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劃生:神秘的『五一七』

2021-09-10
歐陽逢康
香港足球史學會前會長
 
AAA

 

54cfe03c-a423-428a-b559-1d92daccbd55.jpg

1990年代香港甲組 (當時的頂級) 聯賽曾出現一支名叫『五一七』的球隊,一年後又降回乙組,該球隊名稱古怪,據說來自一間『白宮酒店』的房間號碼,而該球隊的誕生,傳説與港英時代貪污腐敗的標志性人物、人稱『四大探長』之首的『五億探長』呂樂有關,對於以上説法筆者最初信以爲真,但近來的考證卻發覺與事實大相徑庭,此文集中探討創辦人身份的謎團,至於球隊的發源地是否白宮酒店將另文交代。

呂樂探長創辦?
『五一七』其實在1950-1960年代已曾出現,據體壇名人韋基舜在其著作《吾土吾情》中介紹,在1950年代,各區探長不喜歡在警署內會見線人等諸色人等,而是在外面另覓地方。後來被廉政公署通緝的總華探長呂樂還是當探長時,就在灣仔道與莊士敦道交界的『白宮酒店』長期租用一個房間,用以竹戰及會見各方人馬。
韋說呂樂升總華探長後,認為那房間風水好,繼續租用。知門路的人都懂得到『白宮酒店』517號房找呂樂。馬評家簡而和每日午膳後,便往那房間打「十五湖—釣魚」。簡而和與兄長簡而清均為足球迷,而且同是愉園擁躉,他們建議呂樂搞一支足球隊,呂樂居然答應,他們二人就奉命組班,球隊便以探長「打躉」 之房間號碼「五一七」 為名云云。

1.jpg

(上圖:總華探長呂樂)

呂樂仕途與五一七創辦時序的差異
究竟以上說法真實性有多少?首先,『五一七』是什麼時候創立?根據當年報章報道,五一七體育會於1958年11月21日正式註冊,球會誕生日期則爲六年前的1952年5月9日。那麼,1952年呂樂創辦五一七是否可能?
要回答這問題,得先看看1952年呂樂是處於什麼環境,筆者多年前曾寫過有關呂樂的文章,根據當時收集的資料,呂樂剛於1951年由『散仔』升為探目 (Corporal,等如軍裝警員的二劃,這職級現已取消),駐守深水埗區;1953年調往九龍城。可以看到這段時間呂樂並非駐守港島區,而且只是探目,並非什麼探長 (呂樂升華探長是1956年的事),很明顯他的升遷與『五一七』的成立過程,兩者時序格格不入。

創辦人:『杜文』與幹探『梁沛』
看來呂樂創辦『五一七』的説法甚爲可疑,不過,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筆者問過曾造訪『五一七』號房的球壇名宿黃文偉,他說球隊名稱的確來自這酒店房間,而這房間也的確是一些『雜差』長期租用,但並非呂樂,他另有『鐵竇』,但黃説不出球隊的創辦人是誰。
一如很多其他議題的考證,當年報章的新聞報道通常是很好的原始資料,1958年『五一七』註冊時,《香港時報》透露了創辦人的名字,最主要的那位,是該會首任會長,但並非簡而清或簡而和,也不是呂樂,而是一位名『杜文』的人士。杜文的背景報章没有交代,只知他出錢出力組織球隊,功勞最大,『五一七』註冊當年他還當上東方體育會足球部副主任。

2.png

(上圖:《香港時報》1958年12月17日的新聞報道,證明『五一七體育會』於1958年11月21日正式註冊成立,但其實已有多年歷史。)

『五一七』創辦人除杜文外,見諸報章的還有『梁沛』和『庸頭』兩個名字。『庸頭』可能是某人的別名,『梁沛』則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他是香港第一任總華探長姚木麾下『五虎將』之一,可見『五一七』足球隊的確有强烈的警界背景。

梁沛與『中健』
梁沛本人與另一球隊有密切關係,查戰前的『警察』足球隊戰後未有立刻參加聯賽,1946年,警務處通事(翻譯)石鑑輝(戰前著名華探長石堆兒子),以及另一通事祁潤華(戰前溜冰會主席,1950年代華員會主席),携手創辦『中國健身會』(簡稱『中健』)。
該會邀得當時的九龍華探長姚木(1949年才升總華探長)出任名譽會長,祁潤華任主席,石鑑輝為副主席,姚探長麾下『五虎將』— 陳強、鐘洪、梁沛、褟洪、趙權 — 全部出任幹事,其中陳梁褟趙為監事,鍾洪則任總務主任兼體育主任。該會還邀請鄒文治和李國威兩位球星擔任義務教練,可見那時中健已有足球隊。1946年11月26日中健小型球隊約戰由澳門選手組成的『友聲』,報章都有報道。
1947年中健會舉辦小型足球慈善賽,由姚木捐出金杯一隻作爲獎品,稱爲『中健杯小球聯賽』,共14隊參加,中健派出三隊。該義賽委員會主席當然是姚木,副主席是祁潤華,總幹事是梁沛,其餘還有多位警務人員,而梁沛在足球方面的地位已顯現出來。
1947年梁沛駐守深水埗警署,在該警署足球隊裏任左中場;至1950年代,報章已把梁沛稱爲『中健』足球隊的領隊,1952年新聞提及他為上水警署高級探目,而這年正是『五一七』創辦之年。不過後來『五一七』擴大發展並向足總註冊後,梁沛似乎淡出了該隊的管理層,杜文則一直擔當重要角色。

呂樂另有『鐵竇』
球隊發源地517號房究竟是雜差的『鐵竇』,還是足球圈人士聚腳的地方?根據報章的說法,那房間儼然是『三角街球人俱樂部』的伸延,球人日間在三角街大牌檔吃喝『吹水』,隨後在517號房間耍樂。如果是呂樂探長『打躉』的房間,誰敢隨便上去?三角街那裡是大牌檔,天天營業很正常,但『五一七』是酒店房間,房租所費不菲,究竟是誰付鈔?誰願意而又負擔得起?黃文偉說那裏的確是一些『雜差』租用的,但不是呂樂,呂樂另有『鐵竇』。
韋基舜文章還有一破綻,裡面提到簡氏兄弟創辦五一七時是愉園擁躉。正如前述,五一七於1952年已成立,1955年起其名字開始見諸報章,而愉園才剛於該年開始參加夏令杯賽,1957年才加入丙組聯賽,1959年才升上甲組,難道簡氏兄弟於愉園加入丙組前已成為該隊『擁躉』?

呂樂是『創辦人』還是『救星』?
『五一七』於1959年加入丙組聯賽,開始其升上甲組的三年計劃,1961年如願升上甲組。在甲組的頭兩屆成績一般,加上管理欠佳,1963年9月面臨散班危機,根據當年新聞報道,球會有幸找到救星,就是『馬場名流』簡而清,他答應當足球部主任 (留意報章並不稱呼簡為創辦人),其弟簡而和任該隊出席足總執委會之代表,而最重要的,是他們帶來『經濟後台』,答應負擔班費$20,000 – $25,000。報章没有透露金主是誰,筆者相信很可能就是呂樂? (呂樂於1962年升任港島區總華探長。)
無論如何,簡氏昆仲和他們背後的金主肯定並非『五一七』的創辦人,只是該隊面臨財政危機時找來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
球會雖然得以續命,但季尾還是未能逃過降班的厄運。之後會務一直由曾於1993-1994年出任足總副會長的鄧家雄管理。1996年五一七終於在闊別32年後再升上甲組,但一屆之後又降回乙組。回歸後鄧氏淡出足球圈,而球隊最後於2011年經過丙組榜末附加賽後被擯出局。

『渭濱體育會』
雖然呂樂創辦五一七之説站不住脚,但呂樂的確曾創辦一個體育會,名爲『渭濱』,他任會長,先組成『渭濱籃球隊』,屬於呂氏宗親總會,呂樂親任總領隊,大約於1965年成立,1966年加入乙組籃球聯賽,1967年升甲二組,爆冷擊敗甲一組勁旅南華奪銀牌冠軍,1968年升上甲一組。呂樂大約1967年出任香港業餘籃球聯會副會長,約1969年代替鍾錦泉成爲會長。
後來呂樂還組織『渭濱足球隊』,參加夏令杯,1972年已成爲『夏令杯班霸』,隊員有曾鏡洪、文錦棠、劉守政、霍錦輝、蘇錦棠、何新華、曾釗球等好手,統帥呂樂『出手高而快』,球員樂意拼命。除創辦渭濱外,呂樂亦曾任警察足球隊的領隊。

3.png

(簡而清兄弟入主五一七足球部,並帶來經濟後台,令五一七絶處逢生 – 華僑日報1963年9月11日新聞)

4.png

(上圖:呂樂曾任香港業餘籃球協會會長 – 大公報1966年6月30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15年前霍英東先生病逝,那時報章大幅報道他的生平,包括他在體育界的貢獻,其中一件事是他於1950年代後期創辦「東昇」足球隊。可是,早前筆者搜集「香港之寶」姚卓然的資料時,發覺霍氏創辦東昇之説可疑之處。

    歐陽逢康  2021-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