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樂士:拜登威嚇香港之舉純屬徒勞

2021-07-22
江樂士
前刑事檢控專員
 
AAA

U232.jpg

拜登於今年初接替特朗普出美國總統,當時外界憧憬他會摒棄其前任打壓香港的政策,與中國重修舊好。但事實證明,雖然拜登沒有特朗普那麼狂狷,他們二人卻是沆瀣一氣。拜登缺乏遠見,歐洲政策又失利,加上在阿富汗面臨另一場災難性外交風波,他現在試圖力挽狂瀾,為鞏固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即使要沿用特朗普的冷戰思維和下流招數也在所不惜。

特朗普認為遏制中國的最佳做法是在香港和其他地方挑起事端,從中搞破壞。事實證明拜登同樣目光短淺,他沒有和中國好好打交道,不敢表現出應有的政治風範,怕特朗普指責他軟弱。他相信霸凌手段還會像以往那樣對美國最有利,這顯然是錯判形勢。他知道香港的重要角色,所以就如特朗普一樣推斷打擊中國的最佳做法是削弱香港,可見兩人同樣卑劣!

拜登這次搬出英國外相藍韜文的謬論,以北京「違背對香港的承諾」為由打壓香港,但他拿不出半點真憑實據來支持此一指控。大概是他們相信謊言不斷重覆就會有人相信吧!倘若如此,那麼拜登在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中把特朗普說成是「騙子」和「小丑」,看來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拜登瞎扯什麼中國對香港的普選承諾, 反映出他毫不了解香港,不知道若不是當年政府提出的普選方案被反對派立法會議員阻撓,香港早就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了。他顯然也不知道,縱然2019至2020年間香港發生黑暴,北京對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承諾始終如一,依舊反映在《基本法》第45條和73條當中。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為何沒有事先向華府匯報香港的情況以致拜登失言呢?這一點不得而知。令人擔憂的是他確實有上報,但華府並不在乎真相。

還記得特朗普下令撤銷香港特殊貿易地位,並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其他官員實施制裁,就在一年多後,拜登對香港發表商業風險警告和制裁中聯辦官員。特朗普當時對香港憎之入骨,他的一番話反映美國鐵了心要打擊中國,值得再次一提。特朗普在2020年7月14日接受霍士新聞訪問時咀咒香港,稱香港被奪去特殊貿易地位後將會失去營商吸引力,經濟會走向衰亡,失去競爭力。他更歡快地稱, 香港市場會「下地獄」,遭所有投資者離棄。若他的咀咒成真,多少港人將失去生計。

特朗普並聲言他不僅要打擊香港金融業,也要削弱其貿易; 隨後他下令香港的出口貨品必須移除「香港製造」標籤。特朗普和拜登都不屑解釋美國如何從破壞港人福祉中得益。他們打壓香港唯一的合理解釋是為遏制中國不惜犧牲香港,在他們眼中香港只是犠牲品。雖然有人認為拜登會有較高明的政治手腕,但他竟成了特朗普的翻版,還學了他那一套失敗政策和下三濫手段。

在過去一年,中國的經濟蓬勃發展,有望在2028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第二季度GDP比去年同期增長了7.9%。而且,出口表現也超出預期。儘管美國力圖壓制,但世界對中國產品的需求仍然有增無減。如果拜登政府認為通過破壞香港能遏制中國,這是癡心妄想,必將以失敗告終。

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一年多,香港恢復了往日的和平與穩定,國際都會的風姿再現。美國想要香港重陷混亂、暴力犯罪充斥街頭,香港各界絕不答應,不但打工仔不答應,商界和旅遊業也不會答應。拜登若有興趣了解香港實情,居住在香港的美國公民可以給他說說清楚。

儘管香港在2020年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經濟衰退,但是,今年第一季度,香港的經濟出現了11年來最大的反彈,因出口額大增而帶動經濟增長7.9%。而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出香港的金融系統足夠抵禦未來的金融衝擊、危機。香港於過去的一年間,首次公開募股總額達5000多億港元(640億美元),增幅高達50%。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商界人士都清楚香港未來前景光明,豈會願意錯過眼前的機遇。

拜登告戒美國企業要衡量香港的風險,企圖煽動恐慌, 但美資銀行早已盤算過,並繼續看好香港前景。例如,花旗集團在今年早些時候宣佈將在香港增聘1700名員工,以拓展粵港澳大灣區的業務。從《港區國安法》頒佈以來,香港銀行體系存款總額增加了5.6%,達到14.9萬億港元。 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資料顯示,去年,摩根士丹利在港的資產激增70%,許多銀行認為香港不僅是通往大陸的橋樑,其本身的潛力也頗為可觀。所以,無論拜登如何吆喝,事實就是事實,美國無法扭曲事實。

諷刺的是,擁有1400多名會員的香港美商會並不賣拜登的賬。7月16日,美商會宣佈「香港仍然是充滿活力的國際商業中心,對促進東西方貿易、金融流動依然扮演重要角色」。美商會還透露,該會剛剛在中環購置新場地,以促進對話、幫助企業開拓網路、分享資訊,支持透明、自由的資訊流動、建立法治和良好治理的價值觀」。這無疑將大幅增加香港的信心,而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史墨客宜向華府匯報此事。

美商會前主席詹康信應比一般美國人更瞭解香港,他在香港生活了40多年,其公司已在港經營50多年,並在亞洲各地都有辦事處。詹康信在 5月28日表示:「我們找不到比香港的營商環境更好的城市,而且,香港毗鄰中國大陸,這個優勢令香港更加出眾。」詹康信此言有力認可了香港前景,值得任何明智的領導人認真考慮,所以,史墨客應確保拜登知悉詹康信的評價。當然,拜登可能像特朗普一樣,對逆耳之言置若罔聞。但是,詹康信之語至少可以讓拜登知道,香港的朋友遍天下,不是他可以隨意打壓的。

末代總督彭定康現在總是對香港不懷好意,但是偶然也會講句真話。他在2016年12月5日最後一次訪問香港時表示:「不看好香港者從來沒有贏過,香港一直都是贏家,它一直都站在歷史的正確一邊」。拜登和前任特朗普一樣,對此一無所知,實在遺憾。但如今拜登不得不面對現實: 香港不僅懂得如何持盈保泰,而且知道如何克服逆境、繼續前行。

那些不懷好意、唱衰香港的人,不是傻子就是騙子,或者不肯面對現實。香港憑藉其內在的力量,在偉大的中華民族大家庭和全球朋友的支持下,未來會越來越好。對此,拜登越早意識到就越好,他越能夠展示其真正的領導力,也就越有利於美國的外交政策。

 

作者是前刑事檢控專員,本文的原文發表在英文《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投資者和市民而言,一旦持有的資產被凍結,或香港被剔出SWIFT,就等同大幅貶值甚至化為烏有,如此一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亦可一夜瓦解。

    袁彌昌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