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如何有效協調科研分工及發展?

2021-02-08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撰文:團結香港基金助理研究總監 水志偉、助理研究員 顏彤

隨著美國第46任總統拜登(Joe Biden)宣誓就任,各界都十分關注新一屆政府的人事變動。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拜登在上任前已率先提名著名的美國遺傳學家蘭德(Eric Lander)擔任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的科學顧問,並首次宣布提升該職位至內閣級,可見新任政府對科技發展的重視程度。

b111.png

蘭德曾獲有「科學界奧斯卡」之稱的「科學突破獎-生命科學獎」,更是著名的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始創所長,在國際科研界中可算是舉足輕重的權威人物。作為一所跨機構、跨領域大型研究所,博德研究所打破了文化和組織的分野,開創出一個嶄新的研究機構模式。在他的領導下,一眾頂尖科學家聯手進行最前沿的生物科學研究,如國際人類基因組計劃等,以解決當今複雜的生物醫學難題。

在當今的嚴峻疫情下,人類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科學挑戰。拜登亦揚言,科學在他領導的政府中將是重中之重。要解決科學的發展關卡,除了技術及知識上的提升,更需要從政策層面入手,組織專責團隊,制定有遠見的發展藍圖,未雨綢繆。美國國會早於 1976 年已成立科技政策辦公室,而出任辦公室主任的科學家亦可被任命為總統科技助理,就需要政府最高層關注的重大科學策略及計劃提供分析判斷。

WhatsApp Image 2021-02-08 at 12.00.27 (1).jpeg

除美國等大國外,小型開放經濟體如新加坡亦已成立高層次的科學和發展辦公室。於2006年成立的新加坡國家研究基金會隸屬總理公署,每五年就新加坡的研究發展制定全國性策略。在基金會轄下的科學顧問委員會由跨學科的國際團隊組成,旨在確定重要的研究領域,同時亦負責審視基金會的提案和計劃,並提供建議。

事實上,香港政府亦已設立了兩個與科創相關的委員會,包括「創新及科技督導委員會」及「創新、科技及再工業化委員會」。前者負責檢視並主導加強本港創新科技發展的措施;後者則就創新科技及再工業化發展事宜向創新科技界收集意見。創新及科技局亦積極參與其中,其局長同時是這兩個委員會的成員。然而,儘管政府聚集了頂尖專家,但委員會卻僅就政府提出的有限議題提供意見,未能為科技的整體發展制定創新的總體策略。

針對這痛點,政府可參考美國和新加坡的例子,設立一個科學和發展辦公室,邀請擁有專業知識及豐富業界經驗的人才出任首席科學與發展總監,吸納不同領域的科研專家作為辦公室成員,為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就本港長遠的科技發展提供前瞻性見解,並為公共研發撥款提供方向及整體策略,以改善現時科研資助零散的短板。同時,該辦公室應與現有的兩個委員會相互合作,舉例說,創新、科技及再工業化委員會對本地情況有較周詳的掌握,應為香港制定整體科技規劃及藍圖;而具有國際科學發展視野的首席科學與發展總監則可就委員會提交的藍圖提供專業科學意見。若我們能更有效地匯聚人才及資源,從架構上改善科研督導措施,將能為本港長遠的科研發展注入強心針,使未來科研的道路更為順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