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汶羽:劏房租管治標不治本

2021-04-07
顏汶羽
民建聯副秘書長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07 at 10.26.26.jpeg

設立租管源於劏房的租金越升越高,但既是有人放租,亦有人承租,是市場均衡價格使然。處理劏房問題應從問題的根本出發,關鍵在於劏房供不應求,而非規管租金。 制定公共政策成功與否,在於界定問題要準確清晰,否則只會是對錯焦、落錯藥,問題仍會存在。

強行將租金劃了上限,業主既權益會受損,亦干預了私人產權。另外,如劏房租金持續上升,業主會傾向提高起租點,以換取因失去續租權加租或尋找新租客的權利。 

要短期內處理劏房供應不足問題,政府應參考租用酒店改建過渡性房屋計劃,政府向劏房業主租用單位,改建後租予有需要家庭。此既能保障業主權益,又能在短期內增加劏房供應,更能改善基層市民住屋環境。在這倡議下,政府也無需再支付租金津貼,改為實物資助。 

香港樓價高企是眾人皆知的事,政府一直指是因土地供應不足。反而,少從需求面去處理房屋問題。政府處理房屋問題,從沒有將置業及住屋兩個房屋問題分開處理,形成複雜又混亂的房屋政策,令市民無所適從。 

要處理置業需求,政府要為市民搭建搭腳石政策,令市民上車。我一直倡議以公私營合作模式或加入賣地條款,由私人發展商興建,加快建樓速度,以先租後買方式,為有置業需求既市民上車。 要處理住屋需求,政府要堅持只租不賣的公屋政策,加強入息及資產審查,確保公帑用於基層市民手中。 

樓宇階梯的其餘部分就應該交由私人市場處理,政府的角色是確保有需要市民有合理的基本居住環境,而非凡事都干預一點,卻沒有解決問題根本。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起始租金」方面,工作小組認為,制定既客觀且易於施行的機制,以公平地決定業主可收取的最高起始租金並不可行,現時不會作出相關規管,筆者對此表示失望。

    招國偉  2021-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