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子虛烏有的《工委大專生支部》報告?

2021-02-02
李伯達
香港傳媒主筆協會會員
 
AAA

54903ec84674d3e25f205c0afce5440b.jpg

程翔先生最近在「眾新聞」發表題為「香港隕落記」的系列文章,洋洋灑灑五大篇。文章指出,「很多不熟悉中共思維和政策的人,都會被中共的論述迷惑,從而相信今天香港的迅速隕落責任在香港的反抗運動。」之後,他指2003年大遊行後,中共香港工委(即中聯辦)統戰部大專生支部就在7月13日向工委提交一份《對香港目前局勢的一些思考》的報告,聲稱中共從回歸後不久就開始把香港民主派視為「敵對勢力」而部署逐步消滅之,這些策略包括:建立敵對勢力資料庫、對香港人開展「網絡心戰」、以及通過智庫組織分化香港人等。

程先生的長文附了不少注釋,表面好像學術論文,非常嚴謹。其關於「香港隕落」的分析和推演都是基於這份所謂「工委統戰部大專生支部」的報告,但這份報告究竟來自何方,卻偏偏沒有出處,只是給了一個「目錄」截圖。雖然不能斷言這份報告子虛烏有,卻疑點重重。

香港工委統戰部大專生支部-西環-20210121081437_1a45_large.jpg

首先,中共內部有一套嚴格的保密制度,尤其是香港工委。不論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工委運作仍然是地下式,特別注重保密,從來沒有一份內部文件被公開洩露。即使是原香港工委書記許家屯出走美國之後撰寫回憶錄,亦沒有甩出一份工委文件。程先生在2003年雖然仍未「蒙難」,但已經脫離左派陣營多年,還能夠拿到這份「大專生支部」報告,確實令人嘖嘖稱奇。

其次,是否存在「工委統戰部」亦存疑。根據許家屯回憶錄,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上任之後,工委經過討論,決定把統戰部改名為協調部,「因為香港人對統戰這個名詞反感」。也就是說,統戰部更名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

最露出破綻的是,無論是回歸前或者回歸後,大專生工作都由中聯辦教育科技部負責。即使有一個「大專生支部」存在,也應該隸屬於教科部,而不是統戰部。所謂「統戰部大專生支部」,牛頭不對馬腳。

程先生附上的截圖,報告的目錄很山寨,「對策」部分「政府成立智囊機構——養士三千” 」,竟然冒出一個”。報告用的是繁體字,不是簡體字,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中聯辦內部以簡體字為官方語言,中聯辦官網也特別聲明:「本網站提供簡體和繁體兩種版本,如繁體版與相關簡體版不符,以簡體版為准。」呈送領導的報告,竟然用繁體字,是不是腦子燒壞了?報告一些文字也不符合官方規範用語,比如「但他們會轉移焦點,把矛頭指向祖國大陸」,如果是官方行文一定用「祖國內地」,不會用「祖國大陸」。

兩三年前,流亡美國的富豪郭文貴頻頻公佈中共「紅頭文件」,曾經引發歡呼,但最後證實為偽造。當然,我並不是說這份《工委大專生支部報告》是偽造,表面觀察更像是外圍組織呈交中聯辦的報告。程先生似乎應該向讀者提供更多的證據證明報告的真實存在,如果這並非工委的內部報告,那萬言長文就白搭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