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爭民主走錯道 泛民南轅北轍不自知

2021-04-21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20 at 17.47.23.jpeg

人大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之後,泛民政黨何去何從成為一個尚未有答案的問題。影響泛民政黨作出抉擇的是泛民政黨自己對香港的民主政治發展之路,作出完全錯誤的判斷,誤將爭取民主等同於反共,結果不僅爭不到民主,更令自身陷入困局,無法對前路作出抉擇。如果不糾正這一錯誤,泛民政黨不可能找到正確的道路。

人大完善香港的選舉制度,保障「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得到切實的落實,要求參與香港管治的都必須是愛國者。中央雖然一再強調,完善選舉制度後,不搞「清一色」。並且多次表明,泛民政黨中仍然有一部分人符合愛國者的條件,仍然可以透過選舉等途徑,參與香港的管治。不過,泛民政黨卻遲遲未能就是否參選作出抉擇。

香港在中英就香港問題展開談判之後,才逐步引入選舉。上世紀八十年代,先有區議會選舉,於九十年代初開始出現立法會的直選,大多數的泛民政黨在這一時間開始萌芽、創立,到香港回歸後,隨着選舉制度的發展,泛民政黨也逐步發展起來。

泛民政黨的產生和成長,一直以追求香港的民主政治為目標,說得更具體一點,就是以實現由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體議員為目標,簡稱為「雙普選」。不過,泛民政黨在過去三十年來追求落實「雙普選」目標的過程中,卻出現了一個致命的偏差,以致現實與理想發生衝突,雖然他們一直努力要落實「雙普選」,但卻離「雙普選」漸行漸遠,而且南轅北轍,越是努力,就越遠離目標。

泛民政黨追求落實「雙普選」的最大的偏差,在於誤將爭取民主與「反共」劃上等號,認為反共就是爭取民主。實際上這是極為錯誤的,泛民政黨沒有意識到,反共是不可能達至「雙普選」的目標的,而是正好相反地走上了一條與「雙普選」南轅北轍的路。一來,中國共產黨是不可能被香港的泛民推翻的,意圖推翻共產黨的領導,卻是反國家,反「一國兩制」,結果自然不可能落實基本法中的「雙普選」。

二來,中國共產黨並不是落實香港「雙普選」的障礙,正正相反,中共是支持落實「雙普選」的,甚至以法律的形式,把「雙普選」寫入基本法,使「雙普選」的目標,有了最堅實的保障,直至今日仍未改變。

泛民政黨追求「雙普選」,卻沒有弄明白,要怎樣才能爭取落實「雙普選」。回顧香港回歸前後的歷史,泛民政黨應該可以清楚看到,一直以來,最不希望落實「雙普選」的,其實是在香港的既得利益集團。在港英殖民地年代,殖民地政府透過行政吸納政治,首先吸納入香港管治架構的,正是香港本地的商界和專業界精英,讓他們得天獨厚地佔據了政治和經濟上的優勢。香港回歸初期,出於平穩過度,維護繁榮穩定的考慮,既得利益集團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優勢,都得到最大範圍地保存。在香港逐步向民主政治發展過度的進程中,最不希望見到「雙普選」的,也正是本地的既得利益集團。

因而,在爭取落實「雙普選」方面,泛民與中央,其實並沒有根本性的矛盾,但泛民在爭取「雙普選」的過程中,卻不知不覺地被引入反共反中央的道路上,誤將反共視為爭取民主,最後就出現了現在看到的結果。

泛民政黨如果有足夠的反省能力,能夠看清眼前的棋局,看清楚自己的初心和真實的目標,看清過去出現的錯誤,那麼他們現在所面對的難題,就很容易可以解決了。爭取「雙普選」才是泛民真正的目標,「一國兩制」本身就是解決意識形態不同、政見分歧,化解歷史仇恨的最好制度,只有在「一國兩制」之下,放棄反共、反中央的路線,回到理性務實爭取民主政治之路,泛民才有可能實現香港「雙普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所提交的草案,其實有列明立法會各種議席的國籍限制,只是政府介紹網站並沒提及,如此便引伸一個問題:草案和條文都寫得那麽清楚,負責製造草案介紹的人只須搬字過紙即可,為何還會出現此等遺漏呢?

    陳凱文  2021-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