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港府施政亟需目標管理及問責

2021-05-31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e93621afe6dbdedc2f371d151b5e4dbb.jpg

根據國家衛健委的統計,大陸接種新冠疫苗逾六億劑,堪稱世界奇迹。鍾南山預料今年底,中國十四億人口的覆蓋率高達80%。以最近電視畫面看到內地居民爭先恐後注射疫苗的情景判斷,目標實現完全可期。

林鄭在今天下午的記者會上宣佈,政府正在發起「全城起動 快打疫苗」運動,稱已發信予超過100個本地地產商、零售協會、同鄉社團和僱主聯會等,呼籲響應運動。政府的這個舉動當然值得稱讚,畢竟做好過不做,遲做好過不做。

日前已有地產發展商送出價值千萬的房子用於抽奬,強調「九月份之前打齊兩針」的市民才可報名參加,還有公司提供免費婚姻配對服務。姑且不評論「送樓送車送老婆」博彩式抗疫是否可取,擁有龐大行政資源的特區政府,其實可以做得更多,也應該比商界「谷針」當擔更大的責任。相關官員更須層層問責,措施方能真正落實。

香港市民是否也像內地民眾一樣「打蛇餅」排隊搶注疫苗?假如市民打針的意願仍然低迷,是否有應對措施和時間表?多年來,港府施政給人的印象是「有做嘢」就心安理得。至於績效如何,一句「盡心盡力」就能搪塞過去。

shutterstock_1938575746.jpg

記得林鄭在2017年當選特首,第一個大動作就是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轉眼任期都快結束了,效果如何,市民有目共睹。根據房屋委員會的最新統計,公屋平均輪候時間為5.8年,創逾20年新高,明年「破六」不必驚訝。董建華當年提出的「3年上樓」目標,經歷數任特首,輪候時間幾乎翻倍,徒呼奈何。

今年元旦,特首林鄭以「滴水不漏」形容香港的抗疫措施。印象中,林鄭講話引用的中國成語不多,但往往用得令人印象深刻,例如在2019年宣告逃犯條例「壽終正寢」。元旦那天她選擇在禮賓府的草坪做節目,並在社交平台發布長達9分鐘的影片。鏡頭所見,特首心情靚絕,春風拂面。

當時北京順義區重現確診個案,整個北方霎時嚴陣以待,以「進入戰時狀態」視之。防控疫情做得全球最好的中國各級政府都不敢說「滴水不漏」,不知我們的特首哪來的自信。

根據大公報在當月下旬的報道,迄今已經有數千名內地公職人員抗疫不力被追責免職,官階從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等「一方諸侯」,到居委會主任、村書記等基層幹部。凌厲的吏治風暴,喚醒了為政者的擔當精神。

33232323.PNG

「失職失責必追究,不換思想就換人」,是大陸抗疫常常喊的一句口號,不知道港府眾官是否聽過?防控疫情不力,原來可以直接把你從官位上掀翻。香港疫情不斷反覆,迄今已經出現四波疫情,防控措施左搖右擺,類似竹篙灣的亂象、「回港易」的朝令夕改,不勝枚舉。但管治團隊,不要說無一人被問責,連出台問責機制的意願和跡象也欠奉。

施政要有目標,並定期檢討進度及成敗得失。這是為官的常識。譬如美國總統拜登向國民承諾,上任100日內要實現2億劑接種目標,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前,讓國民重獲接近正常的生活。

全球疫苗緊缺,香港卻擔心疫苗用不完「過期」,也是世界奇觀。據CNN的報道,美國目前接種新冠病毒疫苗的速度幾乎是全球平均速度的5倍。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最近表示,全球經濟復甦的最大威脅在於各國接種新冠疫苗的進度不一。中美歐俄日為抗擊病毒都不敢怠慢,對重啟經濟進行「生死競賽」。

長期以來,港府施政欠缺目標管理,涉及土地房屋等眾多領域,抗疫不力僅為一個例子。在其位,謀其政,不可有權無責。當年首任特首董建華推出「高官問責制」,便是希望藉此強化施政的責任和承擔,其任內因問責而下台的官員包括葉劉淑儀、梁錦松、楊永強。遺憾的是,該制度在後來形同虛設,官員問責恍如天方夜譚。

shutterstock_1900451755.jpg

不妨又拿抗疫為例,對香港和大陸的問責制做比較: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被免職;雲南省德宏州委常委、瑞麗市委書記龔雲尊被撤銷黨內職務;北京市豐台區三名官員被問責處分;黑龍江省望奎縣16名官員涉因怠忽職守被降職或警告處分。反觀香港達官小吏,又有何人被追責問責?

無分社會制度,不論是在共產黨「執政為民」的中國,還是在實行「西敏寺制」的代議國家,對政府和政府官員的責任皆有管轄方法。問責機制作為現代文明政府之基石,促使施政能夠更負責地回應社會訴求及公眾所需。當政策出現失誤,首長須向相關的官員究問責任,而犯錯的官員可能引咎辭職或被解僱,以示向首長承擔責任。如果政策失誤過於嚴重,首長須接受社會的問責,下台或帶領閣員總辭「以謝天下」。

香港與大陸固然因「一國兩制」存在分別,但無論哪種制度,都應該有目標管理,有問責機制。香港如果打疫苗的人數不足總人口的七成,達不到群體免疫,無法與內地、澳門等地通關,減薪、裁員、失業將不斷湧現。長此以往,各行各業坐吃山空,坐在「門常開」政府總部的官員們卻是旱澇保收。 

去年11月,韓正在北京接見特首時就鄭重提出:「希望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半年了,這「頭號大事」,政府如何抓?抓的成效如何?應該有一個獎懲機制。北京全面落實管治權,對特區官員的問責權,能否「雷聲大,雨點也大」?

 

 

延伸閱讀
  • 政府做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佛系心態,以及前怕狼後怕虎的裹足不前和缺乏擔當,盡顯無遺。這種施政風格如果不改變,何以「帶領社會再出發」?

    鮑渤  2021-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