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鳴:後疫情期世界強國格局重組

2020-10-27
 
AAA

3443.jpg

很少談世界格局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公開場合上語出驚人。莫斯科當地時間10月22日以視頻形式在「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的智庫會議發表演講。俄總統普京指出,美國和俄羅斯決定國際事務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中國等國正快速崛起為超級大國。他說,「就其經濟實力和政治影響而言,中國正積極地朝着超級大國的地位邁進……在某個時期享有絕對統治地位的美國,現在也幾乎不能再提(美國)例外論。」普京構划了一個即將成型的新世界新格局。

知道中國奉行不結盟政策,但在談到中俄關係時,普京仍然表示,中俄在理論上存在建立軍事同盟的可能性,但實際上兩國戰略互信和協作水平已經達到相當的高度,以至於雙方原則上並不需要這樣的同盟。俄方將繼續秉持睦鄰友好、相互尊重的理念發展對華關係,為兩國人民謀福祉。這樣的表述,警告西方大國的意味極濃。一個勢單力薄,兩個大國相加的力量超過二!

近幾年,中俄關係得到了長足發展。在經濟上,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建成投產,兩國的能源合作持續深入;在軍事上,中國軍隊在2018年9月以及2020年9月分別參加了俄軍的「東方-2018」和「高加索-2020」軍事演習。可以說,中俄兩國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正在穩步發展。

世界四強的縱橫之演變

當今世界,唯有中美俄德這四個國家,再加一個潛在的日本是可以成為世界五強,老牌的英法意等都在走下坡路。中東以色列與其他國家成不了世界級彆強國。  

那麼,無論是從世界戰略還是從將來世界大戰角度來看世界變化,都圍繞這四強為中心。    

俄羅斯會拉攏德國,如果德國沒有過去的野心,那麼俄羅斯會在歐洲成為霸主而慢慢擴展把英美勢力逐漸趕出歐洲。其他任何國家都不是對手,任何反抗就會引來歐洲戰爭。或者說俄美選擇在歐洲一些國家打代理人戰爭,這種戰爭或許是消耗戰,類似中東和阿富汗等一些國家戰爭。

那麼處於俄羅斯在歐洲的真正對手是美國的考慮,俄會與中國在戰略上聯手而對抗美國。如果俄羅斯在歐洲的霸業進程發展快於中國南海與台海戰爭,那麼中美對抗會緩和一點,俄美對抗先起來。所以俄羅斯也希望中美先斗,消耗美國實力。       

在亞洲,中國沒有其他強國對手,只有潛在的日本是強國對手,前提是美國改變對日本發展軍事約束的長期政策,鼓勵日本發展軍事。但是亞洲利益衝突的爆發點最多,美國一定會鼓動選擇亞洲某些國家和地區與中國對抗甚至發生戰爭,換言之美國如果希望與中國打亞洲代理人戰爭,手上有許多牌。那麼中美在亞洲的代理人戰爭就會開始。或許美國也會顧忌中美在亞洲的代理人戰爭會讓俄羅斯撿便宜,而後發制人對付美國,導致美國兩頭應付。       

美國有地域優勢和海空軍事優勢,它的地域政治就是建立讓人家先打,確保自己本土安全。所以一定會讓歐洲人先開打歐洲人,亞洲人或者中國人先開打中國人。這反而能確保美國自己的本土安全,並且賣軍火賣戰略資源發戰爭財。用美國先進武器和技術,用美國軍事顧問指揮,在美國本土以外與俄羅斯、與中國人打仗,消弱中俄強國實力和經濟,等人家打的精疲力盡,再出來摘桃子收拾殘局,重新制定國際規則,並索取戰爭賠款,重新再演二戰過程翻版。這或許就是世界四強的結果。    

從這樣角度看美國,特朗普現在撤資撤僑撤企業撤軍的目的就可以理解。

強國之爭,看誰先眨眼睛

那麼接下來是歐洲先發生戰爭?還是亞洲先發生戰爭?這樣的戰爭會有多長時間?會不會導致世界大戰?會不會失控引發核戰爭?這些個問號一不小心都會一個一個接踵而來。

現在俄美都想先消耗對方,換言之如果讓亞洲先動,俄可以先消耗美國而後發制人。而如果歐洲先動,對中國有利。那麼在美國角度,即不想被消耗,又需要選擇先消耗誰的實力對自己更有利。難啊!

還有兩個變數,就是二戰挑起者,老強國日本與德國會不會再次想爭霸而再次軍事化。這對另外三強都是難題,雙刃劍。德日重新武裝可以牽制中俄,也能再次打美。

中國如果選擇先打,那麼就是中國先眨眼睛。在世界四強而不是兩強爭霸的格局下,戰爭開始可以有一國說了算,但是想戰爭結束,就不是一國能說了算。要麼被打敗,要麼利益滿足。現在四強格局爭霸業,誰能滿足誰?

四強比賽,大家都希望擠走第三和第三名。這時候另外幾家是利益共同體。比的是誰先眨眼誰先下去。

如果說四強格局有陰謀論,那就是引導其他三強先打先消耗先拿出實力與先進武器的秘密,讓其他人了解研究和找到對付方法,讓其他人後發制人。換言之現在引導讓中國先眨眼先出手的都是對中國的陰謀論。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碩鳴灼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