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夏寶龍解答了「愛國者治港」的三個問題

2021-02-22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2-22 at 16.01.02.jpeg

「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落實『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專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出席開幕式並發表講話,就「愛國者治港」作出最權威、一錘定音的解讀。討論「愛國者治港」問題,當然不只是政治學上的討論,形而上的討論,相反對於香港政局以及政制發展有著很強的針對性和現實意義。在這篇講話中,夏寶龍就解答了「愛國者治港」的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在這個時候要重提「愛國者原則」?原因是回歸24年,「愛國者治港」原則未能全面落實,現行的政治制度以及選舉制度都未能有效確保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者手上,反而讓反中亂港者利用選舉作為「奪權」的手段,喊出了「奪權路線圖」。選舉的目的是選賢與能,根本目的在於維護社會繁榮穩定,市民安居樂業,但香港政制在回歸以來不斷發展的同時,亦為反中亂港者提供了更多翻雲覆雨空間,讓他們進入建制反建制,拉布攬炒樂此不疲。

這說明香港的選舉發展走上了歪路,當中根源就是選舉在不斷開放、增加民主成份的同時,卻沒有落實「愛國者治港」。正如夏寶龍所言,反中亂港分子之所以能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興風作浪、坐大成勢,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直接原因,就是「愛國者治港」的原則還沒有得到全面落實。香港特別行政區尚未真正形成穩固的「愛國者治港」局面。今日重彈「愛國者治港」的老調,就是「考慮到香港和國際社會總有一些人有意把我們的好曲子唱跑調,甚至荒腔走板,我們有必要再把老調彈奏得響亮一些、清晰一些,把唱歪的調子再正過來,這叫以正視聽!」這也是三軍未動,鑼鼓先行。

第二個問題是什麼人是「愛國者」?鄧小平提出的「愛國者治港」論,為愛國者提出了一個較為寬鬆的定義,只要「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就可以視為愛國者。然而,即使如此寬鬆的定義,不少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公職人員都似乎未能做到。

這次夏寶龍在講話上比較全面地界定了何謂愛國者。一是愛國者必然真心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二是愛國者必然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三是愛國者必然全力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這「三個必然」列出愛國者、治國者的客觀標準,就是尊重憲制秩序,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維護香港繁榮穩定。這些要求十分清楚,也是國際社會的標準,以這「三個必然」作尺,基本就可以判斷哪些人符合愛國者要求,可以參與到治港者行列,也很大可能成為之後選舉入閘的主要參考和依據。

第三個問題是香港的制度尤其是選舉制度如何落實「愛國者治港」?夏寶龍在講話中提到,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需要多措並舉、綜合施策,其中最關鍵、最急迫的是要完善相關制度,特別是要抓緊完善有關選舉制度,確保香港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愛港者手中,他並提出了五項原則,包括:一、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二、必須尊重中央的主導權。三、必須符合香港實際情況。四、必須落實行政主導體制。五、必須有健全的制度保障。

顯然,這五個原則將主導之後的選舉改革。「愛國者治港」輿論先行,當然是為之後的選舉改革鋪路。既然中央都判定現行的選舉制度未能落實「愛國者治港」,全面改革將是刻不容緩。至於如何改革,在原則上將會是中央主導,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根據香港實際情況推動,目的是通過改革政制及選舉,令各級議會能夠保障「愛國者治港」、行政主導的有效落實,而改革也將涉及選舉各個環節,毫無疑問是一次大手術。

在選舉改革之下,是否意味反對派將永遠被逐出議會?也不盡然,只要他們回到愛國者的行列,回到「三個必然」之上,他們也可繼續扮演反對派的角色參政議政,不論名稱是「忠誠反對派」還是「愛國者」,內涵要求都是一樣,關鍵是反對派能否擺脫心魔。現在看來,給他們抉擇的時間已經不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