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矯枉必須過正?

2021-04-21
李伯達
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21 at 09.53.43.jpeg

繼去年6月頒布實施香港國安法,中央又「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北京這兩大決策,被稱為「利劍」和「堅盾」,反對派雞飛狗跳,跑的跑,坐牢的坐牢,幾乎沒有政治空間。特區政府亦展開「大搜捕」「大審判」,並且在中央政府的指令下,強力整頓媒體、教育、公務員,引發矯枉過正的爭議。

今年2月底,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深圳聽取對完善選舉制度的意見,與會的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表示,反對派已經被打殘,應顧及民主派的生存空間,處理相關問題不應「overkill」,以免令香港「病人變死人」。

顯然,北京不接受「overkill」之說。負責選舉特首和40名立法會議員、由15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整個設計猶如銅墻鐵壁,反對派最多拿到兩三百票。選舉委員會還被賦予直接參與提名全部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職能,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因此質疑,候選人需取得五大界別提名,「沒什麼尊嚴」,認為民主派不應參選。

雖然中央表示無意搞「清一色」,但反對派在立法會註定只能是點綴。是否有必要這麼「趕盡殺絕」?幾近推倒重來的政制設計是否「過頭」了?為何要不顧所謂的「國際觀感」?

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最近在《求是》雜誌的一篇文章作出解釋。文章指出,香港選舉制度存在的漏洞和缺陷愈益凸顯。一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長期處於不確定狀態,為反中亂港勢力打著民主的幌子,以盡快實行「雙普選」為口號,不斷蠱惑民意、煽動對抗留下了空間,成為香港政局動盪的催化劑。二是有關產生辦法為反中亂港勢力通過選舉進入特區的政權機關和其他治理架構提供了可乘之機。文章舉例,反中亂港勢力將區議會變成宣揚「港獨」思想、進行顛覆活動的平台,非法組織「初選」,公然宣稱「真攬炒十步曲」,進而實現他們以「禍國亂港」為目的的奪權計畫。

要麼不做,要麼做絕。整套密不透風的政制設計,就是要讓反對派死了這條心,不給他們任何機會在議會興風作浪,讓他們「慳翻啖氣」勿再鼓吹「雙普選」。

雖然有聲音認為反對派已遭打殘,但在北京眼中則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仍然蠢蠢欲動,攬炒派近日鼓吹「投白票」就是對抗的「軟」招數,不可存婦人之仁。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亂世用重典,小修小補不行,一定要刮骨療毒,動大手術令香港「脫殖」。因此,特區政府展開「大搜捕」「大審判」,強力整頓香港電台,劍指《蘋果日報》,剷除「通識教育科」,引入國民教育,修訂教科書。即使風聲鶴淚,即使引發移民潮,也在所不惜。

九十多年前,毛澤東在湖南搞農民運動,被批評是「痞子運動」,農會鬥地主、動不動捉人戴高帽子遊鄉「太過分」。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並沒有否認這些過火行為,但提出著名的「矯枉必須過正,不過正不能矯枉」,以及「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

這場「二次回歸」運動,某個程度也是一場革命,秉持的正是「矯枉必須過正」。至於是否有過火之處,在北京眼中已經無關宏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