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支聯會問題考驗特區政府是否遵守憲法

2021-04-30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29 at 11.50.41 (1).jpeg

支聯會的綱領中包含「結束一黨專政」,引起違憲、違國安法的質疑,但支聯會表明會堅持五大綱領,今年雖不獲批准在維園舉辦燭光集會,但支聯會常委仍會繼續在6月4日晚進入維園悼念六四。支聯會應否被取締,問題的核心並不是支聯會是否改變其政治綱領,而是特區政府能否依法執政的問題。假如支聯會的綱領違憲,而特區政府仍然允許這樣的組織合法地註冊,並合法地在香港特區運作,向警方和食環署申請舉辦大型集會,那麼特區政府是否依憲法、基本法、國安法執政,就成為疑問。

支聯會的全稱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有五大綱領,其中「結束一黨專政」的綱領近期受到質疑。批評者指出,2018年第五次憲法修正案,在總綱第一條第二款中寫明,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支聯會的這條政治綱領很顯然是違反憲法的。

此外,亦有人指出,香港國安法已於去年6月30日生效,支聯會的政治綱領涉嫌違反國安法第二十二條,顛覆國家政權罪。國安法沒有追遡力,但在國安法生效之後,支聯會在「結束一黨專政」綱領下的一些行動,就有可能觸犯國安法。

但也有相反的意見認為,支聯會的「結束一黨專政」綱領,只是一句口號,而且現實上也不可能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因此並不能視為違憲和違反國安法。也有人說,「結束一黨專政」其實只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中國根本就不存在「一黨專政」,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基本政治制度。因而,支聯會並不存在違憲的問題。

對於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綱領是否違憲,筆者認為這並不是一句口號的問題,也不必糾結於中國到底是「一黨專政」,還是「多黨合作,政治協商」制,有關方面須調查驗證的是,支聯會是否把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視為自己的宗旨目標。至於支聯會有沒有能力實現這一宗旨目標,也不是重點。

至於支聯會有沒有違反國安法,則應就其具體的行動進行調查,如果確實有觸犯顛覆國家政權行為的,就應該以違反國安法治罪。

支聯會已成立32年,近期被質疑存在違憲和違反國安法的問題,但支聯會一再回應指出,不會改變自己的綱領,並且仍將繼續舉辦六四紀念活動。

筆者認為,社會關注支聯會違憲和違反國安法,問題的核心並不是支聯會改不改綱領,而是特區政府如何看待和處置支聯會的問題。特區政府必須依法施政,最重要的是要依照憲法、基本法和國安法施政。社會上既然已經有人關注支聯會違憲的問題,政府有責任進行調查核實,如果查實存在違憲問題,就應該果斷地取締,不能允許違憲的社會團體、組織在香港特區註冊、運作。

憲法第五條指出,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如果支聯會確實涉及違憲的問題,那麼政府當局也有責任予以追究。如果支聯會還存在違反國安法的事實,那麼有關的執法部門也應該依法執法,懲處相關違法行為。

特區政府在對待支聯會的問題上,顯得有些猶豫不決,這裏面涉及到如何正確看待中國共產黨的問題。有些人將能否在香港反共視為檢視「一國兩制」能否落實的標誌,這是極為錯誤及具有誤導性的看法,「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不代表香港就要成為反共基地,「一國」之下的「兩制」的關係更加不是敵對的關係。相反,「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接受「一國」,才有「兩制」。而接受「一國」,就要遵守憲法、基本法和國安法,必須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

如何處理好支聯會涉及違憲的問題,對特區政府是一項考驗。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