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美韓峰會能重啟美朝對話嗎?

2021-05-27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12121212.jpg

拜登twitter圖片

5月21日,拜登在白宮會見韓國總統文在寅,雙方就共同關心的問題舉行會談,重申持續發展同盟關係,在加強安保與和平合作的同時,大幅拓展經濟科技、疫苗以及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等領域合作。

在這次峰會中,朝鮮議題理所當然地被列為中心議題,明確了以《新加坡宣言》和《板門店宣言》作為外交與對話的出發點,徹底實現半島無核化與永久和平的共同目標,在韓朝、朝美已達成協議的基礎上重啟對話。

拜登和文在寅均表示,願意通過外交途徑與朝鮮進行接觸,採取務實步驟減緩緊張局勢,並宣佈任命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代理助理國務卿金成出任朝鮮問題特使。

歷史證明,要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殊非易事。2006年以來,朝鮮已進行了6次核試驗,包括民主黨在內的過去四屆美國政府都徒喚奈何。特朗普別出心裁,選擇了與眾不同的對朝外交風格,實現了與金正恩的三次峰會,製造了轟動的新聞效應,但朝核問題依舊無解。

必須看到,聯合國制裁只是遲滯了朝鮮的核武器項目。根據朝鮮生產的核燃料數量,斯坦福大學教授西格夫裡·赫克(Siegfried S. Hecker)估算朝鮮目前的核武器數量在20至60枚之間,可能性最大的是45枚。這意味着朝鮮或尚未製造出45枚核武器,但已擁有可足夠的裂變材料製造這麼多核武器。

文在寅急於在離任前在朝核問題上有所建樹。他認為,保持接觸是終結朝鮮核威脅、實現半島和平的唯一可行途徑,呼籲拜登政府與朝鮮展開談判,朝着金正恩和特朗普構想的廣泛目標去努力,強調美韓兩國希望在新加坡共識的基礎上繼續發展,採取「外交的、逐步的、漸進的、務實的、靈活的」步驟,最終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從不久前拜登發表的就職百日講話看,美國的對朝政策目標仍是實現半島完全無核化,但不會簡單地像特朗普那樣把重點放在達成大妥協之上,也不會走奧巴馬戰略耐心老路,而是尋求以一種「經過調整的務實方式」,恩威並用,一方面,與朝鮮進行外交接觸,着眼於取得實際進展,另一方面,對朝嚴厲威懾,以增強美國及其盟國的安全。韓美兩國決定終止《韓美導彈指南》無疑對加強韓國防禦能力具有「象徵性和實質性」意義。

有分析指,特朗普和奧巴馬政府的方法都是不切實際又極端的,拜登政府現在又回歸到一種循序漸進的方式,採取對等的、分階段的談判,這在過去30年中取得過一些成果。

儘管如此,拜登政府並沒有徹底摒棄特朗普的所有外交政策。白宮表示,希望美朝關係在2018年首次美朝首腦會談達成的《新加坡宣言》的基礎上取得進展。該宣言呼籲制定永久和平計畫,全面統計在約70年前結束的戰爭中失蹤的士兵,以「半島完全無核化」換取「朝美建立新關係」。

顯而易見,文在寅希望通過這次峰會敦促拜登政府與朝鮮接觸,重啟韓朝外交。應該說韓方沒有空手而歸。拜登表態稱,將積極推動與朝鮮就核武器計畫進行對話,並在適當條件下會晤金正恩。此外,拜登政府宣佈任命朝鮮問題特使,也顯示了與盟友合作,通過對話緩解朝核危機的政策定位。

不過,美朝對話的先決條件是平壤必須願意討論去核化問題。過去30年,美國追尋的無核化目標與朝鮮的核發展態勢形成鮮明對立。朝鮮認為,發展核武器是尋求對美威懾、與美對等,反制美方極限施壓的有效手段。可以說,朝方的這種心態是導致美朝談判陷入僵局的根本原因。

5月初,平壤表態稱,拜登就職百日演說中的涉朝言論,集中反映了美國的對朝敵視政策。美國新政權上任伊始就針對朝鮮進行核戰演習再次證明,要對付美國就得培養強大的遏制力,並警告如果拜登政府按其方式行事,美國將面臨日益嚴重的無法控制的危機。

當然,受新冠疫情衝擊,隨着經濟困頓加劇,朝鮮或會為了尋求援助而重啟談判,即便如此,金正恩放棄核武器的可能性幾近於零。在南北敵對狀態沒有結束、美軍近在咫尺、朝鮮政權生存難有保障的情況下,要說服朝方完全放棄核項目,至少要重塑有利於朝鮮的地區戰略環境。

從目前情勢看,不要奢望拜登政府的朝核談判會取得突破性進展。除非不惜血本對朝實施政權更迭,否則,金正恩不可能任由核武項目半途而廢。拜登政府透過外交對話推進半島無核化能否如願以償仍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為此,如何勸導朝鮮放棄困擾美國數十年的核武器計畫對美韓而言依然十分棘手。

毋庸諱言,中國仍然是妥善解決朝核問題的關鍵。無論是文在寅,抑或拜登,要解決朝核問題,還需尋求北京的合作。迄今為止,中美關係依舊處於低谷,專家認為,拜登政府尚未完全闡明美中競爭的總體戰略走向,中美關係的基色是對抗,還是對話,這是一個問題。有關朝鮮核危機的任何突破,都將受制於中美關係的變化。對此,韓國必須有清醒的認識,輕易選邊站隊恐釀大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