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黑馬」張亞中與國民黨困境

2021-09-13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33.jpg

正在進行中的台灣在野黨、國民黨黨主席競選中,有一名候選人異軍突起,在網絡投票中爆冷壓倒其他對手,在台灣民眾普遍冷淡、冷漠以對的國民黨主席選舉中,撩起了些許熱度與話題性。

他叫張亞中,今年67歲,是前外交官、學者,社會活動人士。張亞中名聲雖不算響亮,資歷卻相當豐富,曾是派駐奧地利、德國、拉脫維亞的外交官,任職過台灣陸委會,因不滿李登輝的兩岸政策路線去職,之後當過台大教授,創辦了孫文學院、同時也是兩岸統合學會理事長、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理事。

孫文學院雖曰「學校」,其實是有政治使命的NGO(非政府組織),成立於2016年孫中山誕辰紀念日,辦校的三個目標是:「重新贏回執政;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共同探索中華民族未來的振興道路」。

看張亞中的經歷與訪談,人們能感覺他是以學術來實現政治理想,猶如古代儒士創辦書院;他最近則是用佛教的「不忍心」來解釋自己參選主席的抱負——不忍見台灣走向衰敗、兩岸兵凶戰危,立大願要「救國救兩岸」。

其實,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衝擊2016年總統選舉時提出的「一中同表」,就是張亞中的手筆。當年,「一中同表」迅速被認定為「急統」,引爆了所謂的國民黨外省派與本土派的路線之爭,本土派擔心「同表」論是選舉票房毒藥,最終上演了倉惶「換柱」事件——國民黨撤銷對洪秀柱的提名,徵召朱立倫參選總統。朱立倫最終大敗於蔡英文300萬票,民進黨並一舉拿下立法院多數,首次實現「完全執政」。

這些都是國民黨不堪回首的過去。一晃六年過去,國民黨又經歷了2018年韓國瑜「一人救全黨」的短暫榮景,再隨着2019年北京拋出「兩制台灣」、國際環境驟變與中美關係惡化,香港發生反修例抗爭,以及國民黨再次鬧出總統候選人內鬥,結果到了2020年大選更進一步慘敗(蔡英文大勝817萬票連任),韓國瑜的高雄市長職務也丟了。

此時,張亞中再次帶着他的兩岸和平構想再次參加登場,感動了不少深藍支持者。張亞中稱自己的主張是對「九二共識」的昇華:政治上兩岸主權宣示範圍重疊,不分裂但分治,「台灣人是中華民國政府管轄的人民;對岸人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管轄的人民」;「台灣人是中國人,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統治下的人民」。

他還列出明確的行動計劃:若當選國民黨主席,他就前往北京談判,爭取簽訂沒有法律約束力的「兩岸和平備忘錄」,之後在國民黨內公投爭取通過,然後上升為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在2024年與民進黨對決。

如能贏得政權,那就可以和北京簽署正式的兩岸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再下一步台灣就能擴展國際空間。

一些淺藍的持平之士認為,張亞中所提方案與訴求,核心就是以接受兩岸同屬「一中」,來換取北京承認「中華民國」的治權與台海和平,其中的構想是值得國民黨認真研究與吸納。然而,在台灣的政治現實中,張亞中要當選,卻是非常困難的。他的崛起以及他當選的困難,只更加凸顯了國民黨的深度困境。

許多人記憶猶新,2011年馬英九在競選總統連任時也曾拋出兩岸和平協議議題,結果民調支持度應聲大跌,只能草草收場。10年後的今天,兩岸對立更為尖銳,政治人物只要對北京稍微友善一點都可能被抹紅為中共同路人。對於張亞中現象,綠粉們是見獵心喜,期待張亞中的路線勝出,2024年民進黨躺着當選。

淺藍人士內心也有100個懷疑,首先張亞中的和平構想北京會接受嗎?這些年來,他們的切身感受是北京經常連「一中各表」的空間都不能容忍,連藝人說「我國」都可能被大陸網民指控為「台獨」,有藍營媒體人不忿直言「這是欺人太甚」。其次,即使北京這關過得了,台灣主流民意會接受嗎?第三、如果少數深藍民眾力挺,主流民意抵制,藍營會再次面對分裂危機。

至今,國民黨沒有一個大佬公開回應張亞中的兩岸政策,也許是在觀望自保,也許是避免為他造勢。

相對於台灣島內,北京接受張亞中論述或許還高些。別忘了,習近平2016年11月在北京會見洪秀柱,還說了句「公道自在人心」,只不過,北京任何親善表現對張亞中的選情而言只會幫倒忙。

台灣未來的命運如何,關鍵始終繫於島內政黨與民眾的選擇。作為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必須振作,團結拱出最強候選人、而且有所作為地尋找能符合主流民意的兩岸論述,否則民進黨必定長期執政,台海中期危機也解決不了。而北京與大陸網民能做的,就是至少善待藍營人士提出的「中華民國」,否則願認同「一中」的部分台灣人將更沒有空間、也會更少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