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家雄《路》齊家:背影、目送

2020-11-29
岑家雄
資深註冊社工
 
AAA

8888.jpg

「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以上引述來自朱自清先生的「背影」,除活現「嚴父」愛兒不輕言露,更顯兒子對長輩關愛的感動、感恩。

「兒子作交換生,送到機場,等候護照檢驗,之後步入一扇門,倏忽不見。等候兒子消失前的回頭一瞥。但他沒有,一次都沒有。後來他上大學,即使是同路,他也不願搭我車。即使同車,他載上耳機 ,只有一個人能聽的音樂,是一扇緊閉的門。」時移勢異,龍應台女士「目送」一文道盡了當今父母的默默後隨,更言溢年青人重視個人主義的自由奔放,跟「家」沾不了太多關係。人類對養育恩情和家庭觀念的重視似被迅速的社會發展而慢慢磨滅。

尊老文化該從「家」開始,「三字經」中「首孝悌,次見聞,知某數,識某文」固明確指出孝順父母,尊敬兄長比博文強識重要得多。惟如何實踐呢?重要是從小就應讓小孩學懂每事非唯我獨尊,更應明白與人相處貴乎互相尊重。安排長者到學校及青年團體分享人生體驗,加強年青人對長者的認識及尊重,促進長幼共融是良好安排,若晚輩只是「俾面派對」,而不明更重要的是「人」生而平等,需互相尊重的觀念,與及從長輩身上體會可敬可親,則「老友記」再訪萬遍也只是「被憐恤」的一群。

平等尊重如何實踐呢?我們不時見到成年兒女都十分着緊年邁父母照顧的情況,盼給與「最佳」的照顧。但往往安排由兒女決定,長者只有默默接受的「被動角色」。這可能是兒女巳在社會、事業獨當一面,做「話事人」!更加以上述的所謂自主自信,對自己的決定蠻有信心。但家中長輩若只是有如貨物任從安排,沒有顧及其感受,絕非「最佳」安排。諸如為長者考慮院護服務,尚佳榜樣的家庭會安排長輩實地視察,更會顧及長輩的脾性,了解其意願和顧慮,始作適切安排。讓長者有尊嚴地生活是香港安老政策的房角石,讓長者在家庭中有發言和選擇權就是最有尊嚴地生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古人說修齊治平,先修身,再齊家,然後才能治國平天下。 自己家宅不寧,又如何去匡正天下呢? 凡是都要有個基礎。君子務本,愛人從自愛開始。

    岑家雄  2021-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