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為何要「唱衰」港人在英國的情況?

2021-02-08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2-04 at 09.34.08.jpeg

英國宣布BNO持有人的「居留權方案」,港人可到英國工作和生活達至少5年之久。根據這個方案,港人還可以申請入籍;最終能否成功,當然是因人而異。

英國欲爭取香港的資金和人才,但卻以BNO作為一個「切入點」,無疑是擺明車馬的跟國家對着幹。於政治層面來說,我們當然需要譴責及作出反制。此外,對於成功申請英籍的港人,又何必讓他們繼續保留中國籍及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呢?這技術層面的事宜,亦始終需要處理。

但純以個人層面來說,英國給予港人到英國生活及工作的機會,卻是一件十分稀鬆平常之事。全世界競爭激烈,各國也在搶奪人力資源。此外,由於先進國家的人口老化問題嚴重,除了急需各行各業的人才之外,即連普通年青人也有可能成為「搶手貨」。即使是學歷較低或沒有特殊技能的人,亦可以充當廉價勞工,肯定會增加一個地方的生產力。另一方面,吸納外勞的「一體兩面」,就是可以把更多人聚在一起生活,即等同加大該區的內銷市場,刺激區內消費及經濟。

筆者作為金融從業員,有不少行家來自世界各地。即使在從前,亦不時有朋友會移民或長駐外地工作,從來不覺得這「居留權方案」有什麼特別。

由於幾年來所發生的社會事件,建制媒體對某些反對派支持者打算舉家移民的舉措覺得反感或不看好,或偶有「唱衰」的情況,尚算可以理解。但近來居然連反對派媒體都在報道某些逃到英國的港人如何「落難」,就教人感到十分有趣了。你們不是說香港是「生於亂世」嗎?不是說「香港已死」嗎?一眾「手足」逃到英國,不是「逃出生天」嗎?英國此等「民主國家」,不是你們口中所說的「樂土」嗎?你們不是說香港應該要學習英國嗎?

儘管現時「新冠肺炎」情況嚴重,但只要疫情過後,在英國的生活未必見得如香港媒體所言這般差;一切也得要看每個人的本事。

筆者有不少朋友曾在英國工作過。某些是編寫商用電腦系統或手機應用程式的能手。某些是會計專才或業務分析員 (需要從系統拿數據出來做表分析的一類工種)。某些人則從事設計、客戶服務、旅遊業或採購等等。亦有朋友在英國的銀行或金融機構工作。有些人是畢業後留在英國找工作,亦有些人原在香港工作,但所屬公司剛巧在倫敦有內部招聘,便走去嘗試了。跟據朋友的經驗,離鄉別井當然不容易,一切也要重新適應,但在倫敦找一份工作也不算是非常艱難,生活也不如香港般壓迫。值得一提的是,英國的工作文化也不算是非常「排外」。朋友在倫敦工作時有機會「轉行」;反而在香港卻是千難萬難。

全球化之下,人才及人力資源的競爭向來十分激烈。如果香港想留住人才,就應該改善過度集中在地產的產業鏈,並勇於創新;更重要的是,香港各行各業也應該盡可能引入「外勞」。所謂「有競爭才會有進步」,外勞可產生「鯰魚效應」,讓港人更加自強不息。如今「塘水滾塘魚」的狀態,只會使香港的競爭力每況愈下。

為何連反對派媒體也「唱衰」港人在英國的生活?因為他們不僅對香港的前景不樂觀,亦對英國的未來也「沒有底」,更明顯是對自己全失信心。那麼,建制派媒體又何必「唱衰」呢?在香港這個「塘水滾塘魚」的大環境裡,不是「少隻香爐少隻鬼」嗎?既然英國這麼差,香港又這麼美好,何必還要「唱衰」港人在英國的生活?想離開的人快些離開,欲留低的人則繼續留低,不是對大家都好嗎?

筆者一直期望「移民潮」再現;香港「大洗牌」,社會流動性才有機會大幅增加。大家各取所需,這不是一個美滿的結局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