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中國應爭取與西方有更多的融合

2020-11-30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888.jpg    

近年中國的國際關係弄得很僵,尤其是與已發展的地區,處處被針對,受孤立,沒法獲得衷誠的合作,關係愈來愈疏離。

內地民眾的看法是:這並非中國的錯,而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沒法接受中國的崛起,擔心中國的崛起會分薄他們的既得利益,所以才聯合起來,對中國進行圍堵。中國沒有理由因西方的這種態度,而放棄國家的復興。

這種說法不是完全沒有理由。但中國若是真的想和平地崛起,而不是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就不能只埋怨對方,任由事情自流;而是要自己主動作調節,以引導局面向對自己有利的一方發展。當對方不易被改變時,唯有先改變自己。

回顧中共執政以來與西方的關係。在建國初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基本上是敵視中國的。因為中國當時行原教旨主義的共產主義路線,企圖在世界層面消滅資本主義,改行社會主義。

當年的中共,視西方的一切都是腐朽的、罪惡的;所以嚴禁人民接觸西方的一切,以免受到西方的迷惑。那個年代的中國是封閉的,與時代脫節的。

這種對待西方的態度對中國沒有好處,令中國接觸不到西方的科技與現代化的生產運作模式,長期停留在小農經濟,人民的生活水平改善的非常緩慢。

為了打破這種困局,鄧小平上台後大膽地修正了中共掌權以來的路線與策略。所謂改革開放,其實是改變了對西方的態度,不管西方中方,能發展經濟的都是好方。西方不講平等,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中國也這樣做。西方保障私有產權,民企也可以參與社會建設,中國一樣照跟。西方行股份制,為資本流通建金融市場,中國亦摸著石頭過河。

這種種做法,在某種程度來說,可視作在向西方靠攏,採西方之長,補中國之短,西方當然歡迎,並處處配合,令中國的改革開放,能夠較順利地取得成績。

至金融海嘯之後,中國發展西方的那套並非十全十美,市場機制並非在任何環境下都可以發生作用,國家的有形之手與市場的無形之手,必須交替運用,才能避免經濟陷入周期性的危機。

由於中國在運用國家之手方面比西方更有經驗,加上資訊科技與大數據都加強了計劃經濟的可行性,中國的混合型經濟的優點日漸明顯。這一方面加強了中國的自信,同時亦引起了西方的猜忌。

歷史的經驗證明,中國與西方關係良好的時候,中國的得益比較多,進步亦比較快。中國與西方敵對的時候,中國就沒法借助西方的先進經驗,發展亦會比較緩慢。此之所以,我認為中國應承認西方仍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而不應過度強調所謂中國模式。

把自己的一套說得比別人的好,因別人與中國交往賺到了錢,就要求別人遷就中國的國策,都會被別人視作驕傲與霸道。這樣的態度不利於中國與別國建立友好合作關係。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挨罵」,中國需要有戰略警惕,但不必有戰略焦慮,有時候必須及時表達不滿甚至憤怒,但更多時候要通過更加積極生動的中國敘事來獲得廣大朋友圈的認同和支持。

    張雲  202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