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國人口問題的出路何在?

2021-03-01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3-01 at 09.56.39.jpeg

隨着中國人口加速老齡化和勞動人口快速萎縮,是否徹底廢除一直備受詬病的計劃生育政策,以拆除嘀嗒作響的人口定時炸彈,政府面臨的壓力是越來越大。目前,只要政府就這一敏感話題作任何公開評論,都可能引發一場全國性大討論。

2月18日,主管計劃生育工作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在其官方網站發表聲明,表示鼓勵全國出生率最低的東北三省就取消生育限制進行全面深入的經濟社會研究論證,並提出試點計劃。事實上,這是衛健委對全國人大代表提案的回覆。人大代表的提案建議,中央應允許東北三省在全面取消生育限制政策上先行先試。

這個回覆引起了激烈討論,成了網絡熱點。人們紛紛猜測,中央不僅會考慮放鬆對東北三省的生育限制,還會在全國推而廣之。但僅僅兩天之後,衛健委不得不再次發表聲明,對預期中的政策調整給予降溫,並表示提案只是值得進一步研究。

然而,衛健委匆忙澄清之舉並未降低網上討論的熱度。人口學家和經濟學家認為,隨着人口老齡化和經濟增速放緩,政府進一步放寬或徹底取消生育限制的時機已經成熟。

無論是否屬於巧合,衛健委是在全國人大今年會議開幕兩周之前發佈這一聲明的。在今年為期10天的人大會議上,預計取消生育限制也是熱點話題之一。今年人大會議將於3月5日開幕,將審議通過新的經濟社會發展五年規劃(2021-25)。

同時,自4月份起,政府將陸續公布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預計,人口變化形勢不容樂觀,因此政府將面臨更大壓力,必須迅速採取應對行動。

據官方預測,中國人口可望在2030年達峰,預計將達14.4-14.6億,之後將長期下降。有人預測,到2100年,中國人口將降至不足8億。

但到2025年,預計65歲及以上人口將達到3億,佔總人口的25%,將大大高於2019年的數據。2019年,全國65歲及以上人口為1.76億,佔總人口的12.6%。同時,到2019年,全國16-59歲的勞動人口已連續8年下降,降至8.96億。到2030年,預計勞動人口將進一步下降至8.3億。

感覺到即將到來的人口危機之後,中國於2015年底放鬆了已實施35年的一孩政策,允許所有夫婦生育二胎。第二年,全國出生人數確實上升了,但之後即顯著下降。

2019年,全國出生率為10.48‰,是1952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總生育率,即每名育齡婦女生育子女的數量,是另一標杆。據世界銀行的數據,一個育齡婦女預計生1.7個孩子。一般的共識是,如果這個數字低於2.1,通常就意味着人口數量在減少。

從4月開始,政府將逐步公布2020年的生育數據及人口普查的初步結果。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人口學家預計有關數據會進一步下降。

事實上,人口定時炸彈的警報早已在黑龍江、吉林和遼寧三省拉響。東北三省被稱為中國的鐵鏽地帶,是重工業基地,鋼鐵、汽車和化工等曾是拉動全國經濟的火車頭。然而,最近幾十年,工業衰落和人口減少深深困擾着這些省份。這裡的年輕人也紛紛到其他地方謀生安居,以躲避極端寒冷的氣候,逃離日益衰落的城市。據官方媒體報道,在2013年到2019年幾年間,三省人口淨流失182萬。

就全國而言,遼寧、吉林和黑龍江的出生率最低,2019年分別為6.45‰,6.05‰和5.73‰,而同期全國的平均數為10.48‰。扣除死亡率後,三省人口都是負增長。

在去年全國人大會議上,遼寧省常務副省長陳向群代表直接懇請中央支持遼寧全面放開人口生育政策,加大對幼兒教育和教師培訓的投入,以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2018年,遼寧已是全國首個為兒童保健提供金融激勵的省份,以此鼓勵生育二孩。

中國領導層會聽取陳向群的呼聲嗎?近來有關的熱烈討論表明,他的建議得到了全國呼應。但衛健委的兩個聲明似乎表明,中央政府還沒做出決定,因為這將會引發一系列的重大政策調整,包括教育、住房、醫療以及其它基礎公共服務等。

但在許多人口學家看來,實施了近35年嚴苛的計劃生育政策後,即使中央決定現在就全面廢除生育限制,這不僅遠遠不夠,而且也太遲了。

過去幾十年,政府一直鼓勵晚婚晚育,再加上養育孩子的高昂成本,中國育齡夫婦要孩子的意願普遍不高。《健康時報》最近援引官方數據稱,中國已婚育齡夫婦的不孕不育率非常高,已達12.5%至15%。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資深科學家易富賢在接受《健康時報》採訪時,形象地描述了中國所面臨的巨大困難。他說,生育率下降就像從山上慢慢滾下的石頭一樣,(滾下來後)想再把它往上搬就很難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隨着中美老齡人口的不斷增加,這一問題對兩國議程的影響將更加明顯。兩國應當未雨綢繆,率先探討在該議題合作的路徑,包括如何發揮兩國比較優勢,如何促進雙方金融市場進一步雙向開放,如何避免養老金投資遭遇政治性因素干擾等。

    李崢  2021-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