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桅:準確理解中國共產黨是把握中美競爭的前提

2021-04-07
王義桅
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
 
AAA

121212 (1).jpg

筆者曾經問基辛格博士,毛澤東主席多次在書房裡接待他,有沒有看到馬克思主義的著作?他的回答是:「好像沒有啊,滿是線裝書,中國的古典。」

中國人不信神,共產黨人是無神論者,怎麼值得信任呢?於是美國人常常喜歡用獨裁、不透明、不自由、不信神、不民主、不人權、不穩定、不人道、不人性等等來形容「共產黨中國」。看來,理解中國共產黨是重建中美政治互信的關鍵。因為美國對中國的誤解、誤判,集中在如何認識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被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本質的特徵和最大制度優勢。美方只有理解、尊重這一點才不會在台灣問題、新疆問題、國有企業、勞工權益等問題上曲解中國。

這就要克服三個重要誤解。

第一個誤解是將中國視為可被演變的「異類」,要讓中國皈依成為西方的一員,正如成功將日本收編為西方國家,忽視了中國自古自成一體,五千年文明連續不斷,不可能完全變成西方模式。但是中國已經大量學習了西方文明,傳統中國發展為現代中國,並向「全球中國」邁進,正如「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所顯示的。

第二個誤解是認為西方與中國最大的區別就是中國共產黨,忽視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同中國傳統文化的結合,是近代以來西方文明終於內化為五千年文明的結晶,正如歷史上佛教終於融入中土文化,成為佛學、禪宗一樣。

第三個誤解是認為中國革命撿了被西方所淘汰的異端學說——馬列主義。實際上馬列主義已經中國化,不是他們所想像的蘇聯模式,即落後的俄羅斯農奴制、斯拉夫文化與共產主義革命學說相混合的怪胎,而是與五千年輝煌的中華文明相結合。

消除這三個誤解,要從一百年、五百年、五千年三個維度認識中國共產黨「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一百年:中國共產黨的關鍵詞從「共產黨/共產主義」轉變到「中國/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從運動、制度轉變到文明,實現了中國化。令人憂慮的是,美國人越來越從意識形態和民族國家看中國,而非從歷史文化角度看中國。人們也沒有從學理上梳理清楚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的大一統、世俗文明有什麼內在關聯,它如何從原來的革命黨、執政黨轉型到治理黨?

五百年:工業革命以來,西方文明盛極一時,也造化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工業體系,成為最大的工業製造國,現在還變成了最大的數字化國家。為什麼出現這樣一種轉型,中國共產黨有關和平崛起和偉大復興的基因是什麼?

五千年:中國共產黨契合了中國的世俗文化,適應並維護了大一統局面,它是中國五千年文明的土壤結出的果實。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中國共產黨學習西方文明並結合中國的傳統文化,真正體現了人類文明東西互鑒,開創了人類新文明。中美戰略對話可圍繞國內治理與全球治理的核心價值觀開展,從氣候變化、公共衛生、數字化等新領域探討背後中國共產黨的治理邏輯,共同實現人類公平正義。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誕辰一百年之際,美國人理解重塑共產黨觀,並藉此重塑中國觀是十分有必要的。其要旨是理解「中國、共產、黨」這三個關鍵詞。

共產黨已經中國化。中國化的意思就是將革命、建設與中國傳統文化結合,將傳統的「均貧富」、「天下大同」理想轉換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全面現代化。中國共產黨強調以人民為中心的執政理念,可從《道德經》第四十九章找到文化基因:「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應有之義。中國傳統文化是和合文化,不是革命鬥爭文化。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傳統文化結合的理念,不再強調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統治,而是認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命運與共,同時與各種文化初心共鳴,比如西方基督教文化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不是美國人理解的選舉,而是歷史的選擇、現實的選擇和人民的選擇,也就是不斷被歷史檢驗。具體到官員任命是選舉加選拔,正如加拿大學者貝淡寧(Daniel Bell)《賢能政治》一書所揭示的。

什麼是中國?「中國是一個文明,假裝成為了民族國家」。中國傳統世俗文明最終實現中國共產黨中國化,世俗文明不是不信仰宗教,不是不信神,而是不信單一的神(儒道釋並存,是宗教還不如說是文化),尊重信神自由,也尊重不信神自由,所以才能做到實事求是,最大程度地開放包容,實現社會的公平正義。

什麼是共產?不是國民黨污衊的共產共妻,也不是美國人想像的國家資本主義。其實,中國的所有制早已不是計劃經濟時代那麼簡單。關於民營經濟有「56789」的說法,就是民營經濟貢獻了中國經濟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還有90%以上的企業數量。因此,「共產」的概念是結合中國傳統文化的共同富裕、天下為公。今天,中國實現了全面脫貧,開啟全面現代化進程,這是中國共產黨和習近平總書記得民心的地方。

什麼是黨?美國人傾向於認為中國革命撿了被西方所淘汰的異端學說——馬克思主義,實際上馬克思主義已經中國化了。林肯總統講民有民治民享,為孫中山先生所吸收發展為「三民主義」。而中國共產黨更進一步,強調以人民為中心,中國共產黨是先鋒隊(吃苦在前),也是公僕(享受在後)。因此,中國共產黨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西方政黨,更不是中國古代的政黨概念,它追求人類公平正義,倡導人本主義。

美國擔心中國趕超美國,這很自然。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是什麼?不是回到漢唐,也不是超越美國,而是為人類進步事業做出更大貢獻,提供更好、更包容和更優惠的公共產品。從中國傳統文化就不難理解,中國共產黨不僅不會稱霸,而是反對霸權,領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為開創沒有霸權的時代。群龍無首的群從個人修養而言是無為(道家)、無相(佛家),從社會形態而言即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最高境界——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秉承傳統文化理念,中國共產黨將反霸作為外交傳統。鄧小平講過:「如果有朝一日中國要稱霸世界,世界人民就有責任揭露我們,指責我們,並同中國人民一道來反對稱霸的中國。」中國共產黨強調人類命運共同體,告別霸權時代,這是對人類文明的重要貢獻。

事實證明,把美國所面臨的問題歸結於中國,歸結於中國共產黨,解決不了美國的問題。當初特朗普總統對華發起貿易戰,解決不了美國產業迴流、資金迴流、就業機會迴流問題,反而讓中國更強大。今天換種方式打壓中國也解決不了美國領導權問題。反過來,中國可能是美國解決自身問題的一個夥伴,而不是造成美國問題的原因。

重建政治互信,首先要解決認識論問題。要從人類文明、中華文明史的高度理解中國共產黨。中美可就中國共產黨背後的中國傳統文化理念和全球化核心價值觀展開政治對話,累積互信,避免誤判。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陸軍機近期頻繁進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遼寧號航母編隊日前也繞行台海周邊。成功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王宏仁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中國是以「軍事動作常態化」戰略,因應美國的叫陣,並有針鋒相對的意味。

    202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