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文鋒:拿口罩預算買防毒面罩,這樣還想進特首選委會?

2021-03-27
甘文鋒
香港青年新創見副會長
 
AAA

如果說2019年香港的「黑暴」是破局,那2020年香港國安法的訂立就是收拾殘局,到今年兩會期間提出要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則是要準備在香港開新局了。

近月來中央不斷強調「愛國者治港」,事實上這本來是很基本的事情,如果你不愛這個地方又怎能好好治理,又怎可以將這個地方交給你?但在香港卻變成了要再次強調的事情,實在是奇哉怪也。

這次人大就香港選舉制度的改革絕對是一劑猛葯,變動甚大,由特首的選舉委員會到立法會再到地區的區議會都有所涉及,可以說是下了絕大決心。

在這裡先簡述一下有哪些已公開的變動:首先是特首選委會由本來的1200人增至1500人;另一方面,立法會的議席由70席增至90席,並有部分議席撥歸特首選委會選出;而在地區層面的區議會,着墨不多,主要是將本來在特首選委會屬於區議會議員互選的議席取消,其餘沒有再多提。

雖然這次改動似乎對區議會的着墨不多,但其實對香港的政局亦影響甚大,現時的建議亦有助確保愛國者治港。筆者作為前區議員,不妨集中在地區行政的層面,和大家分析一下這次改動有何影響。

20210322161046228.png!wap.png

香港十八區,每區設一個區議會

 

區議會回歸「非政權性」合法合理

全港現共有479名區議員,而他們在應屆的特首選委會選舉當中,原應會互選117名成為特首選委,這次對區議會的改革,就是將這117個名額全部去除。此外,區議員亦會互選一名立法會議員,而立法會議員亦會自動成為特首選委。因此嚴格算來,在改制之前,區議員之間共能產生118位特首選委。因為現時仍不知立法會的改組詳細,因此這裡先略過不談。

觀乎這次對區議會的改動,決定既有法理依據,也合乎現實情況。

首先是在法理方面,香港基本法其實一直沒有提及區議會,有的是在第九十七條提及: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衛生服務。」

這裡提及的區域組織,包括但不止區議會,因為每個地區還有其他區域組織,如分區委員會、青年活動委員會、公民教育委員會等等——要留意的是,這些組織應該是非政權性的。相對地,特首這個位置絕對是政權性的,而特首選委也跟政權脫不了關係。

20210322162625172.png!wap.png

香港區議會官網列出的公共服務事項

 

區議會作為在基本法中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其實一直以來的任務都僅限地區。《區議會條例》第61條規定,區議會職能是就以下項目向政府提供意見:

1.影響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人的福利的事宜;

2.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

3.政府為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施行的先後次序;及

4.為進行地區公共工程和舉辦社區活動而撥給有關的地方行政區的公帑的運用。

從以上法例可看到,區議會的職能只在地區,與市民的福利、公共設施、社區活動等民生事項相關,正如基本法所載是一個非政權的諮詢組織。現時人大決定將區議員互選的選委議席取消,將區議會與特首選舉分開,正正是將區議會非政權化的一步,絕對合乎基本法的要求,可說是撥亂反正。

其次來看實際情況。

本來區議會一直都是以討論民生為主,作為諮詢機構,就地區的交通、康樂、文化及體育等各方面向政府提出意見,成為政府與居民交流的橋樑。愛國陣營一直以比較優勝的地區服務取得更多的區議會議席,但在2019年修例風波期間,「黑暴」卻多次以街頭暴力、虛假文宣等非法手段攻擊愛國陣營的參選人。

20210322163044995.gif!wap.gif

何君堯在為區議會選舉拉票時遭刺傷

用街頭暴力恐嚇愛國陣營的參選人、其義工及支持者,希望他們不要出來宣傳,甚至害怕到不敢投票。而虛假文宣則用來污衊愛國者,令對政治不甚了解的居民不再投票給愛國陣營。在上次的選舉當中,出現了極不尋常的結果,正是源於當時反對派不斷使用非法手段,最終導致選舉過程嚴重不公。

而近一年由「攬炒派」所主導的區議會,也可以看到大部分區議員在議會表現非常不濟,不斷提出政治議題,侮辱出席會議的官員,特別是警方代表,並以此為「政績」,這完全不符合本來區議會作為地區諮詢架構的角色。

兩個亂象實例

在這裡不妨舉兩個實際例子,讓內地的朋友們了解下香港區議會的亂象。

屯門區議會在去年三月香港疫情第一波最缺口罩的時候,提議購買口罩派發給居民。本來這事表面上很貼近民生,但「攬炒派」所謂的口罩,不是我們一般佩戴的醫用口罩,而是在香港俗稱「豬嘴」的防毒面具。這種面具是「黑暴」前線標配,他們往往戴上這種面具去對抗警方的催淚彈,令他們在面對警方武力回擊時,亦有足夠時間逃跑,不會因催淚彈就馬上失去抵抗能力。

 

20210322163746505.jpg!wap.jpg

圖自社交媒體

試問一般市民,有醫用口罩就足夠抗疫了,何需用到防毒面具?加上買回來的面具將由這些「攬炒派」區議員派發,但到底是派發給一般居民還是派給他們的「黑暴」手足,可說是司馬昭之「手」了。

因為他們把持區議會,當時還批了130萬港幣買「豬嘴」,還好在愛國陣營的壓力下,屯門區的民政事務專員最終以不符合善用公帑原則否決這筆款項,否則用公帑資助「黑暴」裝備,肯定會成為大笑話。

另一個例子同樣令人氣憤。全港十八區每年都會舉辦慶回歸及賀國慶的酒會慶典,以及端午龍舟競渡等節目,這些活動可說是每年必備。但去年的區議會卻不肯撥備預算舉辦以上活動,最終相關活動都被取消。「攬炒派」議員託辭因疫情關係,不能舉辦公眾聚集的活動,但原因卻難以令人信服。

首先,一般的申請都要預早半年,難道這些區議員有預知能力,知道疫情的發展嗎?其次,區議會的撥款全部都是實報實銷,如果活動取消了,那麼公帑仍會回到政府庫房。如果這些區議員真的重視回歸和國慶,如果他們真的認同端午節蘊含的中國傳統文化,那他們不可先撥備費用,如果最終真的因為疫情活動規模縮少了甚至取消了,那就根據最終實際開支撥款吧。

不通過撥款,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無論如何不讓舉辦這些與中國相關的活動,通過社區活動的「去中國化」以實現「反中」的目的。

撥亂反正只是開始

面對「攬炒派」議員在區議會越來越過分的行徑,以及他們與「黑暴」組成的議會街頭連線,政府只能進一步考慮削減區議會的權力。

本來中央對香港的反對派其實亦非常包容,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也說過香港的言論不是「清一色」的,是容許有不同意見的。但多元化不等於沒有底線,當反對派通過區議會挑戰政府,甚至挑戰中央,那中央亦只好將區議會的權力削弱,不讓他們參與特首選委會了。

人大這個決定,一來符合基本法,二來能應對香港的現實情況,可謂是合法合情。至於區議會的未來會如何,現在還沒有定案,但相信在失去互選特首選委的權力後,未來的區議會應該可以撥亂反正,重新關注地區民生事務了。

正如文章開頭所說,香港國安法為港收拾殘局,而這次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是希望為香港重新開一個好局。政治上要由愛國者治港,經濟上希望香港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回歸後二十多年,香港在民主的道路上有過不少嘗試,甚至今天的民主化比起港英時期已經進步了不少,但管治卻越來越困難。這不禁令我們要反思,選舉式民主是否適合香港社會。

即使在歐美等「民主大國」,他們今天亦要面對民主政制發展的難題,香港在經歷了如此大的磨難後,應要先放下普選的爭議,重新找回適合自己的政治制度,改善管治才是正道。

在人大通過這個選舉制度的方案後,香港的管治會由愛國者主導,但不論是香港政府還是建制派,卻不能因此而放鬆。中央政府能幫助的是對制度的頂層設計,而在「一國兩制」下,如何優化香港的管治仍要靠香港的愛國者。

換句話說,在相關條例落實後,如果香港的管治仍未能改善,經濟仍未能好好融入大灣區,那香港的愛國者恐怕就要承擔最大的責任了。

 

文章原刊於《觀察者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新選制之下,香港如果能夠借選委會選舉之機,逐步確立一套恆常地制度,讓選委、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官員,及至特首,都能恆常地與普通市民面對面地談心,讓管治班子與市民大眾打成一片,真實地反映民意,又何愁不能建立良好的管治?

    文武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