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星港能?深港為何不能?

2020-10-16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sz1.jpg

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深圳經濟特區建立四十周年慶祝大會,除了賦予深圳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更多自主權,還講明深圳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的重要引擎,實際上就是加持深圳為大灣區的龍頭。

雖說一架飛機可以有多個引擎,甚至也可以有兩個重要引擎,但香港經歷修例風暴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打擊,元氣大傷,又遭到西方「制裁」,「超級聯繫人」的角色弱化;排內情緒依然濃厚,在內地的形象也欠佳,要走出政治泥沼談何容易。因此即使給個龍頭你舞,你也舞不動,只能扮演第二主角。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香港與深圳,隔著一條河,但往返需要二十八天。」現在的問題是大灣區建設由於受疫情影響而嚴重受阻,尤其是人員往來實行嚴格的強制隔離措施,粵港之間基本「老死不相往來」。筆者一個朋友因為商務需要在深圳隔離了十四天,侷促一室之內,他說前七八天還好,到最後幾天「快瘋掉」,痛苦不堪。

人員流動受阻,在於香港疫情無法清零,不時出現本土個案,深圳方面不願「通關」,以免失守。這種局面已經出現兩大嚴峻問題:一是嚴重影響了深港民眾對大灣區建設的信心。大灣區的核心就是自由流動,現在連人員都無法往來,還談什麼大灣區?有的認為大灣區根本是空中閣樓,甚至已經名存實亡。

二是香港幾乎淪為孤島,旅遊零售行業蕭條。國慶黃金周內地旺丁又旺財,香港卻無法分一杯羹,冷冷清清。香港經濟嚴重受創,第二季GDP按年下跌9%,坐吃山空,政府已無法再派錢支持企業保就業,失業率必然再飆升,影響社會穩定。

要期待香港連續二十八天清零,如澳門那樣和內地互認「健康碼」,人流跨境只需檢測而免去十四日隔離,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特區政府從來沒有將清零作為目標,在政治壓力之下,不敢搞強制普及檢測,只是靠限制社交距離。尤其是隨著進入秋冬,疫情必定更加兇猛。那麼,是否意味著深港人員往來遙遙無期?

中國已經與韓國、新加坡、印尼等國重要和急需人員往來「快捷通道」。根據新加坡的公告,兩國商務和公務人員利用快捷通道往新加坡和中國上海、天津、重慶、江蘇、浙江和廣東,只需在離境前及入境後自費接受病毒檢測,如確定無感染即毋須接受隔離。

相較之下,香港疫情並不比韓國、新加坡、印尼嚴重,為何反而是一國之內,尤其是大灣區之內卻沒有「快捷通道」?最新消息,香港與新加坡就「旅遊氣泡」達成原則性協議,彼此同意有限度開放商務、旅遊以至探親。星港能?深港為何不能?

特區政府較早前表示,持有核酸檢測陰性報告的港人由內地返港,可以豁免十四天強制檢疫。特區政府應該早日走出這一步,並且逐步擴大到深圳市民來港。深圳方面也應該考慮鬆綁,如果港人經過深港的病毒測試確定為陰性,再裝上內地的「健康碼」,是否也可以免隔離?

習近平在慶祝大會強調,積極作為深入推進大灣區建設,促進人員、貨物等各類要素高效便捷流動。坐立起行,深港都應該動起來,解決人員跨境流動的當務之急,不然再談什麼大灣區就淪為笑話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的出入境檢疫隔離措施,已嚴重影響三地營商人士業務管理、在職人員的正常上班,以及三地居民的家庭生活。目前,市民期望三地政府能盡快制訂有效的措施,恢復人員正常跨境往來。

    顏汶羽  202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