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港人「用腳」向港府投不信任票

2021-01-11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323233.jpg

走?還是不走?

最近一段日子,我身邊有兩個朋友都不約而同選擇前者,前後腳離開了香港。唯一不同的是,兩人走的原因和目的地不盡相同。

A是典型的黃絲,即民主派支持者。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本地大學畢業後,就在一家本地公關公司工作,負責對外媒體聯絡事宜;後來出任一家跨國企業駐港分部管理層,每月收入六七萬港元,工作穩定。

然而,香港經歷前年修例風波帶來的激烈動盪後,社會出現一股移民潮,A這位典型的中產人士,也開始思考是否應該離開香港這個自小就熟悉的地方。去年年底,A和太太終於決定全家移民,最終成功以國際技術移民身份,移居加拿大中部的薩克其萬省(Saskatchewan)。

A臨走前和我相聚吃了一頓飯。他坦言,移民影響深遠,若不是因為當前香港政治環境,他從沒想過移居外國。不過,縱使須放棄原有工作,從頭開始,從低做起,A依然相信移民的決定是正確的,「對我來說,為自由作出一些犧牲是值得的。」

另一位朋友B,是來自建制派陣營的藍絲,政治立場和A截然相反,一直對民主派看不順眼。B以往每年都會回老家廣州過農曆新年。上星期他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也離開香港,提早一個月過關返回大陸了。

B昨天在深圳隔離酒店用手機和我交流過關的細節,大嘆幸好走得快。原來,深圳因應冠病出現變種病毒,近來不斷收緊由香港入境政策。港人到深圳過關後,除了需要接受14天集中隔離及七天社區管理的隔離措施,由今天(5日)起,也必須出示14天集中隔離醫學觀察期間將入住的酒店預約確認單才可入境。這些措施大大增加了港人回大陸的時間和金錢成本。

回顧過去兩年,2019年逃犯條例事件餘波未了,2020年又出現冠病疫情,年中再有《香港國安法》橫空出世,如今香港社會更加撕裂對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像我上述兩位不同政治立場的朋友,最近竟然對特區政府的管治水平出現共同看法。

對黃絲們來說,不少港人在2019年的反修例事件中對港府強烈不滿,透過不同方式表達意見,包括參與遊行、發起聯署及罷課等,最後無功而回。其後局勢突然急遽轉變,民主派人士過去半年一個接一個被控、被捕、潛逃、離港……在一股政治無力感的籠罩下,移民再度成為他們的熱門話題。綜合各方面數字,過去一年移民外國的港人人數急增。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股移民潮中,不少人是具備專業資格認可的精英人士。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前天就透露,聽聞「十個八個」醫生打算移民;也有年輕的香港醫生表示,不少專科醫生已經預備或已經考取其他國家的執業資格試,一旦時間及條件成熟,就會馬上起行。

另一邊廂,香港過去兩個月的疫情持續肆虐,而林鄭政府抗疫無力,也令建制派陣營大為不滿,紛紛就全民強制檢測問題圍剿港府,部分藍絲更決定離開香港,北上「避疫」。

根據香港入境處數字,踏入2021年,過去四天已有累積近1萬2000人次前往深圳。在剛剛過去的周末(1月2日、3日),深圳灣口岸大排長龍,等候過關須整整半天,成為近一年少見的「奇景」。

香港自從去年9月押後立法會選舉後,至今都沒有舉辦過一場大規模的選舉,目前真正民意如何外界無法了解。某個程度上來說,大批民主派及建制派的支持者先後移民海外,或者北上避疫,都是「用腳投票」,對港府的管治水平投下了不信任的一票。

事實上,香港民研最新發表的2020年年終調查也顯示,特首林鄭月娥最新的評分已由去年11月底的33.5分(修例風波後新高),大幅回落至29.7分。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及基層醫療學院醫療體系及政策研究所助理教授黎可欣,早前訪問了250名高中生,也發現近九成受訪者對港府並無信心。對正深陷抗疫苦戰中的林鄭政府來說,這些數字不啻是個很大的警號。

無論如何,林鄭月娥的特首任期開始步入任期中後段,意味着下一屆特首選舉也即將「開跑」。港府過去一年的防疫政策屢被揭出漏洞,已經大大影響林鄭在中央的「評分」。林鄭若想連任,在未來一段日子恐怕只能押注於疫苗,在防疫工作交出亮眼的戰績,以增加自己連任的本錢。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