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乍得•魏茨:中國問題如何融入拜登的外交政策?

2020-12-28
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及政治和軍事分析中心主任
 
AAA

444.jpg

大選期間,當選總統拜登對他的多項外交政策未予詳細闡述。不過,考慮到拜登在政府長期任職的經歷,以及他的顧問和智庫盡人皆知的觀點,人們還是可以推測出他的許多立場。

預計拜登將給白宮帶來與前任不同的風格。他會同全球合作夥伴進行更規範的交流和談判,在做決定之前與各類專家溝通,避免在推特上宣布新的重大政策措施——至少在這些措施經過廣泛的跨部門審核之前不會這麼做。

拜登最初的重點將是國內政策,而不是外交政策,特別是他要努力遏制疫情擴散,復蘇美國的經濟。他將把一些政策領域託付給內閣的各部門負責人或其他高級官員,但很可能定期檢查重要的涉華問題。

即使在外交政策領域,最初幾個月里,新白宮也將專註於招募美國行政體系所需要的大批政治任命官員。另一項冗長的任務是撰寫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核態勢評估報告》,並重新編寫反映新政府政策原則的相關文件。新政府還將進行一系列全面的跨部門政策複審,包括檢討對華戰略。

由於國會緊張的政治平衡,對重大黨派方案的撥款很容易被共和黨人和前衛的民主黨人阻撓,這將迫使白宮在行事時依賴行政命令、單薄的聲明和低成本的外交倡議,而不是耗資不菲的計劃或需要國會批准的正式條約。由總統來決定重新加入世衛組織或《巴黎氣候協定》,要比為全球綠色增長倡議提供資金容易得多。

多虧他的前任,在俄羅斯問題上拜登將有更多迴旋餘地,但他卻不太可能利用這一點。由於之前結果欠佳,拜登團隊並未表示要嘗試再次全面“重置”美俄關係。兩國關係的任何實質性改善,也許都要等到克里姆林宮的領導人換屆。在那之前,拜登團隊將着眼於在軍備控制和地區安全方面達成有限協議,這些問題也是俄羅斯和美國幾十年來談判的主要內容。

拜登的專家們似乎打算優化美國政府近年對他國政權的制裁——主要是針對俄羅斯和伊朗,但也經常影響到中國——以提高制裁效率,減少附帶損害。除非受到挑釁,否則拜登政府可能會擴大《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等一些現有制裁的適用範圍,而不是增加新措施。

拜登的首要任務是通過降低過高的關稅、緩和空客與波音的爭端、達成數字服務提供監管協議等手段,全面改善同歐洲的關係。拜登團隊將與歐洲人合作,在全球範圍內確立國際標準,在歐洲內部遏制民主倒退,進而促進自由的規範。他們還希望增強應對來自俄羅斯的腐化、能源依賴和媒體造謠的能力,讓歐洲國家面對俄羅斯的混合威脅不那麼脆弱。

在爭取歐洲支持美國的對華政策方面,特朗普政府取得了實質性進展。歐洲各國政府已經越來越意識到依賴中國貸款及信息提供商的複雜性,它們還支持美國要中國更直接地參與俄美核武器談判的要求。為對抗北京,加強大西洋兩岸的團結,未來的措施可能包括集中資源培育5G替代供應商,分享中國收購歐洲港口等戰略基礎設施的情報,以及協調對中國投資的審查。

拜登政府將加大促進中國民主與人權的力度,但也許會弱化對中國共產黨的直接攻擊,至少不是指名道姓的攻擊。新政府看來準備在聯合國和東盟相關機構等全球和區域性國際機構中與北京展開更直接的領導力競爭。它還可能創建一些新機構,如擬議中的D10聯盟——由現有的G7成員國和澳大利亞、印度、韓國三個民主國家組成。作為其多邊重點的一部分,拜登政府可能會重新嘗試調解日韓關係,同時減少美國對東道國負擔更多開支的要求。

經濟政策方面,拜登團隊對加征關稅沒有多大熱情,因為那會使市場扭曲,讓美國消費者付出代價,而且,在一次性達成的採購協議中北京已經同意大量購買美國的產品。他們堅持要解決的是中美經濟關係中的結構性失衡問題。

如果有國會的充分支持,拜登政府傾向於重點增強美國的競爭力,辦法是實行有針對性的產業政策,增加聯邦研發資金,以及採取其他推動國家創新、提振製造業和人力資源的措施。不太確定的是拜登政府將如何應對新近啟動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由於早在特朗普政府退出計劃中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之前,美國對加入任何大型多邊貿易協定的政治支持已經減弱,因此RCEP實際上是一個由中國主導的自由貿易區。

拜登的顧問們希望不再逐個針對公司去制裁中國的實體,而是根據業務類別和行為,對中國公司實施法規和加以限制。例如,美國可能會限制中國的企業從美國消費者那裡收集數據,要求它們遵守美國的會計和環境標準,並要求中國當局對在華經營的美國企業做到待遇對等。他們的目標是通過與其他國家合作,在包括“一帶一路”倡議在內的全球範圍納入這一行為標準,從而增加美國的影響力。

拜登政府似乎願意在減緩全球氣候變化等共同利益領域與中國進行合作。他們的目標是要在美國國內採取更嚴格的排放和燃料標準,並在全球鼓勵使用可再生能源,但他們意識到美國需要中國的合作來應對這一全球性挑戰。拜登新政府還可能擱置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爭議,以便動員全球支持一場全方位的國際行動,緩和當前疫情,同時避免新的大流行。

即將上台的這屆美國政府並不認為繼續舉行美朝峰會在當下是有利的,因此它可能尋求同北京合作,確保與平壤達成增量協議,而不是爭取在近期內與朝鮮達成一個全面的最終協議。至少,他們希望北京繼續阻止朝鮮進行核試驗和彈道導彈試驗,或其他的挑釁行為,這一直是平壤測試美國新總統的標準手段。在遏制伊朗核活動的努力中,拜登團隊也會尋求中國提供類似的支持,雖然它將謀求與德黑蘭達成新的核協議。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全球兩大經濟強國儘管在人權、經濟、網絡安全以及南中國海問題上有持續的政治糾紛,但應當在氣候問題上合作,並更積極地就貿易和技術問題展開談判。他感嘆說,「不幸的是,今天我們只有對抗」。

    銀鳴  2021-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