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拜登撤軍阿富汗差點可以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

2021-09-02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9-02 at 12.45.23.jpeg

拜登辯護撤軍,說了一大推話,筆者注意到一句話,美國很多媒體都故意不提,或者放在不顯眼的地方。拜登稱, 「離開阿富汗標誌美國通過大型軍事行動改造其他國家的時代結束了。」拜登還在社交媒體多次重複了這句話。筆者注意到,拜登不是說一次侵略行動的結束,也就是說不止是侵略阿富汗的結束,而是武力征服他國的「時代」的結束。「時代」,這個概念很重要。如果拜登更明確說,美國侵略和征服別國的「時代」結束了。那麼,他可以成為在美國史上至今為止的最偉大的總統。可惜的是,他其實還在繼續美國的霸權路線,從他另一句愚蠢的,香港人認為是無厘頭的話說明。拜登又說,撤軍是「應對與中俄競爭的關鍵一步」,「在這場競爭中,中國和俄羅斯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國在阿富汗再陷十年。」

這是可惜啊,拜登能夠明白在當今世界,武力不能征服和改變一個國家,是一個理性的進步。是值得全世界為他鼓掌的。但是,他又試圖在回擊美國「兩黨共識」的批評時,想用美國抽身阿富汗泥坑,更集中精力來對付中俄,實際還是脫不開美國霸權主義的老掉牙的論述,於是,他依然還是那個力不從心的糟老頭子。不幸地從結束一個錯誤再陷入另一個更大的錯誤。

回顧二戰以來的歷史,美國發動了多少侵略戰爭,從韓戰、越戰、海灣戰爭、藉口一瓶洗衣粉侵入伊拉克,還有敘利亞戰爭以及阿富汗戰爭等等。據不完全統計,從1945年二戰結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個地區發生了248次武裝衝突,其中美國發起的就有201場,約佔81%。美國發動的多數侵略戰爭都是單邊主義行動,甚至還遭致其盟友的反對。這些戰爭不僅奪去了大量各方軍人的生命,更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平民傷亡和財產損失,導致驚人的人道主義災難。可笑的是,美國發動戰爭總是打着美麗的民主旗幟,但是也無法掩蓋美國的霸權和自私、虛偽。

這些史實,都印證了拜登所說的「美國試圖武力改造其他國家的時代」。問題在於,是否真如拜登所言,阿富汗撤軍之後,美國就不在從事「試圖武力改造其他國家」呢?拜登其實也不能自圓其說。

美國撤軍阿富汗就撤軍罷了,為何拜登還是要拿中國和俄羅斯說事?香港人說拜登這話無厘頭,因為,其實美國佔領阿富汗這個歐亞的「十字路口」,除了反恐還有美國的全球戰略,既堵俄羅斯南下印度洋,也堵中國的新絲綢之路。以中俄的戰略利益看,美軍撤離這個「十字路口」中俄得益更大。至於所謂「中國和俄羅斯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國在阿富汗再陷十年」,完全是拜登自說自話,自我解嘲。如果美國的兩黨議員也信,真要為美利堅禱告了。

中國新任駐美大使秦剛近日在美國的一個會議上說,當前中美關係又走到一個新的歷史關口,美上屆政府採取的極端對華政策,給中美關係造成嚴重破壞,而這一局面迄未得到改變,甚至還在延續。秦剛特別提出三個觀點:

1、美國有人認為,中國在賭美國輸,中國發展的目標就是要挑戰和取代美國。這是對中國戰略意圖的嚴重誤判。

2、美國有人認為,美國要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打交道,可以像戰勝前蘇聯一樣贏得對華「新冷戰」。這是對歷史和中國的嚴重無知。

3、美國有人認為,中美合作面越來越窄,競爭對抗已經佔據主導。這是對中美關係前景的嚴重誤導。

筆者認為,秦大使點中了拜登團隊的要害,尤其是第二點。八個月來,拜登的三劍客以為比特朗普、蓬佩奧聰明,組織民主價值觀同盟對中國「全場緊逼」,但是奏效嗎?

如果,拜登將「武力征服他國的時代結束了」的觀點,也用對華政策之上,那麼他在美國歷史真可寫上一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