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社會期望解決區議員效忠問題

2020-12-28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2-28 at 09.42.27.jpeg

一連五日在北京召開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26日下午閉幕,較受香港輿論界關注的是,在會前及會議期間,香港不斷傳出會議將加插有關取消區議員資格及修改特首選委會區議員議席事項的消息,如果說這些傳聞是假借會議表達某種不滿情緒,那麼與其說是不滿意區議員的表現,倒不如說是不滿意特區政府拖延、含糊、不作為的表現,香港社會可以說苦特區政府施政久矣。

全國人大常委會開例會,會前傳出會討論有關取消特首選委會區議員所佔有的117個席位的事宜,後來又有傳聞指,將會處理區議員宣誓,以及取消部分區議員資格的問題。雖然身在會議中的港區全國人大常委一再表明,會議議程中並沒有涉港議題,但傳媒及社會人士似乎情願相信傳聞,並將傳聞描劃得繪影繪聲,就連反對派亦深信不疑,接連就事件作出回應和評論。

去年區議會選舉,一批激進分子借黑暴運動被選入區議會,反對派佔據區議會九成席位,控制了十八個區議會中的十七個,令區議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新一屆的區議會表現與過往截然不同,做出許多出格的事,這是預料中事。許多人不滿意區議會沒有按本子辦事,做出許多挑釁性的行為,例如在區議會大會上唱「港獨」歌曲,在會議上侮辱政府官員等。

區議會雖然是一個非政權性的諮詢組織,依法只就地區問題向政府提供意見,但區議會在香港並非完全沒有政治能量。立法會70個議席中,區議會佔有6席,特首選委會1200席中,區議會也佔有117席,而且區議員直接與社區居民連繫,遍布全港各區,如果連在一起,就是一張足以覆蓋全港的大網,對香港政治及社會穩定具有較大的影響力。

因而,一部分社會人士關注區議員效忠的問題並非事出無因,如果區議員未能由效忠國家和特區的愛國愛港者出任,對香港的政治安全同樣會產生嚴重後果。全國人大常委會舉行例會前,不斷有消息傳出人大常委會將會出手處置區議員的問題,很可能就是一部分人基於這種擔憂而放出的風聲。

但解決區議員效忠的問題,並非一定要由中央出手。國安法第6條明文規定,出任公職的香港永久居民,必須宣誓或簽署聲明,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有了這一法律依據,特區政府完全可以依法制定有關區議員宣誓效忠,以及違誓處罰的相關本地法例,解決區議員效忠的問題。

但令人奇怪的是,特首在新一年的施政報告中,明確表明將依國安法落實全體公務員宣誓效忠的問題,並且已經安排副局、政助等委任官員,及高級公務員宣誓效忠,新入職的公務員也已全部要求簽署聲明效忠。而其他現任公務員也將有相關安排。但對於區議員是否也需要宣誓效忠的問題,特首卻語焉不詳,未有明確說法。

不僅如此,對於本屆區議會存在的許多被特區政府確認為違反《區議會條例》的做法,特區政府除了發表聲明,指責違法之外,並沒有進一步的處置辦法,結果必然是助長了區議會的亂象。

香港是個法治社會,特區政府十分注重依法施政,但對於區議會存在的違法問題,卻束手無策。如果說此前因為基本法未有要求區議員宣誓效忠的具體規定,令特區政府無可作為尚情有可原的話,那麼,國安法已經填補了這些空白,特區政府完全可以依據國安法約束區議會和區議員的出格言行時,特區政府仍不作為,這就令人難以接受了。

區議員效忠的問題,完全可以在香港特區,由特區政府依國安法解決,本來不須中央出手。但香港社會上仍有不少聲音,借人大常委會舉行例會的時機,放出風聲,希望中央出手相助,這反映出的不僅僅是對現屆區議會和區議員的不滿,對香港政治安全的擔心,更加是對特區政府的不滿。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