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阿里巴巴不再是快樂青年?

2021-04-12
 
AAA

2323232.jpg

「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個快樂的青年!」這首由台灣歌手陳彼得演唱的《阿里巴巴》上世紀80年代曾風靡全中國。據說馬雲當年也是從這首歌中得到靈感,給自己的公司取名阿里巴巴。

1999年9月成立後,阿里巴巴集團乘着互聯網經濟的大潮,一路高歌猛進,成為舉世聞名的大公司,旗下包括淘寶網、天貓、全球速賣通、阿里雲、螞蟻金服等一批「吸金巨獸」,影響力也早已跨出商界。

可以說,不到22歲的阿里巴巴集團在成長道路上一直像個「快樂的青年」。不過,從去年11月螞蟻金服上市被緊急叫停,到前天阿里巴巴集團被罰182.28億元(人民幣,下同,約36億新元),馬雲和阿里巴巴集團都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

人們難免會問,阿里巴巴的天價罰單和螞蟻金服上市受阻有沒有關聯?阿里巴巴和馬雲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成功和快樂?

去年10月,馬雲在上海金融峰會上當著一眾金融監管大員的面炮轟中國金融,甚至放出中國金融「沒有系統性危機」,因為「沒有系統」這樣的重話。隨後,馬雲被有關部門約談,他作為實際控制人的螞蟻金服上市計劃也被暫緩,至今沒有下文。馬雲一度銷聲匿跡。

表面上看,螞蟻金服上市計劃泡湯是因為馬雲口無遮攔。但實際上,馬雲和螞蟻金服受挫是中國高層決心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和反壟斷的結果。

螞蟻金服上市被輿論稱為資本的盛宴,將造就一批億萬富翁。它的背後不僅有各種與馬雲關係密切的民間資本,還有社保基金、中投公司、中國人壽等國字號的投資者,甚至還有央視這樣的官媒。換句話說,螞蟻金服已巧妙地將自己與國有資本綁在一起,順利打通上市各個環節。一旦上市,它對官方監管以及相關政策制定都將帶來更大挑戰。在高層看來,這就是典型的資本無序擴張。

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不久,去年12月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會議公開提出要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這意味着阿里巴巴等行業壟斷巨頭將面臨更嚴格的監管。

去年12月24日,阿里巴巴被市場監管總局立案調查。此前,阿里巴巴還宣稱有關調查只是謠傳。顯然,「快樂青年」阿里巴巴成了官方反壟斷的一個典型。

這不禁讓人想起2015年阿里巴巴怒懟國家工商總局的一幕。當時,國家工商總局指阿里旗下的淘寶網絡交易平台存在主體准入把關不嚴、對商品信息審查不力、銷售行為管理混亂等五大突出問題。淘寶網則強勢反擊,投訴國家工商總局網監司司長劉紅亮在監管過程中程序失當、情緒執法。讓人意外的是,在那場官商鬥法中,國家工商總局居然作出讓步,與阿里巴巴握手言和了。

但這次阿里巴巴面對的不僅是某個監管部門,而是高層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重大決策。阿里巴巴註定要敗下陣來。

阿里被罰182.28億元人民幣,是其2019年中國境內銷售4557.12億元的4%,也占其2019年凈利潤的22%,損失確實不小。同時,官方還要求阿里巴巴集團圍繞嚴格落實平台企業主體責任、加強內控合規管理、維護公平競爭、保護平台內商家和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方面進行全面整改,並連續三年向市場監管總局提交自查合規報告。

與五年多前強勢反擊國家工商總局相比,阿里這次選擇了「認慫」,迅速對處罰表示「誠懇接受,堅決服從」。看來,經過螞蟻金服上市受挫的教訓,阿里巴巴深知風向變了,必須調整自我,適應新的形勢。

官方這次處罰阿里的主要理由是「二選一」,也就是電商平台迫使上線商家在本平台和競爭對手之間,只能選一個。

官方重罰阿里,首先因為阿里作為行業老大確實存在壟斷問題,拿老大開刀的震懾效果不言而喻。同時,阿里當年借馬雲之威迫使國家工商總局妥協,以及馬雲曾經的不當言論,也可能為今天的處罰埋下禍根。

從去年螞蟻金服未能上市到這次阿里受到重罰,馬雲和阿里巴巴集團都跌了不小的跟頭。但這不等於馬雲和阿里將一蹶不振,因為官方的目標是整頓平台經濟亂象,防止資本巨頭無序擴張,並非要搞垮阿里或馬雲。

事實上,阿里巴巴集團仍是中國最強大的互聯網企業之一,它在電商、物流、金融服務等方面的業務不會出現逆轉。馬雲近半年雖然鮮少露面,但頭上的光環並未褪去,仍是萬千奮鬥者的楷模。

但在反壟斷監管必將成為常態的大環境下,無論阿里巴巴集團還是馬雲本人,都已無法做回那個曾經不管不顧、勇往直前的「快樂青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