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更長電報」和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

2021-02-08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2-08 at 10.38.09.jpeg

1946年2月美國駐前蘇聯臨時代辦喬治•凱南在電報上分析蘇聯決策思維和狀況、認爲「與整個西方世界相比,蘇聯仍是較弱的力量。」 蘇聯安全領域外的「所有宣傳基本是消極和適得其反的。」

那篇電文被稱爲「長電報」,凱南及後以「X」署名在《外交事務》發表了《蘇聯行爲根源》一文。基於美國比蘇聯強大,凱南建議美國對蘇聯採取圍堵政策。

不久前,自稱美國「前政府高官」的人士寫了一篇與「長電報」篇幅相若、同樣匿名發表的文章,題爲《更長電報:美國應對中國新戰略》。

該文以民主黨右翼的觀點,討論美國對華敵意競爭,可助讀者了解拜登政府的中國和全球戰略。

美國在不同時代針對不同的對手

「長電報」寫於二戰結束冷戰開啟、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個中心並存的年代。在1945年,美國GDP全球佔比爲56%,英、法、德、蘇、意、日GDP總和佔比爲41%。

凱南認爲「克里姆林宮對世界事務神經過敏認知深處是俄羅斯傳統和本能的不安全感。」

當前,中國高速發展,經濟規模、軍力和科技在不久將來可與美國齊肩。「更長電報」強調應更聚焦和關注中國。認爲中國把威權制度、強制性外交政策和軍事存在投射全球,「中國崛起嚴重衝擊美國所有主要國家利益」,也是對「整個民主世界的嚴峻挑戰」。而習近平上任後,中國更加快了那個進程。

凱南在1946年認爲「我們必須教育我們的公衆,了解俄羅斯問題的真相。」

「更長電報」則認爲面對中國,美國主要問題是失去信心,「對國家未來產生懷疑,並覺得美國作爲一個國家,最好日子可能已經過去。」 

「更長電報」提出的戰略

「更長電報」作者列舉中國戰略優先目標;並規劃美國的目標、紅線、對華競爭和合作領域。現僅作以下幾點評述:

一、「這是經濟問題,笨蛋。」那應是美國人對自己說的。

靠發鈔和赤字預算搞不好實體經濟,也無法實現「更長電報」保持美國軍事強權、競爭力和「技術優勢」的希望。

長此下去,「保護美元全球地位」的願望也會落空。「更長電報」的許多願景與事態發展差距較大。

二、「更長電報」認爲美國需要「鞏固和擴大聯盟和夥伴關係」,改善與俄羅斯等國的關係。

當前,美國綜合國力衰退,國內「禮崩樂壞」,出而反而和自相矛盾的美國對外政策都加深了實現外交目標的難度;而許多西歐和東亞國家對美國拉攏的回應便是佐證。

三、「更長電報」把「防止中國領土擴張,特別是強行與台灣統一」 作爲美國的國家利益,那是對中國主權的冒犯。

近來,民進黨「台獨」氣焰囂張。解放軍軍機卻頻繁飛抵台灣空域,島內反「台獨」聲音不斷,國民黨高層也醖釀人士變動;美國以台制華的算盤不一定能打得響。

四、沿用「長電報」把前蘇共核心與一般黨員區別的觀點,「更長電報」覺得「呼籲推翻9100萬黨員的中共是自我挫敗的戰略。」有別於蓬勃奧當國務卿時美國的對華政策,「更長電報」卻認爲要聚焦反對中國領導人。人身攻擊邦交國領導人有違外交慣例,或許也是「更長電報」匿名發表的原因之一。

中國有效控制新冠疫情,國內加強了凝聚力,習主席獲得更廣泛的擁護。

美國那個年青國家,「更長電報」是那樣稱呼美國的,精英們卻怪罪中國及其領導人,缺乏面對現實的勇氣和智慧。

「更長電報」希望中國成爲「維持現狀的強權」,是指美國主導的「現狀」。但隨着持續發展,現在中國及其領導人比以往更活躍於國際舞台是自然不過的事情。

讀「更長電報」後,讀者也不難理解爲什麼桂敏海在內地被捕,而美國又爲什麼長期庇護郭文貴了。

最後概括地說,需要關注的「更長電報」充斥着惡意的假大空。而把國內事情搞好了,中國理應能按照自己步伐繼續往前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