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葉劉淑儀對政務官惺惺相惜但應正視現實

2021-08-04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04 at 10.57.18 (1).jpeg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在8月4日香港經濟日報撰文稱,2020∕2021年度有36名政務官離職,創近年新高,她認為大量政務官流失絕非好事。葉劉淑儀說:「今時今日,中央政府對政務官的評價如何?仍然覺得政務官是百裏挑一的精英?抑或會認為他們為官避事、知難就退?」

葉劉淑儀是政務官出身,對政務官惺惺相惜可以理解,但應正視現實。葉劉淑儀說:「有建制派認為,政務官缺乏承擔,例如有選舉主任處理參選人選舉資格時,因受到壓力而未能履行職務,予人避事之嫌;也有指不少資深政務官不看好官場前景,或者對複雜的政治環境感到無力,有些拒絕出任問責官員,甚至提早退休離開,或會讓人覺得政務官只求獨善其身,沒有勇氣繼續為特區政府、為一國兩制拼搏。」建制派說的,基本上都是現實。

建制派抨擊升任為食物及衞生局常任秘書長的劉利群,指其在任食環署署長期間「雙重標準」,縱容「連儂牆」、卻迅速清理愛國標語。相關言論引來葉劉淑儀的反駁,指建制陣營「文革式」地批鬥劉利群,「感覺香港像是要掀起一陣文化大革命的風暴」,呼籲眾人「對事不對人」。葉劉淑儀不去批評橫行霸道的「連儂牆」是文革式批鬥,卻指責建制派批評劉利群縱容「連儂牆」是文革式批鬥,這種無視現實的雙重標準,顛倒黑白、指鹿為馬,莫此為甚。

2017年習主席視察香港期間,給政務官、給所有掌權者說的一句,非常簡潔,卻非常到位:「為官避事平生恥」。現實是,一個個政務官,就只懂畏縮、怕事,任由群魔亂舞,令香港糜爛入骨。劉利群違反誓言卻升職加薪,說明特區政府糜爛入骨的吏治和政務官體制,已到了非整肅不可的地步了。

葉劉淑儀說:「目前3司13局中,只有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及商經局局長邱騰華4人是政務官出身,比例頗低。」葉劉淑儀說的,只是政務官出身的問責制局長。實際上掌握實權的政務官或由AO出身的局長們,尤其是D6和D8兩個級別的,按公務員事務局網頁,這兩個級別的人數逾40人。

此外,700多AO分層分級,形成特區政府行政管理嚴密的金字塔,英治遺風,馬房文化、手袋黨餘孽等歷史痕跡往往讓政務官的任用和升遷,存在種種不正之風和漏弊,官官相衛,抱團包庇,任人唯親。AO政務官是香港執政黨,在英治殖民地總督時代已經存在,這是港英政府文官制度的問題所在。「AO黨」在港府政治結構中,幕後操控權力,遊刃有餘。

香港公共行政研究的鼻祖之一Ian Scott便曾經指出,香港公務員制度的特色之一,是以政務官為首的通才(generalist),來領導不同部門的專才(specialist),使「通才至上,專才備用」(generalist on top, specialist on tap)這不但成為了公務員制度運作的原則,更是香港長期以行政精英作為骨幹的政務官管治模式的金科玉律。

《主要官員問責制》文件可見,通常由D6或以上職官員出任的「常任秘書長」,對政策的制訂和執行尤為重要,有責任帶領下屬確保政策達到預期效果。然而,假如問責制局長未能履行職責,行政長官尚可報請中央免除任命,但當這339名首長級政務官無法完成任務,特首卻不敢追究他們責任。

問責官員表面是決策者,常秘(AO)是執行者,但雙方擁有的政治資源相差很大,英文起草文件是因為各部門百多年的檔案是用英文文書,他們手上掌握的資訊就是武器,若沒有常秘協助,問責官員將會在公眾前顯得極其無知。因此現在特區政府無論是哪個層面、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那些深度影響政策走向的首長級政務官(被稱「AO黨」)絕對責無旁貸,但向來鮮有AO政務官就此問責。

新一輪的政府高層人士調動,政務官背景的官員不止失落了政務司長一職,新一任的政務司長,更是由紀律部隊的公務員部門職系(departmental grade)背景的人士出任,打破了慣例和傳統,更顛覆多年來的政務官體制。

葉劉淑儀亦承認:「回歸24年後的今天,『政治中立』、『三權分立』、『不做政治工具』的觀念仍根深柢固。在當前的政局下,若政務官不甩掉這些想法,便難與中央及特區政府繼續攜手前行。」

按照夏寶龍的說法,管治好香港絕非易事,管治者不僅要愛國愛港,還要德才兼備、有管治才幹:一是善於在治港實踐中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做立場堅定的愛國者;二是善於破解香港發展面臨的各種矛盾和問題,做擔當作為的愛國者;三是善於為民眾辦實事,做為民愛民的愛國者;四是善於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做有感召力的愛國者;五是善於履職盡責,做有責任心的愛國者。良政善治新時代,政務官必須與時俱進,特區政府應按照夏寶龍的五條標準要求政務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