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北京治港半年小結

2021-01-25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4333434.jpg

中國南北朝時期北齊的創建者文宣帝高洋,其貌不揚,甚至可以說長得甚為醜陋,在一堆兄弟里是經常被欺負嘲笑的一個。但高洋貌雖醜陋,卻有大才,這點被善於識人的父親高歡看了出來。

有一次,高歡找來六個兒子,想觀察一下他們處理事情的能力,於是給他們各人一團亂麻,讓他們整理,看誰理得最快。

眾兒子之中,只有高洋找來一把快刀把亂麻斬斷,這樣整理起來就快多了。高歡問高洋為何會想到這個方法,高洋答曰:「亂者必斬。」高歡聽了十分高興,認為這個兒子的思路不同一般,將來必定大有作為。

以上故事出自明末文人張岱的《夜航船》,也是後來「快刀斬亂麻」這句話的出處。從此事上可以看出高洋的能力。事實上,高洋的確非同一般,後來他果然奪取了東魏皇帝的王位,建立北齊政權,自己做了北齊文宣皇帝。

香港回歸中國23年至今,社會矛盾處處,衝突不斷,特區政府管治特別困難。究其原因之一,是社會情況複雜,宛如高歡給兒子們的那一團亂麻,很多問題的背後都涉及到太多利益集團。不論是誰出任特首,要解開不同勢力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殊不容易。

比方說,港府與資本家一直組成政經聯盟把持社會資源,但商界不少人暗中卻又支持民主派;另一邊廂,民主派陣營也是各懷鬼胎,既有與地產商有千絲萬縷關係的,也有親歐美的勢力。前年港府執意修改逃犯引渡條例,意外地觸動到各方利益,結果掀起軒然大波,一發不可收拾。

在以往,北京當局為了維持香港社會和諧穩定,對港管治思維是盡量如「烹小鮮」,不作出大動作的變動。可是這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策略並不能解決香港的深層次問題,香港政局長期以來都跳不出「抗爭循環」的局面,港府也無法集中精力發展經濟、處理社會矛盾中的各項民生議題。

前年香港反修例風波引發一場大暴亂,終於挑動了北京的神經,猛然發現過去20多年來在香港事務上天天忙忙碌碌,理不出個頭緒,抓不住重點,以致香港問題越來越嚴重。中央政府之後開始反思,並在去年下半年大幅調整對港政策。

時隔半年,北京新的治港策略已漸漸明朗,即改用高洋的斬亂麻方法來醫治香港問題。中國政府已不再忌諱和外國及香港泛民主派一拍兩散,決意要「快刀斬亂麻」,不計較成本地採取果斷措施,以快速解決紛繁複雜的香港問題。

這個策略的具體表現,包括北京判斷《基本法》23條遲遲未能在香港立法,同時外部勢力在香港的工作越來越頻密,影響國家安全。因應香港或成為國家安全隱患,當局不再糾纏小細節,在去年6月底迅速推出《香港國安法》,試圖將香港反對派牢牢鉗制,並禁止外部勢力再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

與此同時,北京也始乾淨利落着手處理香港問題的所謂「三座大山」。在媒體領域,當局已加強管控一向不聽話的香港電台;香港有線和NOW等電視台早前也已先後更換新聞管理層。

教育體系方面,當局除了整頓一向被視為「播亂」種子的通識科,也開始要求學校使用教育局審核過的教科書,以及將多名涉嫌「播獨」的教師除牌,銳意用鋒利的刀切斷亂成一團的香港教育問題。

至於屢被建制派投訴偏幫民主派的司法界,當局近來也放風,準備進行司法大改革,包括設立監察機制如「量刑委員會」,以此來指引法官判刑。

根據北京研判,眼下正是「快刀斬亂麻」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的大好時機。其一,冠病疫情過去一年在全球各地蔓延,估計今年上半年仍未能解決。在歐美國家自顧不暇、沒時間顧及香港之際,也是中國閃電般出手、快速處理好香港問題的良機。

其二,反修例這場政治風波至今仍未平息,但香港疫情持續嚴峻,港人最大的訴求已轉向保飯碗,社會運動暫時偃旗息鼓。北京在這個時候加大對香港民主派的施壓,遇到的阻力相對沒有以前那麼大。

從過去半年香港局勢的走向來看,北京的斬亂絲治港策略確實發揮了一定的成效,政局出現由亂轉穩的變化。但快刀斬亂麻的方法畢竟過於粗暴,後遺症也不少。在香港社會分裂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北京今年或許也應該思考如何修復已撕裂的社會麻線,這才是治港的根本辦法。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目前擺在中央和香港面前是系統性的體制性轉型,須同時重塑政治生態,催生新一代政治領袖,並對公共行政體系作出重大調整。

    袁彌昌  2021-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