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健:公民黨成員跳船潮的啟示

2020-12-18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2-18 at 09.52.55.jpeg

東區區議員鄭達鴻(圖:香港電台)

繼葵青區議員譚家浚、葵青區議員冼豪輝、南區區議員俞竣晞分別退出公民黨後,東區區議員鄭達鴻也宣佈退出公民黨,一個星期已有四名年輕區議員退出公民黨,難道他們已對公民黨沒有任何憧憬嗎?除了「明白之星」外,今年下半年,深水埗區議會副主席伍月蘭、沙田區議員陳諾恒及前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也相繼退出公民黨,當然,人各有志,如果緣盡,大家來個和平分手也是一個合理結局,但如果是集體退黨,則在短期內會影響政黨的實力和威望。

繼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前夕,公民黨有四人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後,其中包括是次退黨的鄭達鴻,此外,香港特區政府又依法撤消了三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的議員資格,令公民黨其他成員是否能參與日後立法會選舉、區議會選舉仍不明確,黨員眼見政途暫見暗淡,如果公民黨成員未能通過各級選舉門檻時,宣佈割蓆也是止蝕,誰也不拖欠誰。說實在,如果一個政黨前景未明朗,不能晉身議會,那麼從政之路只等同進入一個死胡同,沒有出路。

政治是現實的,樹倒猢猻散,政治因利而合,因利而分,當一個政黨日後或未必能夠參加選舉,成員不能再在議會層面議政論政,或政黨淪為一個政治包袱,那麼,政客爭著跳船,也是意料中事。但當然,政客退黨也有很多原因,如「著草」、欠交會費、個人理由、健康理由、家庭理由、轉了黨或轉了政治理念,甚至乎「起了機」成了政治助理,層出不窮,也是退黨的理由。

翻看歷年曾退黨的公民黨成員中,也有已轉投建制派的前公民黨成員,更有的已是位高權重,良禽擇木而棲,如果政客能看透政局,審時度勢,求同存異,或可脫胎換骨,有更好的政治軌跡,從政或從事其他行業,前路均會光明一片。加入政黨不外乎想實踐抱負,服務社會,政客更是聰明的,懂得找尋最佳的出路。

一個政黨的定位尤其重要,基本要求包括具承認國家政權的認知,並以促進政策、推動施政、監察行政、服務市民作為政黨的宗旨,而不是透過不斷挑戰國家和政權的底線,抹黑官員為樂。政黨在確立明確的定位和方向後,自然會吸引分享相近理念的優秀人才來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