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鴻達:大國競爭視野下的中國外交思考

2021-03-08
范鴻達
上海外國語大學志遠卓越學者
 
AAA

122222.jpg

隨着拜登政府上台後,美歐對跨大西洋合作的再次推崇,特朗普政府時期曾經短暫出現的中國和歐洲大國合作提升的跡象,正在漸漸逝去。美歐在諸多議題上聯合對付中國的局面已經再次形成。在中國與美歐大國關係難以突破的情勢下,中國必須注重對關鍵地區國家的外交開展。

今年2月16日,耶魯大學法學院蔡中曾中國中心發佈了題為《美歐對中國合作路線圖》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旨在探討美國和歐洲大國如何最有效地共同努力,以應對中國崛起所帶來的許多挑戰,列舉了美歐在對華政策方面,可能存在最多共同點的六大優先領域:貿易與投資、技術標準與法規、人權、氣候變化、冠狀病毒疫情與全球衛生、國際體系,而且每一個領域還都細分了幾個重點關注對象,比如在人權領域就涵蓋了新疆和香港問題。

這份報告說明,美歐在對待中國方面有很多共識。雖然現階段美歐對中國的基本訴求不同,歐洲大國對中國的最大訴求是合作謀利,美國對中國政策的基本出發點則是打壓遏制其崛起,2020年底歐洲不顧美國的反對,和中國簽署了《中歐投資協定》(CAI),就說明美歐在對華政策上的分歧。

但是,中國絕不能誇大美歐之間的分歧。歷經特朗普時期糟糕的美歐關係後,面對實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上升的中國,不管是對「世界第二」提防有加的唯一超級大國美國,還是相對影響力不斷下降的歐洲大國,合作對付咄咄逼人的中國的慾望會更加強烈。冠病疫情和拜登政府的上台,將會增強二者在這方面的合作力度。

2020年美國大選後英、法、德迅速祝賀拜登勝選,鮮明體現了歐洲大國對特朗普政府的厭惡以及對拜登政府的期待。早在2020年11月16日,德法兩國外交部長就曾聯合在《華盛頓郵報》發表專欄文章,認為當選總統拜登可以讓跨大西洋合作成為可能;12月2日歐盟更是發佈「應對全球變化的新歐盟-美國議程」,從歐盟的角度對歐美合作進行了未來規劃。

拜登政府也屢次強調,美國會再次重視跨大西洋盟友之間的合作。比如,在今年2月19日舉行的慕尼黑國際安全會議上,拜登對歐洲盟友直言「美國回來了,跨大西洋聯盟回來了」「我們必須共同為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做準備」。在同日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上,領導人也表示為了對抗「非市場導向」的政策和做法,以及確保公平的多邊全球貿易,他們要尋求對中國形成集體立場。

在當下美歐有如此合作需求的背景下,中國要與當今歐美大國建立密切友好關係相當困難。中國外交要努力找尋新的出路。筆者堅持近年來的觀點,那就是中國在與各國普遍保持友好或正常國家間關係的基礎上,要進一步重視與地區關鍵國家的關係發展,尤其要重視關鍵地區的關鍵國家。因為筆者主要從事中東區域國別研究,所以接下來就以中東為例,來闡述自己的這一主張。

中國與所有中東國家均保持着正常的國家間關係。在矛盾錯綜複雜的中東,中國可以和任何衝突一方交流,是個誰都不得罪的「老好人」,這是中國中東外交的一個優勢。但是,實力已經大幅度提升的中國,還未贏得中東國家的信賴,中東任何衝突一方,都還很難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在中國身上。

在一定程度上講,至少在中東,中國還並沒有把自己的國家實力,轉化為有效的國際影響力。迄今中國對中東關鍵國家的外交開展能力還有待提高。在沒有大國競爭的情況下,這一點還不是太明顯;一旦有了大國競爭,中國在中東的外交短板就很容易被發現。

近一年來,世界大國對中國的中東外交特別是中伊關係關注力度明顯提升,除了媒體上的相關報道外,筆者也有切身體會。2020年下半年的一段時間,英國、德國、美國的駐華使領館官員,接連向筆者所在單位發來請求會見的照會,希望能夠和筆者就中東問題和中伊關係交流。顯然,2020年6月伊朗政府宣布通過《伊中25年全面合作計劃》草案,以及此等框架對中伊關係的塑造,讓很多國家深感不安。

但是後來的事態發展,我們現在很清楚了。中國官方並沒有給予《伊中25年全面合作計劃》公開回應,而且至少在中國學者圈中,對伊朗政府的宣布行為還產生了一些其他看法。另一方面,伊朗國內對這個合作方案以及隨之而來的傳言反響強烈。結果,伊朗外交部很快就宣布,推遲與中國關於25年全面合作計劃的談判。

因為《伊中25年全面合作計劃》這個插曲,很遺憾伊朗國內對中國的負面看法上升了。事實上,阻止中國和伊朗的全面合作,正是美歐大國當下的中東外交選項之一。

拜登政府對伊朗態度的改變明顯可見。美國這屆政府上台後,立即踐行重返2015年伊朗核協議的競選主張。2月18日美國宣布,接受英法德的建議,願意重返伊朗核協議和伊朗直接談判。事實上長期的美伊對抗,早就有悖於美國國家利益了,華盛頓的聰明人不會永遠看不到這一點。與中國存在的幾乎全球領域的競爭,使得華盛頓更不能容忍伊朗這樣關鍵地區的關鍵國家,滑向中國一邊。

在伊朗遭受美國倡導的國際制裁的30多年中,中國一直和伊朗保持着相對較好的雙邊關係,這也是當下一些中國人認為伊朗要感恩中國的原因。但是國際關係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而且雙邊關係本就是一個互相需求的存在。有時候,一個稍縱即逝的機會,可以使兩國關係驟升;對事態發展敏感度不足,也可以讓雙邊關係降溫。

目前,是繼續「韜光養晦」還是要「有所作為」?關於這兩個外交主張的爭論,可能仍然困擾着中國外交的一些實踐者。在與歐美大國的關係難以突破的情勢下,已經被很多國家視為「世界第二」的中國,一定要注意對關鍵地區國家的外交開展。而且,「中國外交」顯然並非僅僅是中國外交部的工作,相關各部門要建立起更有效的協調機制。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挨罵」,中國需要有戰略警惕,但不必有戰略焦慮,有時候必須及時表達不滿甚至憤怒,但更多時候要通過更加積極生動的中國敘事來獲得廣大朋友圈的認同和支持。

    張雲  2021-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