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隆:違法豈能達義 修法護法方能守護香港

2021-01-15
吳志隆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15 at 14.27.34.jpeg

隨着疫苗的出現,經濟疲弱的香港有望在2021年走出疫情重新出發。但若考慮到當前的全球局勢與香港開放性的城市特性,筆者以為香港先要保證自身的政治安全,才是這個城市能否重回繁榮穩定的關鍵!從「公民抗命」到「違法達義」,戴耀廷唸出的咒語,配合「雷動」「風雲」「35+」「攬炒十部曲」 「奪權三部曲」等一連串大小不一的具體計劃,還有歐美各國的反華勢力的從旁指導與推波助瀾,凝聚成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讓香港的社會體制在過去兩年陷入一片紛紛擾擾的風波中,疫情只是讓情況雪上加霜。

中國國力近幾年的快速飛升,引發歐美為主的反華勢力的擔心,企圖透過影響台灣、香港的內部事務來達到「牽制中國」的目地,相關事例不勝枚舉。快將下臺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Pompeo)任內持續「關心」香港內部事務,無論是12名棄保潛逃的港人,還是香港落實港區國安法,他甚至發聲明祝賀反對派的陣營初選成功,表明將持續關注香港選舉。其實香港的區議會、立法會與國際事務相關的空間十分有限,與所謂「美國國家利益」更是十萬八千里,為何此君還有英國、丹麥等政客,總是積極發表意見?希望透過製造香港內部的對立來消耗中國的政治精力,以減慢中國邁向國際舞台中央的步伐節奏,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美國在影響香港這方面相較其他國家可謂「做到最盡」,先透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和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的金援,支持戴耀廷等智囊謀劃香港的各項計劃,而香港駐港總領事史墨客被視為是「現場指揮官」的角色,在每次社會運動前後都頻頻密會反對派議員,黃之鋒、羅冠聰等人都曾一度以獲得接見為榮,也有人甚至公然向外國官員要求制裁香港與中國。制裁香港(或者中國)到底對香港有何利益可言?央媒直批這些人是外部勢力「亂港遏華的馬前卒」也似不為過。外部勢力之所以在香港影響深遠,與戴耀廷、黎智英、黃之鋒等人的積極配合關係密切,這些人之所以有恃無恐,正因為國家安全保障的法律體系存有漏洞。

部分「馬前卒」透過區議會選舉進入體製取得公共資源,區議會自此多次發生因意識形態與當區政府官員交惡,導致地區事務推行不暢,民生福祉被政治口號所犧牲。戴耀廷隨後祭出「初選」及「35+」要將更多人送入立法會以發揮更大影響力,而他的眼光更已開始部署佔據選舉委員會,公然言明這是一連串以「奪權」為目標的選舉,倘若成功又是否將進一步挑戰「一國兩制」,直接推動「港獨」?

戴耀廷等人曾多次以「公民投票」為名挾持民意,奪取管治權的政治目的都已經宣之於口,當我們看到去年立法會因為反對派的惡意拉布致使抗疫初期的資源發放一再受阻,民生福祉被政治口號所犧牲,我們當知道社會在缺乏政治安全保障的時候,繁榮安定是缺乏基礎的,所謂「民主選舉」也似乎無法選賢任能,為民服務。這不能不使中央重新審視「一國兩制」的安全系數,及現有香港體制的方方面面到底存在多少漏洞。

雖然美國總統換人,對華政策或有所調整,但與其寄望於外國,不如自我檢討查找體制的不足。重新強調「一國兩制」的核心價值在「一國基礎,兩制融合」,是當前香港的關鍵要務。在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大目標前,中央與特區政府都各有角色,中央指明原則與底線,特區政府也應結合具體港情,及時思考具體落實措施,同時凝聚民情也將港人不同聲音反饋給中央。

港區國安法的出台應視為一個關鍵起點,堵塞當前司法體制中缺乏保障國家安全的漏洞。但對司法制度的監管、對選舉制度的優化、對教育系統的深化、對媒體環境的淨化等等,如何在香港的實際情況下導回正軌,都值得特區政府一一深思,逐一落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與鄉議局二十七名選委,亦會以全港市民的福祉為依歸,全力推動和配合特區政府發展新界,活用土地,並繼續透過不同的平台,向特區政府反映市民最真實的聲音。

    劉業強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