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景祥:日本核廢水入海與美國的外交策略

2021-05-03
宿景祥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AAA

Untitled222.jpg

日本政府決定將逾百萬噸福島核廢水傾入太平洋,是國際社會無法容忍的犯罪行為。中國、俄羅斯、朝鮮和韓國政府都提出了嚴正警告,日本當地漁民和許多國際環保組織也表達了強烈憤慨,但美國政府卻表示支持,甚至對日本政府的做法表示感謝。

長期以來,日本一直被認為是一個工業發達、秩序井然的文明社會,但這只是膚淺的表面。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一個基本事實:戰後日本是由美國改造而來的。對於戰敗國,美國有傳統的改造方案。馬基雅維利的《君主論》說得很清楚:首先是摧毀它,然後是佔領它,第三步是在其內部建立一種寡頭制度,保持對你友好。美國今天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等國運用的仍然是這一套方案。

美國對日本的改造被認為是極成功的,自戰後以來日本一直被限制在美國的戰略框架之內。日本政治制度是標準的寡頭制,國家政權長期由一小撮近乎於世襲的職業政治家掌控,普通民眾無法參與。日本最大的政黨自民黨表面上愛國、政治保守,其最本質性的特徵有兩個,一是經濟上「市場導向」,二是外交上服從美國。

所謂「市場導向」實際上是「金權政治」的委婉說法,基本要義是政治家為大資本提供政策便利,大資本為政治家提供爭奪權力的政治資金。電力是現代社會的血液,東京電力公司作為一家私人企業,幾乎壟斷着日本的電力供應。福島核電站屬於東京電力公司,2011年福島核事故的主要責任就在於該公司救援遲緩,無法調集後備電力為核反應堆降溫,導致核電站爆炸,不得不持續用海水熄滅核反應堆,由此產生了大量核污染廢水。事後,日本政府仍讓東京電力公司負責處理核污染問題。

福島核事故的後果早已顯現。2018年美國加州的葡萄酒中被發現含有來自福島的放射性顆粒,在韓國種植的蔬菜和日本沿海捕撈的魚類中發現了碘和銫的放射性同位素。核輻射的危害屬於常識知識,福島核廢水中含有氚、碘、釕、鍶、鈷等60多種高輻射物質,以目前的技術尚無法徹底清除,一旦大量排入海中,會通過海洋的魚類、微生物和植物等多種渠道進入食物鏈,並最終進入人體,從人體內部造成輻射傷害,而這種危害是外部輻射危害的許多倍。根據海流結構,不僅日本捕魚業要首當其衝,周邊國家同樣面臨無法估量和預測的危險。

寡頭政治和「市場導向」原則決定了日本在外交上服從美國。在日本,真正反對美國的政治家無法生存,如果有違背美國意願的政治家出現,由美國控制的日本檢察院和情報部門就會出動,讓其身敗名裂。「市場導向」意味着日本重要的經濟部門都留有美國勢力進入的接口,由於美國和日本之間有核協定,日本核電力工業受到美國嚴密的監督和控制,美國應該很清楚日本處理核廢水的計劃。

早在1947年,美國有影響力的冷戰政策規劃專家喬治·凱南就強調,必須控制日本的石油進口,以維持美國對日本的「否決權」。目前這一原則依然有效,但涵蓋的範圍應該更加廣泛,電力必然會包含在內。凱南所說的是「直接脅迫」,而目前美國對日本採取的更多是「間接脅迫」策略,使其處在極不安定的安全環境下,從而不得不主動地依賴美國,自覺地出錢出力,把美國的戰略目標當作自己的戰略目標。

美國戰略界近年來還非常重視「混沌理論」和「重心」理論,認為美國在情報、外交和戰略制定方面具有優勢,應最大限度地利用各種具有不穩定性、干擾性、敏感性和長期不可預測性的「混沌」事件,作為制勝的槓桿,取得戰略主動,從而更準確地確定「重心」,更有效地打擊「重心」。在美國的戰略中,中國顯然是「重心」中的「重心」,是一切力量和運動的樞紐,是美國應將所有能量都指向的「點」。

日本決定排核廢水入海,真實地反映了日本政治道德的現實,同時也符合美國的戰略意圖,即期望這一行動能在東亞製造新的亂局,最終達到加劇中國和日本之間矛盾的目的。可以預計,今後美國和日本政治家還會共謀製造新的事態,以使日本進一步走向反華戰線的最前沿。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可以預見的是,這不會是最後一個被地緣政治綁架的問題,而圍繞福島核廢水排放的地緣政治之爭,大幕也才剛剛拉開。

    楊丹旭  2021-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