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寧住凶宅不居劏房

2020-10-19
 
AAA

232.jpg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突然將原定明天發表《施政報告》的日期,押後至11月底,對本來沒什麼期望的大部分香港人來說,只覺得兒戲。但居住在劏房(房中房)的人就特別失望,因還想聽到一些可望「上樓」的消息。

今年香港房屋署特快公屋編配計劃的申請案多達6.27萬宗,而首批可供挑選的單位只有1057個,包括曾發生恐怖血案的11處凶宅。

雖然有人不滿該計劃的單位大多質素差劣,難以接受,坦言寧願睡在馬路邊或天橋底,都不會入住;但大部分人都是無可奈何之下「頂硬上」(迎難而上)。

例如,一家三口居於深水埗一個劏房單位已20年的黃女士坦言,兒子常抱怨雙腿已不能伸直睡在床上;無奈輪候公屋近七年,就算願意入住凶宅單位都未能抽中,至今上樓無期。

同樣一家三口寄居在家翁位於馬鞍山一個約300英尺私樓單位的龍太則稱,從早到晚三人擠迫在一個小房子內,缺少活動空間,所以一直渴求獲得公屋上樓。

據房屋署資料,11處凶宅分別位於葵涌、屯門等多區,月租介於1154至3234港元(202至566新元),部分獲12個月半租優惠。龍太說,中國人始終都怕鬼神之說,即使擔心特快公屋有凶宅單位,她坦言不計較。「到時可能在屋內會擔驚受怕,但頂多是整天開着燈,求得心安便是。」

這一期的特快公屋有多「凶」呢?

其中,葵盛東邨盛安樓的單位發生過倫常慘案,患抑鬱症並需照顧七旬病母的男子,疑不堪壓力,用菜刀幾乎把母親的頭斬下,再從16樓跳樓自殺,曾轟動一時。

屯門安定邨定泰樓過去數年已有最少五名住客自殺或意外身亡,堪稱全港最邪凶廈。該大廈14層再次上榜的一個單位,曾多次納入特快公屋編配計劃內,但一直租不出去。

還有,被視為最邪凶宅的沙角邨綠鷺樓16層一個單位,2002年曾發生凶殺案,已連續四年上榜。其餘不受歡迎的單位,還有曾發生白蟻等蟲患或毗鄰有垃圾房等。

香港的凶宅單位,以往只有外藉人士或少數族裔願意入住;隨着今年6月底公屋申請宗數增至15萬5800宗,輪候時間回升至5.5年,被迫蝸居在劏房的華裔基層市民,也被迫面對現實了。

房屋問題始終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不要說政治立場屬深黃(反政府)的年輕人,就算那些淺藍或政治泠感的中老年人,也容易因房屋問題而積聚怨氣。所以,林鄭政府必須在任內解決。

新界區其實不缺地,但港府只將目光放在「明日大嶼」填海計劃。據悉,面對港府庫房儲備減至8000億港元,不少人質疑該計劃是「倒錢落海」,連建制派也有異議。

可惜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未能如期發表,到底「明日大嶼」的命運會如何,還是未知數。還要看她即將赴京商討「惠港措施」時,會否將建制派提出的珠海桂山島填海造地,也放上議事日程。

另外,新界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慨嘆,港府過去對新界的發展欠缺規劃,尤其在考慮與深圳的銜接上,更幾乎完全不作為,令新界錯失了許多借力深圳的機會。若未來土地規劃得當,利用鄰近深圳的優勢,將能最大程度釋放新界的發展潛力。

深圳的發展本來也面對土地不足問題,但北京最新發佈《深圳改革試點實施方案》,支持當地在土地管理制度上深化探索。當中最觸目是,賦予農地轉為建設用地的更大權限。這方面是否也給港府帶來新的啟示?

《方案》着力推動深圳區域的發展,並不必然會造成深圳房價上漲。事實上,「房住不炒」是近年大陸樓市的政策主軸。

早在2018年,深圳市已提出保障一般市民的住屋權利,公私營房屋比例為六比四。今年7月當局又要求落戶滿三年且繳交社保滿36個月的人士才能買樓,以打擊突然落戶炒樓行為。

到了8月,深圳住房與建設局局長張學凡重申將仿效新加坡房屋政策,要讓六成深圳居民入住公營房屋;9月上旬則發佈將嚴查該市買樓資格,打擊假離婚買樓的行為。

深圳對樓市愈來愈頻密「出招」,反映當局落實「房住不炒」的決心。顯然,市政府已吸取香港的教訓,不想深圳人也出現「炒樓發達」思維,避免失卻創新動力,阻礙經濟發展。

因此,寧住凶宅不居劏房的情況,相信不會在深圳出現。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