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頌雄:昨日種下的因 今日結出的果

2020-11-16
陸頌雄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
 
AAA

be09a544-289d-425c-a2d1-cc049d4b93a7.jpg

剛過去的人大常委會召開的會議,為《基本法》第104條作出解釋,以處理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問題,一些經依法認定為違反相關規定的人士,不能出任立法會公職。就著有關決定,特區政府隨即宣佈四名反對派議員包括楊岳橋、郭榮鏗、郭家麒和梁繼昌,因涉及早前參選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時,被選舉主任以不信納其真心擁護《基本法》等問題裁定不合乎參選資格的決定,而即時喪失議員資格。社會上就此議論紛紜,甚至可能惹來被人批評專橫的口實。

法理層面上解釋,《基本法》的解釋權在人大,《基本法》第104條的精神規定主要公職人員包括立法會議員必須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擁護基本法,很多人都說了很多,在此不重複了。我想從政治層面說明一些事。其中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八月時決定立法會延任時,不同時處理這四名議員的資格問題?首先,政府希望將抗疫和政治上的問題處理分開,符合抗疫優先的原則。其次,筆者相信政府當時希望全體議員過渡,透過一個較寬鬆的處理,給反對派一個自我調整糾正的機會。怎料政府和中央的善意被當成軟弱,反對派非但無視社會多次呼籲做好抗疫期間的民生工作,沒有減少在議會內的無理抗爭,而且更是變本加厲,連一些社會上全無爭議的法案也全面拉布、瘋狂點人數、無差別式反對任何議案。如果本年立法會繼續消耗下去,對香港不論從抗疫還是社會復元的角度,對香港社會都是更巨大的災難,故此中央不得不出手扭轉這個局面。

第二個問題就要將時間推前一點,政府和中央多年來對反對派的善意,絕大多數都得不到善意的回應,通常都是熱臉貼著冷屁股。2019年反修例風波中,本來就是一次主持正義的法律修訂。雖然反對派以危言聳聽、暴力包圍立法會作脅迫手段,但政府也迅速回應了他們的訴求,於幾天後宣佈暫緩一切修例工作,但反對派沒有停下來,繼續煽動群眾上街,利用暴力升級和謊言文宣令事件不斷升溫,多次包圍警總和各區警署、譭造爆眼女事件、陳彥霖自殺事件、新屋嶺性侵、831太子站暴動等等彌天謊言,煽惑萬人拜空墳、攻擊中聯辦、打砸立法會、佔領機場和交通主要幹道、佔領大學校園、汽油彈滿天飛,甚至對不同政見人士施予街頭暴力、1111火燒人、1113磚頭掟死人、破壞大量公共設施、商店和百多個建制派的議員辦事處。香港人是善忘了,這些黑暴事件徹底破壞了香港社會文明的底線,亦破壞了一國兩制的根基,都可能因為疫情的關注,而變得淡忘了。

及後,區議會選舉中政府寬鬆處理候選人的入閘,反對派和本土獨派在選舉大勝,他們繼續變本加厲,區議會變成了宣獨舞台,立法會方面,郭榮鏗內會選主席拉布癱瘓立法會半年,國際上又不斷奔走外國,公開乞求美英等國制裁國家和香港,出賣國家和香港實際利益的同時,在風高浪急的國際鬥爭中,危及國家的安全。我們必須注意,反對派的攬炒大計,大家不妨看看他們的理論大師戴耀廷所寫的,野心不止在奪取香港,更是配合外國敵對勢力挑戰國家的一盤大棋。

說了這麼久,大家仍會覺得這些一切,是一個常態政治還是一場政變、一場顏色革命呢?如果是一場顛覆政權的政變,回看歷史,特別是一些逆歷史潮流的,通敵賣國的反革命政變,失敗者的下場都是很悲慘的,這幾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相對因被他們煽惑而斷送大好前途的年青人,已經算是十分幸運。之後反對派會不會繼續「敬酒唔飲飲罰酒」,還看他們的政治智慧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是義無反顧「再也回不去」的變化,是「長痛不如短痛」的抉擇,是中央在香港「全面落實管治權」的最直率表達。

    《思考香港》編輯部  202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