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俊恩:辛丑百二年:現實主義與中美角力的升溫

2021-03-25
潘俊恩
城市智庫成員、立法會議員助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社會科學碩士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3-25 at 15.37.00.jpeg

兩個甲子輪回,中國和美國均已經「朱顏改」。阿拉斯加會談中,雙方開首即唇槍舌劍。現實主義中,中美為實現本國利益,在經濟、政治和外交等層面上對弈,未來的關係充滿兇險。無論是從歷史還是現實主義的角度,雙方的角力只會不斷升溫。

歷史記憶激起民族主義

阿拉斯加會談後,中國大陸媒體不約而同與 120 年前的《辛丑條約》作對比,激起現今大國崛起的民族自信。1901 年(光緒二十七年;辛丑年),因慈禧太后縱容義和團攻擊外國使館、殺害外國人和破壞教堂等「扶清滅洋」活動,招致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滿清與西方列強 11 國簽訂《辛丑條約》,賠償 4.5 億兩銀,關防洞開,掀起瓜分危機,喪權辱國,「洋人的苦頭」讓中國的天朝體制正式走到終點。辛亥革命以來,軍閥割據,日本侵華,救亡的民族情緒再度湧現。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因改革開放造就雄厚的綜合國力,逐步締造「中國夢」,是「曾經輝煌、但飽受近代列強羞辱的古老民族的『復興』之舉」,「中國威脅論」更引來「外國圍堵」。民族主義作為高於一切的意識形態,累積國家實力,時至今日,中國可以「平視世界」,民族主義的確功不可沒。

崛起強權挑戰既有強權

美國視中國「復興之路」為崛起強權,挑戰自身既有強權。現實主義認為主權國家追求相對權力和利益是合理的行為,提高在國際分配的比例,目標是維護國家安全,而且彼此之間的安全互相排斥,敵強則我弱,此消而彼長。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為經濟和政治強國,積極參與全球事務。21 世紀初,美國聚焦中東事務和應付環球金融危機,焦頭爛額。2021 年,拜登任職美國總統後,部署「亞太再平衡戰略」,「準備引領世界」,重申作為全球領導者的歷史作用,企圖挽回以往在東亞衰退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中國經歷改革開放累計資本,並於世界聚焦環球金融危機之際,專注擴張自身實力,外交政策由 2003 年的「和平崛起」,經歷「一帶一路」倡議,逐步轉變成現今的「戰狼外交」,凜然指出美國沒有資格「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要求以「互相尊重」的基礎上與中國「打交道」,背後支撐是雄厚的政治資本和刻骨銘心的「民族記憶」。美國指控中國從政治、經濟和網絡等領域威脅國家及盟友安全;中國反指控美國「長臂管轄」和「壓迫」,以霸權製造障礙,煽動進行攻擊。對美國而言,處於「民族復興」的中國是「最具危險性的國家」,亦是「21 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大國政治漸趨對立。中美關係正符合挑戰國與霸權國雙邊關係的特徵,世界已經形成中國與美國競爭強權的共識,亦反映現實主義中國家追求權力擴張,彼此的安全互相排斥。

楚河漢界衝擊國際秩序

中國與美國對於建構國際秩序存在角力,背後是迥異的價值觀和利益的衝突。自21世紀起,美國積極投入全球事務,採取「滲透性霸權」的策略,在意識形態上對他國散播「民主」,不經不覺成為「後現代帝國主義」國家,協助他國參與「民主建設」,儼如「世界警察」,「自由國際秩序」實際是美國延伸勢力範圍的機制。美國於中東發動戰爭,導致兵禍連連、採取「亞太再平衡戰略」,聯合亞洲資本主義國家圍堵中國,以及借人權干涉他國內政,最近美國亦喜見歐盟 30 年來首次因人權問題制裁中國;中國自 1978 年改革開放後,以「和平共處」和反對「霸權主義」作為外交原則,主要連結社會主義和第三世界國家,塑造「親仁善鄰」的形象,即使現時以「大國外交」作為論調,但鮮有以軍事力量干涉他國事務。美國的外向型民主衝擊中國的內向型民族主義和主權,中國亦藉此表達美國的「普世價值」、輿論和規則在中國及盟友沒有市場,暗示世界存在隱形的楚河漢界。

於21 世紀的中美關係而言,中國起初處於被動,但不得不面對美國的挑戰。在現實主義中,國家的安全互相排斥,美國理所當然積極採取行動牽制中國,「致力於通過外交手段促進美國的利益,加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捍衛「原則」、「人民」和「朋友」,以「日本和韓國對美國回歸的深切滿意」,警惕中國臥榻之側正有美國盟友「酣睡」,應對中國日益提升的綜合國力和外交力量;中國亦必須回應美國的挑戰,一方面以「戰狼外交」打破困局,一方面採取「維護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的論調,而不是「一小部分國家所倡導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既抗衡美國的「霸權主義」,又表現渴求聯合國公允仲裁的形象,軟硬兼施,亦是不爭之爭。國際關係的本質是利益關係的衝突,中美雙方均沒有更高權威約束彼此和維持國際秩序,故必須「自利自助」,亦揭示現實主義中世界正處於「無政府狀態」,中國和美國在爭奪建構國際秩序話語權的競爭日演激烈。

未來形勢訴諸權力分配

「弱國無外交」,「強權即公理」,在現實主義中的國際社會如同原始叢林,弱肉強食是生存法則,國際組織和國際法在政治權力和利益面前的影響力相對較少,權力和實力是國際話語權的唯一保障。面對「東升西降」的趨勢,美國日後勢必繼續積極以外交手段,回歸符合美國期望的「國際秩序」,謀求後續對中國更強勢的雙邊關係;中國亦必定因應美國的挑戰,以民族主義作為推進社會進步的意識形態,穩步提升中國的綜合國力,作出更強硬的應對措施。未來的形勢取決於中美兩國於國際社會的權力分配,若雙方同時增加權力,權力分配相約,則沒有戰爭的必勝把握,達到維持權力的平衡狀態,亦稱均勢外交;若雙方實力此消彼長,戰爭成本和風險下降,則局勢反而變得嚴峻,發生激烈衝突的機率亦相對提高。

辛丑輪迴,今非昔比;中美競秀,伯仲交替。面對 120 年前不同的自己和對方,雙方的政治行動勢必讓國際局勢日益複雜。中國對抗美國,也許是主導下一波文明的衝突。在國際社會注目的背後,會否隱藏「第三勢力」,仍是未知之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