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心中的日本已逝

2021-05-03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5-03 at 15.26.44.jpeg

無論對環保感不感興趣,你我都被牽扯。若誰說不感興趣,那麼請問,你想不想健康?要不要活著?於是乎,感興趣。愛護環境愛護海洋,是人人小事中的大事。

而對於國家,一定是大事中的大事。很多香港人認為,從前環保做得最好的國家是日本,那是一眾中產人士度假的勝地,舒適、乾淨、環保,有規矩,講道德,守秩序,個人衛生和環境衛生都做得好;到處是綠色,街道整潔,沒有垃圾,若問垃圾丟哪兒,話你知,帶回家分類。分成八大類,令初來乍到者頭都痛了。

長久以往,日本成為環保優秀生。他們反對只要發展不管環保,早在1958年就制定了《水質保護法》和《工廠廢物控製法》;1962年制定了防止空氣污染的《煙塵規則》;1967年通過了《環境污染控制基本法》;1970年成立了防止和治理污染機構,內閣成員先後通過了十四項環保法案,受到讚譽。從防止公害到保護環境,戰後的日本早已進入環保時代。

我們知道,尚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日本民眾已養成戴口罩的習慣,如果身體感到不適,就戴上口罩,避免傳染他人;還記得,2014年世界杯足球賽,儘管輸球,但比賽結束,一些日本球迷仍然拿起垃圾袋撿拾過道和賽場上的垃圾,世人看在眼裡。

但是現在他們的政府不再負責任了!去年那艘豪華遊輪上的疫情,一拖再拖,不得處理,遭到譴責;在國內,一旦爆疫就不可收拾,疫苗接種率上不去,峰值不知道何時才出現。最糟糕的是最近宣佈,對十年前福島產生的核廢水,處理方式是往大海一倒了之!簡直把核廢水當垃圾都不如!

有一段寫實視屏,講述1986年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站爆炸後的處理。那是人類的第一次重大核災難,相當於四十顆原子彈同時爆炸。前蘇聯政府盡全力搶救,用直升機潑灑硼和沙子,飛行員自殺式地搶救,用五千噸沙子撲滅核反應堆烈火;工人視死如歸地進入核電站,摸黑打開閥門排放核輻射水;礦工夜以繼日地挖掘人工隧道,進入核電站安裝液氮熱轉換器;軍人用鐵鍬解決釋放輻射芯石墨碎片的問題,規定工作九十秒,他們工作了兩分鐘;後來,建造巨型石棺封印反應堆,石棺裂縫後,烏克蘭花巨金建造新石棺,壽命一百年。全球性的核災難終於被遏制,前蘇聯和烏克蘭沒有逃避難以承受的代價,沒有把災難推向世界。大量官兵或直接死亡,或間接死亡,連他們帶放射源的屍體也只能裝進鉛棺,用混泥土永久封存。

日本的福島核事故十年了,這是全球科技高度發達的十年,日本的科研成果突飛猛進,諾貝爾獎得主一個接一個地產生。但是沒有處理核廢水的最佳技術產生,一意孤行,要選擇最低成本的方式,簡單粗暴地倒向海洋。核廢水,往輕裡說是人類的災難,往重裡說是對人類的毀滅。難道要逼迫海洋不再以人類為友?

「評價一個國家是否偉大,不取決於她做錯了什麼,而取決於她犯錯以後用什麼姿態解決問題」。心中的日本,已經消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