國當選,任期三年。

美國務卿蓬佩奧就此發表聲明,譴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擁抱威權國家,說明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的決定是正確的」。他大言不慚地表示,「美國對人權的承諾遠不止於言辭,而是通過國務院的行動懲罰了那些人權踐踏者」。

中國有沒有資格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國,並不是由美國一家說了算,而是由聯合國191個成員國投票共同決定。即便美國動用一切國家機器,並鼓搗國際社會結成反華 「民主國家聯盟」,但中國依然獲得了139張選票,贏得了世界絕大多數國家的支持。

2020年非同尋常,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美國作為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擁有最先進的醫療技術,但在新冠疫情面前,卻如此不堪一擊。現感染人數超過800萬,死亡人數接近22萬,就在美國政府對新冠疫情束手無策的時候,一些所謂美、英等國大學教授拋出《大巴靈頓宣言》,倡導全球「群體免疫」,並獲得了數千名所謂全球專家學者的聯署,為白宮抗疫不力變相辯護,特朗普顧問阿特拉斯實際上是這項倡議的背後支持者。此人沒有流行病的背景,但他一直反對封鎖政策,深得特朗普的賞識,在重大決策上,大有取代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和美疾控中心主任雷德弗爾德之勢。特朗普今年3月在一次特別會議上曾質問福奇:「為什麼不可以讓新冠病毒席捲全美呢?」一位資深醫學專家稱,「阿特拉斯只是一名政客,他的提議會影響數百萬美國人的生命」。許多美國公共衛生專家指出,「阿特拉斯鼓吹瑞典模式非常魯莽」。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發表聲明,譴責這種行為極不科學、也極不道德。

在過去的幾千年里,人類一直與各種疾病進行鬥爭,由於科技水平低下,人類面對疫情也只能聽天由命。但在21世紀的今天,居然還在倡導搞群體免疫,完全是污辱全球生物學家、社會學家的智商。

新冠病毒可防、可控、可治已被這幾個月的實踐所證明。拋開兩大制度優劣不談,僅就資本主義社會而言,也有一些國家防疫做得較好。截至10月13日,擁有400多萬人口的新西蘭,死亡人數只有25人;新加坡感染人數近6萬,但死亡人數也只有28人;韓國與美國1月21日同一天宣布發現新冠肺炎患者,但韓國死亡人數為438人,而美國的死亡人數正朝着30萬奔去。如此巨大的落差,讓許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美國何以淪落到如此地步?

防與不防,真防與假防,新冠病毒是檢驗政策效力的顯影劑。特朗普一直憑直覺應對新冠病毒,對保持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的科學建議冷嘲熱諷,最後自己也中招,可見美國給全世界樹立了一個壞榜樣。

在新冠疫情面前,捍衛人權不是嘴上說說而已。人的生存權是最基本的人權。某些科學家打着科學的幌子,說什麼可以讓青少年首先恢復正常生活,以增加免疫的屏障。但社會是一個有機的整體,感疫後的青少年必然會通過各個鏈條,將風險傳導給老齡弱勢群體。以科學的名義剝奪老年人的生命權,充分暴露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殘酷性、虛偽性。

中國抗疫取得階段性成果,被西方稱為「專制主義」。而絕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防疫如此糟糕,卻被解讀為尊重人權及隱私。可見,不是這些國家真的很講人權、民主,只不過是他們掌握着對世界人權、民主的定義權、話語權而已。

最近一些專家撰文,不得不承認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在非常時期的優越性,但這些人的視角仍充滿了西方式的傲慢與偏見。他們忘了中國過去四十年,即使在平常時期,也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世界奇蹟。

中國的國家制度不僅很好地應對了平時的運作,而且在非常時期也顯現了強大的社會動員能力,既能迎接陽光,更能戰勝暴風驟雨,這不正是制度優越性的集中體現嗎?如果一件東西只能在晴天發揮作用、而在雨天失靈,難道它不是一種功能缺陷嗎?新冠疫情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場暴風驟雨,許多國家在應對疫情方面不及格,恰恰說明資本主義制度在國家治理方面存在着不可克服的短板。凡蒂岡教皇方濟各最近在撰寫通諭大綱時稱,一些國家目光短淺,極端、激進、自私;沒有良性的辯論,只有一些旨在抹黑他國的狡猾技巧。「全球性健康大危機顯示,市場資本主義的魔法理論已經失效」。

中國抗擊疫情並沒有什麼神秘之處,無非是將最古老和最先進的方法進行了有機結合,最古老的方法就是採取最嚴格的隔離措施,而最先進的方法則是利用互聯網時代的大數據,對個體進行實時追蹤,讓隔離精準化、效率最大化。

資本主義社會固守什麼隱私權,將大眾的生命與健康擺在了次要位置,完全是本末倒置。在出台防疫措施方面更是畏首畏尾,作繭自縛,成為病毒傳播的幫凶。

美國的政治制度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前人吸收了歐洲制度和文化的優秀基因。中國的政治制度也是吸收了幾千年中國文明的優秀成果,一路走來實屬不易,無疑有其閃閃發光的驚艷一面。世界上所有制度都有其優缺點,只有互學互鑒,才能促進人類文明的進步。而這一次絕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之所以栽倒,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對世界上先進抗疫經驗的本能排斥,讓其錯過了一次又一次學習、改正、提升的機會。

生存權與發展權是中國制度性人權的核心內容之一。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突發事件面前,中國總是不惜一切代價保障個人的生命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搶救一位百歲老人。而發展權是保障人們追求美好生活的基本權力,別國無權剝奪。「走美國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的單邊主義做法,不是王道,而是霸道。在疫情面前,人權的基本內涵需要新的詮釋,決不能讓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做法堂而皇之、大行其道,那不是在保障人權,而是人類人權紀錄的一大恥辱。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知道西方還要死多少人,還要讓經濟受拖累多久,政客才願意回心轉意。為了意識形態的鬥爭,而要人民付出這麼高的代價,值得嗎?

    施永青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