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丹旭:新疆陰雲籠罩冬奧

2021-02-08
 
AAA

23231.jpg

「我們國家又上了一個新台階。」

前不久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一場媒體沙龍活動上,同一名組委會官員聊到冬奧會和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問她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她思考片刻,話語中透出自信。

這名負責北京冬奧會可持續發展的官員自豪地告訴我,2008年北京第一次舉辦奧運會,是在學習其他城市的經驗,而這次北京冬奧會採用的可持續發展理念,未來將會成為國際奧林匹克賽事的參照。

按照計劃,第24屆冬奧會、冬殘奧會將在2022年2月4日至20日在北京舉行,河北省西北部城市張家口,屆時也將承辦一些戶外冰雪項目。這是中國首次舉辦冬奧會,北京將因此成為首個既舉辦過夏季奧運會,也舉辦過冬季奧運會的「雙奧城」。

冬奧會的分量沒有夏季奧運會重,現在的中國已經站到世界舞台中央,也不像2008年時那樣急需以主辦一場體育盛會融入國際主流社會,但辦好冬奧會對中國仍有重大意義。

家門口舉辦的這場冬季奧運會,被視為中國發展冬季項目、打破體育「夏強冬弱」的一個契機,也是中國走向更均衡發展的體育強國標誌。在疫情肆虐的當下,這場國際體育盛會無疑也會成為中國向世界展示綜合國力的一扇窗口。

不過,冬奧會能否如期舉行仍有很大不確定性。雖然疫苗的推出讓人們看到疫情受控的希望,中國的疫情形勢也好過很多國家,但今年1月以來本土疫情局部升溫也讓外界擔憂,明年這個時候的冬奧會,會不會因為秋冬季疫情反覆而受影響。

疫情之外,北京冬奧會也面對更大的外部壓力。去年以來,國際社會不斷出現因質疑中國政府治理新疆措施而呼籲各國抵制北京冬奧會的聲音。

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以及其他一些國際人權組織都曾致信國際奧委會,以中國在新疆侵犯人權為由,要求國際奧委會取消北京主辦2022年冬奧會的資格。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西方國家也都有政要發聲,質疑派代表團參加北京冬奧會的計劃。

雖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國家公開表示要退出北京冬奧會,但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上個月在卸任前,曾公開指責中國對新疆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滅絕」的罪行,再給抵制冬奧會的聲浪添了一把柴火。

英國《衛報》上個月報道,一群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活動人士,正在積極遊說贊助北京冬奧會的跨國企業,要求它們施壓中國政府改變新疆政策。來自10個國家的維權人士把北京冬奧會稱為「種族滅絕運動會」,他們已致函愛彼迎(Airbnb),要求這家企業撤出對北京冬奧會的贊助,下來還會向更多贊助冬奧會的企業發出呼籲。

由於冬奧會的參賽國家比夏季奧運會少,而關切新疆人權問題的主要是西方國家,很多也是冬季體育項目強國,如果冬奧會的「獎牌大戶」缺席,北京冬奧會的規模和影響力肯定會大打折扣。一旦抵制的呼聲成為現實,這也將是自1980年代和冷戰以來的第一次抵制奧運會事件。有輿論認為,考慮到中國和西方國家緊張的關係,這種可能性並非完全不可想像。

抵制冬奧會的聲音讓中國保持警惕。上月25日,習近平與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通電話,強調中國率先控制住國內疫情並實現經濟復蘇,為北京冬奧會的舉辦創造了有利條件。新華社的新聞稿特別提到,巴赫在通話時表示,反對將體育運動政治化。

中國官方近期也在加大對外宣傳力度,搶奪新疆問題話語權。中國外交部自去年12月以來,已舉辦三場主要針對外國媒體的涉疆問題發佈會,駁斥西方輿論對新疆強迫勞動、種族滅絕等指控。

回想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中國也曾面對人權問題的爭議,當時最熱的是西藏問題,而這一次被聚焦的是新疆。就如那位官員所說,與2008年的時候相比,中國已經上了一個新台階,經濟實力上顯著縮短了與西方的距離,並且大有趕超之勢。但時隔10多年,在西方世界認定的普世價值上,中西的差距依然明顯。

抵制冬奧會的聲音或許不一定成氣候,在國際社會已經舉足輕重的中國,可能也不會像當年那樣緊張外界的看法。但可以預見的是,隨着冬奧會進入倒計時一年,新疆問題的爭議還會持續升級,這場冬奧盛會,註定會有不和諧的雜音。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新疆的現實情況,西方國家缺乏認識,並且不願意用正面態度來看待新疆,結果造成了新疆問題國際化和汙名化,是中國政府面臨的一個難題。

    白德里  2020-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