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再談中國不應與整個西方對敵

2021-02-01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2444.jpg

自從上周發表了中國不應與整個西方對敵的意見之後,引來網友不少意見。有網友覺得:中國從來沒有去招惹西方,而是西方不肯放過中國,千方百計想分裂中國,中國才還以顏色;今天的中國,不應再接受任人魚肉。

網友有這種感受,不難理解。事實是過去二百多年來,中國的確受盡西方列強欺凌,凡中國人都想有吐氣揚眉的一天,不想永遠逆來順受,這種樸素的民族感情,很多中國人都有。

然而,這些都已是過去的事情,我們在不隨便忘記過去的同時,還得打造一個更美好的將來。中國面對美國的敵視,尚且爭取攜手合作,嚴控分歧(王岐山副主席在會見美國商界領袖時的呼籲);對其他西方國家更應該爭取他們融入人類命運的共同體。整天都嚷着要還以顏色,人家又怎會覺得與你有共同命運。國家的政策,很明顯是不想世界走向亨廷頓所說的「文明的衝突」。要避免這種衝突,就得抑制狹隘的民族主義。這是我不贊成與整個西方對敵的主要原因。

文明的衝突,根源是意識形態上的衝突。不處理好意識形態上的差異,世界就會分裂成不同的陣營,互相對峙,陷入冷戰,偶一不慎,甚至會變成熱戰,造成生靈塗炭,以至生態大災難。為了人類的利益,我們應盡量避免這樣的事情有機會發生。

此之所以,我不贊成全面否定西方文明所嚮往的普世價值,這會令中國與西方民間亦陷入對立狀態。在意識形態問題上,中國現時的態度是各行其是,大家都不要把自己的那套加諸別人身上。我們可以指出,西方的那套為何不適宜用在中國;但沒有必要去批判別人的價值信仰。相反,我們對別人的信仰應表示出一定的尊重,這樣,文明的衝突才有機會避免。

然而,自美國帶頭要制約中國以來,中西方的文明衝突正在加劇。從歐洲一些過去與中國關係比較好的國家,最近也在香港國安法的問題上針對中國的情況來看,中西方關係已被意識形態所主導。西方領導人已因自己的信仰而沒法看到對方的實際處境,及對方處事的習慣與背後的理念。這種發展很容易各走極端,最後只能用戰爭來解決問題。

面對這種情況,中國不應只是嚴詞還擊,針鋒相對,更應該耐心講解,引導西方領袖多角度去思考問題,而不是非要中國也得按西方的理念來行事不可。戰狼式的外交方式,或許可以大快民心,但對解決國際問題幫助不大。

要爭取美國接受中國崛起,難度極大,努力也不易有成效;但要爭取其他西方國家維持一定的交往,並非沒有可能。只要中國懂得區別處理美國與美國以外的西方國家的關係,以及區別處理政治與經濟的關係,不難令其他西方國家選擇行一套與美國不一樣的對華政策。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