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現實主義的解讀

2021-01-11
袁彌昌
香港大學政治及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
 
AAA

343433434.jpg

上周除夕臨近,連忙打掃一下電腦中的「桌面」,發現埋於一角的現實主義大師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的文章,看過後只能搖頭嘆息,一是嘆為何不早些在前年香港政治風波中便細讀這些文章,二是嘆自己到此刻方能領略到現實主義的精髓。

米爾斯海默的文章是他2014年對烏克蘭危機的評論,一看之下才發現,北京處理香港風波的觀點和態度,不少地方應該參考了危機中俄羅斯的經驗和教訓:事緣在2013底,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拒絕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引發大規模示威,要求總統下台,連美國參議員麥凱恩和助理國務卿盧嵐也參與其中。2014年1月,亞努科維奇向反對派作出讓步,但反對派堅持烏克蘭必須與歐盟而不是與俄羅斯加強關係,並一再敦促亞努科維奇辭職,2月亞努科維奇逃亡到俄羅斯,最後導致3月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

這裏可看出烏克蘭危機與香港反修例示威的確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但更重要是普京和習近平如何理解它們。首先烏克蘭2004年早有顏色革命的前科,然而2014年民選的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奪權,在普京眼中已形同政變,令他擔心西方在烏克蘭的「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將蔓延到俄羅斯—─這令普京決意在烏克蘭成為西方在俄羅斯家門前的堡壘之前,親手先行毀掉它。西方在危機中沉醉於自由主義而不能自拔,漠視現實主義的邏輯及鞭長莫及的事實,被普京反將一軍。

所以在北京眼中,反修例示威同樣是西方的圖謀,但為免重蹈烏克蘭的覆轍,必須拒絕讓步及力保林鄭,令示威無法波及內地,並不惜祭出國安法,以阻止香港成為家門前的西方據點。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