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方興未艾的中外疫苗輿論戰

2021-02-01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5445.jpg

在世界多國心急火燎地趕着給民眾打上疫苗之際,英國路透社周二報道,秘魯一名志願者在中國國葯疫苗的臨床試驗中死亡。路透社最初報道,進行試驗的秘魯大學在公告中表示不清楚該病亡參試者接種的是國葯疫苗還是安慰劑,這瞬間就觸發了針對中國疫苗安全性的議論。數小時後,路透社跟進報道,該大學證實參試者接受的是安慰劑,其死因和疫苗無關,算是虛驚一場。然而,疫苗安全問題的敏感性,以及媒體的傾向,也在這場小風波中顯露無疑。

截至昨天,全球冠病累計確診人數已超過1億,接近220萬人病亡,較少人注意到的是,中外疫苗外交輿論戰、口水戰也正你來我往地激烈上演。站在最前線的是中國官媒、美國與歐洲大國媒體,各家都將手指指着對方,指責對方才是輿論戰始作俑者。

《紐約時報》本周一刊發特稿,批評中國政府力圖以疫苗外交在地緣政治上得分,卻在多國遭到抵制,原因是中國疫苗和原料的運輸遲緩,信息披露零星而緩慢,引起巴西和土耳其官員的抱怨,國葯疫苗的效力又不如美國製藥公司輝瑞和莫德納生產的疫苗,讓人不放心。

接着,中國央視英語與中文平台則報道,由於英國阿斯利康公司和美國輝瑞將在短期內縮減向歐盟的疫苗供應,讓歐盟強烈不滿,意大利甚至恫言要起訴阿斯利康和輝瑞。這則新聞昨天一度登上中國社交媒體熱搜榜首,所引起的關注度可見一斑。

上述只是中外媒體疫苗口水戰的最新一環。再前一回合,中國媒體與西方同行是在輝瑞疫苗的安全性問題上過招,導火線是本月14日挪威衛生部門公告,23名老年人在接種輝瑞疫苗不久後死亡(如今已上升到33人),德國據說也發生了10名老年人接種後過世的事件。

就挪威的具體情況而言,當地衛生專家不排除疫苗常見的副作用可能是導致接種老人的死因,但同時聲明無法建立輝瑞疫苗與老人接種後死亡的關聯性。挪威公共衛生署署長則解釋,挪威養老院每天平均有45人過世,一些老人接種後病逝並不說明死亡率上升。德國專家也稱,沒有跡象顯示10名老年人過世與接種有關聯。

更多第三方的醫學家是認為,挪威出現的死亡事件,或許是因為當局缺乏對接種對象的嚴格把關,畢竟輝瑞疫苗在美國和英國大範圍接種後並沒有出現多人死亡報告。無論如何,挪威首相索爾貝格本周二透露其政府將調整策略,不再為健康狀況最脆弱的老年人接種,但她不認為輝瑞疫苗有安全問題。

這些不幸事故,為中國進行疫苗輿論反擊戰提供了彈藥。中國環球新聞網的記者,《環球時報》等官媒月中以來分別發推文和評論,質疑西方主流媒體對此「集體沉默」和「淡化」處理。它們劍指西方媒體持「粗暴雙重標準」,對中國疫苗的不利信息就第一時間積極炒作,帶頭給疫苗貼隱形地緣政治標籤,利用主流媒體實力「力抬輝瑞疫苗,打擊中國產疫苗。」

有意思的是,原來好多西方主流媒體原來都密切關注中國官媒,並隨後展開反攻。其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發文直指中國在開展「危險的假新聞運動」,為維護中國疫苗而抹黑其他疫苗,並警告中國此舉將打擊外界對一切疫苗的信心,損害各國實現群體免疫的努力。《法蘭克福彙報》和法國《觀點》周刊,也有類似犀利評論。

事實上,西媒對挪威死亡事件有很多報道;但事實也是,在對待中國疫苗的問題時,一些西媒的態度會更為苛刻,姿態也更自信。箇中原因是多重的,一方面,科興疫苗的數據確實公開得較慢,中國的科學水平原本就落後於歐美,也因為西方世界對於中國曾隱瞞冠病疫情的印象根深蒂固。西媒的報道口徑,反映的是西方世界對中國印象的集體變差,他們更不掩飾對中國的不滿與成見。

至於幾家西媒不約而同提到,中國網傳一些指輝瑞疫苗實際有效率極低的評論是由官方授意,那是庸人自擾,別忘了中國的復星醫藥正跟輝瑞合作。

那麼,中國疫苗可信嗎?按常理推論,國葯疫苗是安全的,否則試問中國政治領袖與軍人打什麼?國葯集團是迄今唯一發佈了試驗數據的中國疫苗公司,據稱有效率達79%,而阿聯酋早前發佈的國葯疫苗有效率更達到86%。至於已在巴西、印度尼西亞展開接種的中國科興疫苗,有效率據說為五成至六成五。中國疫苗的有效率雖然低於輝瑞(95%),但價格較低,而且從至今的報道看來,副作用較小。

其實,多款疫苗能在短短一年內研發出來並獲得緊急使用,反映的是人類的集體成就。然而圍繞疫情、疫苗上演的中西方對懟也沒有減少。西方認為中國媒體是在進攻,但是中國卻認為自己是被迫防衛,大家都認定無法說服對方,結果是各說各話。當疫情有朝一日結束時,可以預見,這世上的中西方隔閡,還會深深的存在。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