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暉:日本自衛隊是否穿越台海是重要訊號

2021-04-27
 
AAA

106069933.jpg

李世暉。(中評社 黃筱筠攝)

106069936.jpg

政大國際事務學院位於綜合大樓。(中評社 黃筱筠攝)

美日共同聲明提及台海,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日本從過去就是附屬在美國之下,很難在亞太地區有自己的軍事戰略,現在是美國總統拜登希望戰略模糊逐漸走向清晰,日方也只能跟著走。他指出,目前可觀察日本自衛隊能否航行台灣海峽,日方若採取這個行動,很可能就是具體化的行動。 

李世暉是日本京都大學經濟學博士,現任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政治大學日本研究碩士學位學程教、政大國際事務學院教授,曾任日本研究博士學位學程主任。 

李世暉說,日本首相菅義偉與拜登4月16日在華府見面,提出美日共同聲明,菅義偉是在區隔跟前首相安倍晉三的路線。但如果是安倍晉三搞不好可以抵抗美國壓力,不把台灣海峽放進去共同聲明,也許安倍有這個能力,但是菅義偉外交很弱,美國說什麼就得做,今年又是選舉年,菅義偉可能無法抵抗美方的壓力。 

他指出,不太可能在台灣海峽上軍演,那是誇張了。台海是不能軍演,中國也是在靠近他們的地方軍演,只要在台海軍演就是“準戰爭”,很可能變成真實的戰爭。一個指令下來就會打台灣,那是準戰爭行為。日本跟美國也不敢在“台海中線”進行軍事演習,但是日本海上自衛隊能否經過台海,這個是一個觀察訊息,現在經過台海航行以美國、英國、德國等,日本自衛隊如果走台灣海峽會是一個對外釋放的訊息。 

美日共同聲明提到台灣海峽有事,美日之後會做哪些後續準備?李世暉表示,最早日本安保體制涵蓋遠東地區,當時把台灣海峽視為適用範圍,冷戰時期很明確,但是日方都不願放進官方文書。因為日本外交上非常強調遵守“一個中國原則”,不希望因為台灣事務與中國產生摩擦,日本會自我設限,對於台灣問題相對保守的。 

他表示,不像美國會經常把台灣當成議題,但是日本這次在美日共同聲明提到台灣海峽,有人認為是否戰略模糊走向清晰,但是他認為,日本應該是附屬在美國之下,很難在亞太地區裡面有自己的戰略,日本戰略依附在美國,美國要模糊就要模糊,要清晰就清晰。過去曾經出現美國要模糊,日本清晰是在釣魚台議題。 

李世暉指出,美國現在要走向台海議題清晰化,日本現在被迫要被帶向這個方向,“現在是一個開始,未來幾年日本國內會有修法的討論”。當台海出現一些衝突的時候,日本自衛隊要怎麼跟美國合作,實際執行項目會進入法律的討論,如果台海出現衝突時,日本自衛隊怎麼跟美國合作。 

他表示,日本2014年修安保法時,日方有很多宣示,要怎麼做等可以透過修法,讓自衛隊可以出動。目前日本是口頭上的說法,之後有沒有法律規定或是怎麼鬆綁要持續觀察。日本每隔大約20年修一次“美日安保指針”,最近一次是2015年,主要規範日美軍隊之間的互動與軍事原則的具體措施,修正後的安保指針應該短期內無法再修正。因此,可以觀察今年年底日本新首相上任,無論是誰會組成防衛懇談會,會公布新防衛大綱,就要去觀察台海危險時會有什麼規範。 

李世暉認為,拜登上來之後美日關係有些變化,過去特朗普是單打獨鬥,但是拜登很明顯拉著盟國抗中的政策。日本是美國在亞洲最重要盟友。韓國可能不靠譜,因為有朝鮮議題必須要靠中國解決,但日本自衛隊實力是可以補足美國第七艦隊,日本海上自衛隊軍力等於美國補足兩個第七艦隊。加上現在美國第七艦隊海上巡防範圍擴大,當第七艦隊無法救援,日本自衛隊會是重要角色。 

他表示,現在局勢出現一些轉變,日本有一半是現實需求,確實台海過去幾年來,危機感相對提升,對於日本國家安全造成衝擊;另外是拜登把台灣問題視為與中國對抗中的同盟,台灣不是只有地理重要,民主跟科技都非常重要。日本現在這樣氛圍之下,只有一個選項,就是與美國一起保障台灣安全。 

他也說,日本官方說法或是論述傾向“日本被動”,但是實際上現在日本也有這個需求。不過顧及日本、中國有很大經濟利益,所以要營造出被迫的感覺。而中國在經濟上也要拉著日本,因此中方對於美日共同聲明沒有預料中的強烈反對,中國看的還是實質問題。 

李世暉表示,一旦台海周邊出事的話,美日要怎麼合作?中國會觀察日本具體修改軍事上限制、鬆綁、編組等,中國才可能會有相對的大力抗議動作。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