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觀察/《新界西貢的抗日事蹟》

2021-09-09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6.jpg

(橙新聞圖片)

7.jpg

(作者廖書蘭接受橙新聞訪談,在西貢斬竹灣抗日英雄紀念碑憶述當年籌建始末)

11.jpg

自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變,日本侵略中國東北算起,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為止,抗日戰爭長達14年,總共5110天。中華兒女深陷水深火熱之中,生不如死。憑藉中華民族堅靭的民族基因,免於亡國亡種。
1941年12月8日在英治下的香港,也不能倖免於難!1941年12月25日(聖誕節)下午港督楊慕琦宣布投降(傳被日軍軟禁於半島酒店)。香港開始了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歲月。
歷史可以被篡改,但不會被遺忘。我們從日本人擅自篡改教科書,由日本侵略中國改為日本進入中國,以為藉此可抹去在中國犯下的滔天大罪?洗去對中國的惡行昭彰?
新界的西貢山清水秀,依山傍海,當地居民務農、捕魚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與世無爭。但當日軍的鐵蹄入侵西貢,生活就徹底的改變了!
原居民不僅吃不飽穿不暖,還要在驚恐的日子活下去!
窩美村是最靠近九龍的一條客家村莊,三年零八個月的歲月,村民被逼鋪西貢蠔涌至井欄樹的柏油馬路,每天每家分發到3両白米,據當地一位婆婆說,三両米不夠一個人食,何況是一家人!只能煮粥,要讓嬰兒先喝粥水,全家人再飲粥水加的水。
當時的窩美村村長由於不能滿足到日軍的要求,被日軍關在牛池灣水牢裡。據一位老爺爺說,日本投降,他到水牢接村長回家,看見村長趴在空地上氣息奄奄,老爺爺背著他攀山越嶺回到自己的村內;而這位老爺爺是天生的駝背,一輩子無妻無兒。
據村內客家婦女說,有時在田裡耕種,接到小鬼隊的指示,需將小紙條揣藏在衫褲內,到指定的地點加上口語暗號,才把紙條安全的傳遞。
西貢墟位處西貢碼頭附近,現在每每在假日充滿着節日的歡樂氣氛,但有誰知道有一家幼兒園靜靜的座落在那裡,據說曾經是日軍打把的刑場。
萬宜水庫曾經是萬宜村六條村民的祖家地,據當地老村民說,他曾經從樹上救下來一個村內兄弟,被日軍倒吊在樹林裡,用皮鞭不停地抽打,直到他不省人事暈了過去,老村民說,等到日軍走遠了,他才敢解救兄弟。
如今90年(2021-1931)過去,日本人在中國所犯下的滔天惡行,身為中國人的我們,究竟要以德報怨?還是要血債血還?還是選擇遺忘?
相較之下,德國有勇於面對犯錯,勇於承擔的道德良知。一個不敢承認自己犯錯的民族是可怕的!因為他們還會繼續犯錯下去,然後繼續用合理的藉口掩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如果說宋末進入香港的客家人是第一波移居潮,真正使新界成為客家人佔主導的地方,是清初復界之後。

    林文映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